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只是意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当孔妈妈推开门,看到女儿女婿站在门口的时候,埋怨道:“你们回来太晚了,饭菜都凉了。”

    “妈,我都知道啦!学校有事,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好,好,好!快进来,换衣服、洗手吃饭吧。”

    孔子田已经在饭桌前坐好了,看见女儿女婿,也没在意。倒是孔妈妈细心:“华华,你平常都蹦蹦跳跳地回来,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

    “妈,你不是说我要做淑女吗?淑女哪里有蹦蹦跳跳的?”孔双华扮了一个鬼脸,拉着方圆的手就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就听见孔妈妈在喊:“进房间做什么?快点吃饭吧。”

    “好,马上出来。”

    进了房间,孔双华拉开盛卫生巾的抽屉,摸出一帕卫生巾,说:“方圆,你转过去。不行,实在太疼了,我得垫上一块卫生巾,还得换条内裤。”

    方圆此刻真是如温顺的绵羊,孔双华说什么都要听的。要是孔双华在孔妈妈或孔子田面前表露了一点来,自己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孔双华一边换一边看着方圆那憨傻的样子,心里就想笑。想起刚才两个人在方圆的单宿舍里那**之欢,孔双华竟然油然升腾起一种渴望——要是再来一次该有多好!换好了,孔双华轻唤方圆一声,方圆立刻转过来。孔双华说:“方圆,你要知道,女孩的第一次只有一次,我可是把第一次献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对我好啊!”

    “会的,我会对你好的。”

    “好,那我们出去洗手吃饭吧。”

    “嗯。”

    垫上了卫生巾,疼痛明显减轻了许多,孔双华的脸上也不似刚才那样严肃连笑容都是挤出来的不自然。两个人手拉手出了房间,方圆冲着孔子田和孔妈妈笑笑说:“我们洗洗手,马上。”

    一人一杯葡萄酒。杯不大,但闻得出,酒很好。

    孔子田说:“来,为方圆接见洗尘。这两天你在延平上课,不但想坏了华华,我和你阿姨也很想你啊!”

    方圆端起杯,面带笑容:“叔叔、阿姨、双华,你们对我方圆都非常好,我一定不会辜负你们,工作上要争取出类拔萃,生活中要对双华好,要孝敬您二老。”

    孔妈妈呵呵地笑着:“好,好,好!早就看出你是这样的好孩子。”

    孔双华嘟着小嘴:“妈——,难道我就不是好孩子了吗?”

    孔子田哈哈大笑:“坏了,有人争宠罗!”

    全家人在笑声里喝下了第一杯酒。

    “酒怎么样啊?”孔子田笑着问方圆。

    “微涩中有点酸,后口还有一点点的甜,这应该是不错的干红葡萄酒吧。”

    “呵呵,还懂酒啊?不简单哪,方圆。”孔子田赞赏道,“这可是我的学生送给我的,据说是有20以上窖藏的干红啊!”

    “叔叔让您见笑了。昨天在延平,被延平县教育局原局长拉着,喝了许多的干红葡萄酒,在酒席间,他给我介绍了什么干红是比较好的,我只是现学现卖罢了。”

    “嗯,这些知识看起来没有用,但实际上在我们这个国度,有的时候还是很需要的。”

    “是的,孔叔。”

    孔妈妈问:“在延平这两天过得好吗?”

    “好的,阿姨!我正想跟叔叔、阿姨、还有双华说说这几天的事儿,有好几件事还想跟叔叔您商量商量。”

    “老婆子,不问了,等吃完饭再让方圆说。我们都饿了,光喝了一杯酒,肚子还亏空着呢!”

    “好,好,好!”

    吃完了饭,孔妈妈招呼孔双华:“华华,来,和妈妈一起收拾收拾碗。”

    方圆连忙站了起来:“阿姨,我来吧。”

    “不用,不用,你到沙发那边坐着,陪你叔叔说说话,聊聊天,我和双华就成了。”

    “阿姨,还是我来吧。”方圆也不待孔妈妈再说什么,连忙收拾起碗筷来。这在孔妈妈的眼里,便感觉到这方圆勤快,懂得体贴人。把碗筷收拾到厨房后,方圆又忙着倒上洗洁精,开始洗碗。孔妈妈说:“我来吧。”

    “不用了,阿姨。还是我来吧。”方圆笑着说,“阿姨,您做饭那么辛苦,还是坐在沙发上歇歇吧。”

