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心理崩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耿志敏跟着翟新文、孙红军,在董梅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语音室。董梅打开门,站在门口。翟新文微笑着对耿志敏说:“来吧,我们就来这里谈谈话,最多一个小时。”

    耿志敏忐忑不安地进了语音教室。翟新文说:“屋里太亮了,刺眼。孙科长、董校长,麻烦你们俩把窗帘都拉上,留一个角的光线就可以。我有点怕光。”

    孙红军、董梅把窗帘拉上,只是靠墙的窗帘留了一缕。教室里马上暗了下来,虽然有那一缕光线透进教室,但马上就有一种压抑感油然面生。

    翟新文说:“董校长,还得麻烦你们,再搬个可以半躺的办公椅进来,谈话累了,我和孙科长还可以坐坐。”

    “好的。”董梅出去了,孙红军立刻跟了出去。

    一会儿,两个男老师抬着一把椅子进了语音室。翟新文说,“就放在边上吧。谢谢你们。董校长,你可以走了。这里只有我和孙科长留下就可以。”

    董梅微笑着说:“翟局长、孙科长,那我走啦。”

    说完转要出门。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翟新文喊住了她:“董校长,要不,你也留下吧。”翟新文忽然想到,要是只有自己和孙红军留下来,两个大老爷们面对这个很会造谣的耿志敏,再让耿志敏出去后再造自己和孙红军的绯闻事件,那就麻烦了,搞不好,党委书记就做不成了。

    “我留下合适吗?”董梅有点想留下,因为的确对这件事有些好奇,这耿志敏是罪魁祸首吗?她是怎样造谣的?但又怕莫名中得罪了翟局长,别影响了翟局长谈话。

    “合适,绝对合适!”翟新文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没有关系,你留下来,也好做个见证嘛!”

    “好,那我就留下。”董梅大大咧咧地就搬了一把板凳坐下。

    翟新文看着董梅坐下,言又止,没说什么,然后转过脸来,对耿志敏说,“来,你也搬把凳子坐下吧,我们就是随便聊聊。”

    孙红军已经搬了一把凳子,放到了翟新文的后。翟新文坐下后,孙红军也跟着搬了一把凳子坐下了。

    耿志敏坐下了,她看着翟新文那挂着笑的脸,真是猜不透翟新文此刻的心思,心里也更加不安起来:“是不是翟局长已经知道了什么?我该说什么呀?”

    翟新文说:“耿老师,听说学校里你和齐校长关系最好,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耿志敏说,“我和每个同事的关系都好。”

    “耿老师,上一次你散布方圆的绯闻,明知没有,为什么要那么做?”

    耿志敏有些恼怒地望着翟新文,恨他一次又一次地提及自己的创疤,眼睛就直直地盯着翟新文,毫不退缩。

    “别生气嘛!耿老师,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单独跟你谈话,而不是跟你和齐校长一起谈话吗?”

    “不知道。”

    “好,那我来告诉你。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一个主动承认错误,减轻未来处分的机会。”翟新文不紧不慢地说,“要知道,我们问出来的结果,和你自己主动承认的结果,受到的处分是不一样的。主动承认能够得到从轻处分,而我们问出来的,那你受到的处分可就严重了。”

    “我不知道翟局长您说些什么。”

    “我已经有了确切的两个证据,都是发生在齐秀云上的,我相信,齐秀云一定会比你先承认。如果齐秀云先承认了,而你还没有承认,那你受到的处分就会更严重。”

    “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不知道要承认什么。”耿志敏说这话的时候,语音中已经略微带了一点颤抖,是生气,还是心无法平静?翟新文觉察出来了,但还有待观察。

    “好的,没关系,你可以什么都不说。我和孙科长呢,就是等着王主任、孔科长那一组赶快结束。耿老师你自己慢慢想吧,什么时候想好,什么时候就可以说。对了,我说过,最多一个小时,超过一个小时,你可以要求我结束本次谈话。”翟新文的笑容里充满了轻松的味道,“我累了,我要到躺椅上休息休息,孙科长和董校长会陪着你聊天的。”他转向孙红军,“孙科长,把那个闹钟摆到耿老师能看得到的地方。到了一个小时,耿老师可一定要提醒我呀!”

    翟新文站了起来,径直走到躺椅处,躺下,闭上眼。孙红军放好闹钟,那坐在板凳上打起盹来,看得董梅大为惊讶:有这样谈话的吗?两个领导都睡觉去了,自己该干些什么?她看了看耿志敏,两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疑惑。董梅不敢说什么,就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嘀嗒,嘀嗒,嘀嗒……”语音室里很快安静下来,闹钟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了。过了几分钟,翟新文那里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伴随着“嘀嗒嘀嗒”的闹钟表针转动的声音,让这个有些昏暗的教室里更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感觉。

    耿志敏的心是剧烈地跳动起来。天气本来就有点,再加上关门关窗,屋子里显得更了,耿志敏开始出汗了。她的心里充满了矛盾:那一头齐校长说了没有啊?如果说了,自己还不说,那不是罪加一等吗?要是她没说,而自己说了,岂不是露了马脚?

