179、改口爸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这一天晚上,方圆就留在了孔双华家。七分醉的方圆在孔双华和孔妈妈两个人共同努力下,洗干净了手和脸,就躺在孔双华的大上,只一会儿的功夫就躺在上睡着了。孔双华不知道,方圆在回来的出租车里,已经把手机悄悄地关闭,方圆虽然子有些软,但神智相当地清醒,他实在担心这个董梅会在散场之后会给自己打电话,或者是发短信。至于方淑娟,他是很放心的,方淑娟的理智,告诉自己,她不会做这样的事。她委曲求全,不就是为了让自己不对她产生反感,所以,让自己讨厌的事,方淑娟是不会做的。其实,方淑娟才是自已心目中最理想的妻子。

    孔双华在出租车里,一路上喋喋不休,虽然是关心方圆,但反复的埋怨也让方圆心里烦得慌。但索自己装睡,什么都当没有听见。到了孔家,孔妈妈对自己的态度倒是特别友好,帮助自己打理也轻车熟路,看来经常这样打理孔子田吧。孔双华再埋怨方圆时,就被孔妈妈打断:“小华,方圆都醉了,你说什么他也听不到也记不得了,咱就不说他了。给他洗洗,今天肯定是不能回去了,就让他睡你上吧。你今天晚上委屈委屈,睡一晚沙发吧,就像你姑妈来的时候那样睡沙发。”

    孔双华不再埋怨方圆,学着妈妈的样子,给方圆洗漱。

    方圆这一觉睡得真香。在睡梦中,他很奇怪地梦见了宋思思,赤**地躺在自己的边。这个温暖柔软的子,激发了方圆无限的渴望,他想张开嘴说话,但什么也说不出来。既然说不出来,那就什么也不说。在女人嘤咛的呼声里,他把女人压在下,不需要寻找,好像天生就知道那目的地似的,在进的那一瞬间,方圆听到下的思思一声满足的呻吟。

    当方圆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手臂麻麻的:天!我这是在哪里?边的这个女人是谁?是董梅?还是方淑娟?怎么昨天晚上的一切都忘记了。昨天晚上在醉仙楼里与学校的新班子聚会,后面再发生什么事,就记不得了,一点也记不得了。姚长青跟自己说的女人不要碰,这一点倒还是记得,但现在边这女人是谁?方圆不敢动,小心翼翼地转过脸,提起来的心一下放在肚子里——怀里的孔双华正安详地睡着,一脸的满足与幸福。

    方圆试着抽出手臂,却惊醒了孔双华。仿佛老夫老妻一般,孔双华睁开懵懂的睡眼,说:“方圆,今天星期六,再睡一会儿吧。”说着,把头又向方圆的怀里拱了拱,闭眼继续睡去。

    方圆说:“双华,昨天晚上怎么了?我怎么会留在你家?我怎么什么都记不得了。”

    孔双华睁开眼睛,望着方圆说:“人喝醉了就什么也记不得了吗?”

    “我只记得昨天跟学校的新班子一起吃饭,后来,被他们灌得多了,我就躲到姚长青校长坐的沙发上躲酒,再后面的事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哼哼,喝醉了酒就什么也不记得了。昨天我给你打电话,姚校长接的,我不放心你,就去看你。你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睡得那个香啊,还打着小呼噜。在回来的车上,我都拧了你好几下,把我恨的,但你都跟死猪似的,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说呀,要是昨天真地被别的女人带回家,你也不记得做什么了,幸亏是我把你带回家。你睡着之后,一下把我压在底下,也不说话,瞪着两只牛铃般的眼睛,直接就跟我那个。开始我都被你插疼了,后来,后来,后来润滑了以后,是越来越舒服了。真没想到,方圆你是那么能干!”

    啊?昨天晚上又跟孔双华干那事了?不知道孔叔叔和孔阿姨会怎样想这件事?唉,这件事实在干得太不漂亮了。不过,幸亏昨天孔双华去接自己到孔家,不然的话,晚上自己下的女人可能就是董梅或者方淑娟了,那才可怕呢!

    “方圆,再睡一会吧,我那里好疼的。昨天被你弄了之后,很累,原想直接睡,可是到处都黏糊糊的,只好起来把你和我的体,把上湿的地方都擦干净。所以,昨天晚上,我第一次看了你的那里,真让我感到奇怪,它竟然会变大变硬,缩小了之后竟然会那么小。”

    方圆都被孔双华说得不好意思了。好在孔双华说得无心,说完以后,往方圆的怀里再拱拱,又睡觉去了。方圆有些尿急,但也不好起,毕竟可能出了孔双华的门,就会遇到早起的孔妈妈,唉,这见面之后肯定很尴尬的,自己该怎么说呢?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孔妈妈那慈祥的温和的声音:“小华,方圆,起啦,快起来吃早餐吧。”

    孔双华在妈妈的连声呼唤里,终于不愿地起了。当着方圆的面戴上文,穿上内裤,孔双华只有了少许的羞涩,好像一切都很正常。倒是方圆反而显得有些放不开,在被窝里把内裤上,又赶紧穿上内衣,这才敢站在前,把所有的衣服穿好。他心里有些担心:“双华,我一会儿出去见叔叔、阿姨的时候,真不知道脸放在哪里。”

    “好啦,有什么呢?爸爸、妈妈已经认可你是他的女婿了,我也认可你是我的老公,你就不用那么多讲究。说实话,方圆,我们之间的进展的确有点快呢,才两个月啊!”孔双华笑呵呵地看着方圆,让方圆更加觉得有些难为

    手机是不敢开了,方圆害怕开了手机,会有很多未接电话通过手机短信的方式显示出来,好时候真是没有办法向孔双华解释。唉,真是后悔在延平的那一夜,难道自己以后就不能注意要少喝醉酒吗?

    早餐已经在餐桌上摆好了。见到孔妈妈那慈祥的面容,见到孔子田与平常并无两样的神,方圆虽然有些尴尬,但心里踏实了不少。这两位老人,思想真是开通啊!这让自己没有想到!

    吃饭的时候,方圆还是忍不住向两位老人,向孔双华道歉:“叔叔、阿姨,双华,昨天我喝多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我……我……对不起你们。”

    孔子田忽然说道:“方圆哪,都已经在这个家留宿了,是不是该改口叫爸爸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