    孔妈妈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厨房。

    洗完了碗,方圆定了定心神,想了想如何去应对可能出现的况,这才洗手出门。来到客厅,见到三个人已经都各自占着沙发一角。在孔双华的旁边。明显地给方圆空出了一处较大的位置来。

    方圆走过去,孔双华立刻有一只手伸出来,拉住了方圆的手:“来,快坐下吧。妈妈说,好几天没见着你了,让妈妈好好看看你。”

    方圆微笑着,把自己美好的一面呈现给孔妈妈。方圆读出了孔妈妈眼睛里饱含的柔,真是让方圆感动万分。方圆挑起了话题:“叔叔、阿姨、双华,现在我跟你们说说我在延平这两天的事吧。”

    “好吧,快说。”孔双华拉着方圆的手,眼睛直直地盯着方圆的嘴巴,就等着他快说。

    于是,方圆就把两天来,如何被盛接待,如何安排在最好的宾馆,如何晚上局长、书记亲自陪着吃饭,第二天上完课、评完课后,局长又是怎样陪着亲自去了雁山去游览等都介绍了一遍。方圆还特别提到了延平县教育局舍得投入,头一天晚上招待时竟然一人一碗鱼翅汤,听说是380元一小碗。

    孔子田说:“你这个省状元受到了这么好的招待,也的确有点超标准啊!是不是这延平县教育局的局长对你还有些别的想法啊?”

    “是的,叔叔,原局长想让我到延平县工作,他想让我先过去做教研室副主任,过渡一年后转为教研室主任,再到机关做他的办公室主任。他还说,只要我答应到延平工作,将分配给我一100多平方的房子,个人只需要拿很少的钱;他还说,如果担心女朋友不同意,可以把女朋友一起调过去,安排在最好的中学里教学。”

    孔子田心里忽然有点紧张,连忙问:“你是怎么说的?”

    “这件事是大事,我自己不好拿主意。当时我就想回来跟叔叔您商量,请您帮我出个主意。”

    “那你是什么想法呢?”孔子田迫切地想知道方圆是怎么想的。

    “叔叔,虽然当时我拒绝了原局长,但也留了活口,我说回来三、五天后再给他答复。要知道,让我这样一个买不起房子的青年老师,能够得到一100多平方的大房子,是有很大惑力的。至于到延平去发展,我相信原局长是因为欣赏我才诚意邀请的,也初步看到了教研室主任虽然只有股级,但在当地呼风唤雨的实力,这也与天高皇帝远有很大的关系。说实话,后者对我的惑比房子要小。当然,要是双华不同意到县城去工作,那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原局长。”

    “方圆,你考虑得有些道理。作为你未来的岳父,我要提醒你,假如你到了延平,发展到最好,你最好也就是个延平县教育局局长,正科级;但在市区就不一样,你将来有一天做了校长,就是正科,如果能做到教育局局长,那就是正处了,级别、待遇,也完全不同。所以,到延平去,表面看起来前景灿烂,但实际上发展的潜力反而比市区小了许多。至于房子的问题,靠你们俩个,到结婚前肯定是买不起房子的。不过这没有关系,我现在是滨海大学副校长了,马上要分配一校长公寓了,大约220平方,因为必须是本人要过去住,所以现在住的这一房子就会空出来,不知道作你和小华将来的婚房,可以不可以呢?这一虽然小了一点,但也有140平方,这是教授楼,是你阿姨作为医学院的教授分配的住房,后来呢个人交了一部分钱,现在已经成为在你阿姨名下的私房了。”

    “爸,您就让我们住这个房啊?”孔双华又嘟起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乖女儿,校长公寓肯定也会给你们留出至少两个房间,一间休息,一间学习,那房子的户型我已经见过,四双厅双卫,我和你妈妈一间卧室一间书房;剩下的两间,给你们,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不知道小华是不是满意啊?至于这一,就完全给你们了,因为是私房,到时候,把房子转到你小华的名下,完全送给你们了,好不好?”

    孔双华开心了,挪了挪股,又贴到了孔子田的肩膀:“谢谢爸爸。”她开心地扭腰之时,忽然下面传来一阵强烈的疼痛,忍不住“哎哟”一声。

    孔子田和孔妈妈无比关切,几乎异口同声地问:“小华,你怎么啦?”

    孔双华羞红了脸,她知道这件事不能跟父母讲,可是编一个什么理由好呢?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