    “嘀嗒,嘀嗒,嘀嗒……”

    “呼,呼,呼……”

    这声音怎么越听越刺耳,越听怎么越搅得心神这宁?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耿志敏的心跳得越厉害,越来越觉得心就要出了腔。语音室里太黑了,语音室里太静了,这闹钟的声音怎么这么刺耳?耿志敏忍不住用两个手指堵住了耳朵,但“嘀嗒”声虽然小了很多,但仍然清晰可闻。齐校长那里顶住了没有?一个小时快点过去吧。耿志敏的心里胡思乱想,根本就没有什么固定的思维。

    忽然,门开了,吓了耿志敏一跳,猛地她站了起来。

    进来的是人事科长孔丽丽,她一进来,就直奔在躺上打着小呼噜的翟新文,摇醒了他,兴奋地说:“翟局长,翟局长,你醒醒,齐秀云她全说啦。”这无疑在耿志敏的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澜。

    翟新文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说:“小孔啊,什么事这么大呼小叫的,我还没睡醒哪!”

    “翟局长,”孔丽丽开心地说,“齐秀云已经全说了,她说耿志敏也参与了,她还说……”翟新文打断了孔丽丽的话,“暂停,暂停!”

    翟新文从躺椅上坐了起来,起搬了一把凳子坐在耿志敏的面前,说:“耿老师,现在你完全可以什么都不说,因为那一组已经调查完毕了。但我们党的宗旨从来都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我翟新文还想给你耿老师一个机会,如果你现在全说了,那就算是你主动承认错误,我可以向教育局党委请求,对你从轻处理。耿老师,你是想把握这最后的机会呢?还是想等着从重加重处分呢?”

    耿志敏的心全乱了,这齐秀云,怎么能说了呢?还是快说了吧,这可是最后的机会啊!反正自己是从犯,就是给齐秀云出出主意什么的,还不知道她齐秀云是不是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自己的上?耿志敏咬着嘴唇,沉默了好几分钟,终于抬起头,说:“翟局长,真地能从轻处分吗?”

    “我会积极向教育局党委请求的。”翟新文并不想给她肯定的回答,但是要给她希望,“我们教育局一直以来,都是对犯了错而又能够认错、改错的同志从宽对待的,能挽救一个同志,还是要挽救的嘛。”

    孙红军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翟新文,可真是会说呀!这政策水平,有谁能把握得如此巧妙?

    耿志敏流出泪来,脸上充满了悔恨,她说:“翟局长,只要能从轻处分,我全说。”

    孙红军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手上也架上了摄像机。耿志敏开始讲述齐秀云如何气不过,就约她耿志敏商量怎么办的问题,并许诺,如果姚长青下了台,她齐秀云上了台,一定要让耿志敏担任教导主任……

    董梅坐在凳子上,全傻了,不是我反应慢,而是这世界变化快,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这耿志敏就全招了?那一头齐秀云真地说了吗?孔科长进来要说,翟局长怎么就不让她说叱?董梅的脑袋成了浆糊,但好在耳朵还在听耿志敏讲,她是越听越气,听到后来,她忍不住大喊一嗓子:“耿志敏,你这个人心眼儿怎么就那么坏!”说完,气鼓鼓地站起来,冲出了语音室的门。

    翟新文一边听耿志敏讲,一边把孔丽丽叫到边,在她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孔丽丽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姚长青也来了,搬了凳子坐在翟新文的边,他坐在那里,越听越生气,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都成了铁青脸了。

    耿志敏终于说完了,她对姚长青说:“姚校长,是我不对,是我对不起你,请你多原谅。不过,都是齐秀云强着我这样做的。”她又转过脸,对翟新文说:“翟局长,我可是全说了,组织上可一定要宽大处理啊!”

    翟新文说:“组织上是会考虑你的主动交待问题的。”翟新文对姚长青说,“长青,你出来一下,红军,你也来。”

    来到了门外,翟新文说:“这录的小带,可是最宝贵的资料啊!所以,孙科长和你一起,找你们的微机老师,刻几张光盘,再找一台笔记本电脑,播放给齐秀云看。不能直接用录像带播给齐秀云看,要是她发起彪来,把录像带毁坏了,那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好的,翟局长,您考虑得真细致。谢谢您了,翟局长,您的大恩大德,长青这一辈子都记着。”虽然姚长青很生气,但一想到绯闻解脱,还查出了元凶,心也渐渐开朗起来。他带着孙红军,在二楼离语音室不远的微机室,把录像带的内容转刻成了光盘,连刻三张。

    再次回到会议室的时候,翟新文发现笔记本电脑已经摆好了。他把光盘放进笔记本电脑的光驱,启动了超级解霸。他招呼齐秀云说:“齐校长,来,我们一起看一张光碟。”

    齐秀云刚才一直咬牙,坚决不承认。王兴邦还真拿她没有办法,也明白自己就是要拖住齐秀云。现在,让齐秀云看电脑了,估计了有结果了,心中也对翟新文的手段感到吃惊:有点像孔明,神机妙算啊!

    齐秀云坐在翟新文的边,看着电脑屏幕清晰的画面,听着电脑屏幕里耿志敏那清晰的声音,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