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各个击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翟新文召集三个科长,先在姚长青的办公室里开了一个小会。看到大家坐好后,翟新文说:“现在,我们两步走的第一步已经顺利完成,而且为68中学以后培育了良好风气,再有人制造类似的绯闻,估计也不会起什么风浪,因为大家经历了方圆一次、姚长青一次,都是假的,谁说也都不会相信了。”

    孙红军说:“翟局长,说实话,我在座位上听的时候,真地是很佩服您呢!这一次跟着您到68中学来查案子,受益匪浅。以前跟翟局长您接触不是特别多,通过今天的案子,我才知道您是多么地干练,多么地充满智慧,红军以后肯定会铁了心跟着翟局长您学习呢!”

    翟新文明知这是马,但这马拍得恰到好处,自己正是要树立干练、智慧的形象,没想到孙红军竟然一说中的,心里顿时很受用。“红军,我这也是为了尽早查出事的真相,还姚校长一个清白。作为党的干部,就应该时时刻刻维护党的利益,对有损于党的利益的事,都要坚决地打击,不能留。”

    “您说得太好了!翟局长,您今天不但为姚校长的清白,也在全体老师面前树立了您个人和您代表教育局的维护正义的形象。刚才您说的党的干部维护党的利益,这是多么高的觉悟,而现在,像您这样既有政策理论水平又实实在在地去真为基层为老师做好事的领导干部已经不太多了。”孔丽丽见孙红军已经把恭维送出来了,那自己也不能落后。

    翟新文心中有几分得意——这就是表态站队啊!好,又一个贴心下属。“小孔,其实我们局机关也好,市委、市政府也好,时刻想着老百姓的利益,维护老百姓的利益的党员领导干部很多。是的,存在一些贪污**现象,存在一些当官不为民作主的现象,但我们应该看到,大多数干部还是在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为国家,为我们这个城市在做贡献呢!你们三个,哪一天不是忙忙碌碌,工作多得都干不完,咱们机关的教育科、办公室、政工科等科室的同志,哪一个不是脚不离地,天天忙得不可开交。”

    孔丽丽说:“翟局长您说得对,我对问题的认识的确不全面。”

    王兴邦心里有些鄙视孙红军、孔丽丽,妈的,真是些马精,见着杆就往上爬,脸皮厚得相当可以。但这个时候了,自己不表表态,那也不行啊,今天见识了翟新文的手段了,要是惹了他,扪心自问,自己的能力、权谋、势力,各方面都处于劣势,还真是只有失败一条路,最关键的是翟新文做一件事,虽然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但总是有一个正当的还有较高政策水平的理由,就这一点,自己是甘拜下风啊!如果翟新文真地能够用这样的方式做好事,那是滨海教育之福,如果挂着较高政策作挡箭牌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那破坏也是相当厉害。看看全局上上下下,能够达到这个水平的人还真没有,包括韩局长、马书记也不是对手啊!

    王兴邦微笑着说:“刚才孙科长、孔科长已经把我想说的都说了,翟局长,我想的和他们想的一样,翟局长您的确水平很高,值得我们这些下属虚心学习啊!”

    翟新文虽然听到王兴邦说的也是称赞的话,但还是听出一点别的味道,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你王兴邦摆什么谱,不屑于具体地说,不正是说明你有点看不大起孙红军和孔丽丽吗?翟新文脸上带笑:“王主任,你看你说的,我哪里有什么水平?咱局里最有水平的当属我们韩局长、马书记。”

    嘿,这话说的,孙红军和孔丽丽竟然接不上话,说翟新文水平高的,那实际上等于否定韩素贞和马顺田;承认韩素贞和马顺田水平高的吧,那等于否定了翟新文。两个人呵呵地笑着,都不说话。

    王兴邦不知道是犯了傻,还是恭维翟新文,继续说道:“不,翟局长,您太谦虚了,在某些方面,您的水平远远超过韩局长、马书记。”这倒是王兴邦的真心话,虽然王兴邦心里理解的某些方面是指权谋、心计,但此刻,他觉得,在翟新文听来,应该理解为政策水平、办事能力等方面。

    孙红军颇有深意地看了看王兴邦,又看了看孔丽丽,没说什么,点了一支烟吸上。孔丽丽也听出这弦外之音,不由地替王兴邦担心起来。

    翟新文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出来似的,开心地笑着:“王主任,你这是哪里话。我呢,哪个方面都需要向韩局长、马书记学习。”他话锋一转,“现在,我们不要互相吹捧啦,研究研究如何让齐秀云和耿志敏开口承认吧。你们都有什么好主意?”

    三个科长都望着翟新文,等待他的拨云开雾。

    翟新文很喜欢这样的感觉,但为了体现尊重他人的意见,还是谦让了一下:“你们都说说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只要我们大家集思广益,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办法。要是麻烦公安机关进来,那就会成为我们教育系统的丑闻,还是我们自己能解决最好。”

    孙红军说:“翟局长,就看您刚才处理姚校长被绯闻困扰的过程,我心里都佩服得不行,一环扣一环,每一步都是您事先想好的,所以才会这么顺利。我刚才跟您学了很多,现在,我是没有什么主意或办法,就等着翟局长您安排我干什么,我立马无条件地按照您的意思办。只要照您的意思办,一定马到成功。”

    翟新文心里偷着乐:行,孙红军,长江后浪推前浪,有潜力啊!

    王兴邦心里此刻真地有点鄙夷这个政工科长了,毫无骨气,只知拍马。但面上的表依然是微笑依然。

    孔丽丽说:“翟局长,您就把您的设想跟我们说说吧。我们就按您说的做,不怕齐秀云不开口。”孔丽丽这央求的语气又一次让翟新文怦然心动,翟新文见大家都等着自己来谈意见,这才缓慢但是有力度地开了口:“三位科长,下午的谈话,我们就把齐秀云和耿志敏分开来谈。我的设想是,我是孙红军科长去和耿志敏谈,把耿志敏作为突破口。今天开全体教师会的时候,我已经看到她的神色慌乱,估计不会费太大的功夫就能让她老实交待一切。这个齐秀云嘛,有一定的阅历,也敢到教育局去下跪,去闹腾,估计要是豁出去了,是不那么容易开口的。你们也不用急着让她开口,就是看着她,不让她打电话,不让她与耿志敏联系,不让她与其他人联系,然后给她施加一点心理的压力,就不断地说,翟局长这里很快就让耿志敏承认一切,齐校长你是等着耿志敏把你说出来以后等教育局的处理呢,还是主动坦白,争取教育局的宽大处理?反复地阅,能从齐秀云嘴里出来更好,不出来没有关系。过半个小时,如果两方都没有承认,也很简单,孔丽丽你到我们房间里说,齐校长全承认了,我估计耿志敏如果那时还在嘴硬的话,这一句话应该具有杀伤力,彻底让她的心里防线崩溃。那时我再用三言两语,让耿志敏把该交待的全部交待。红军你要注意用好录音笔和摄像机,这是证据啊!突破了耿志敏,再拿着录音笔和摄像机,我们一起找齐秀云,看她还嘴硬到什么时候。”

    翟新文微笑着扫视了三个部下,说:“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们看行得通行不通?”

    三个人简直觉得翟新文不是凡人,这就手段,如果对付惯犯或许还欠点火候,但对付这些在学校里未太见过更多世面的老师来说,那简直是斩尽杀绝的必胜方法啊!

    孙红军已经完全看明白了,翟新文这个书记的位子非他莫属,看看局里的其他副职,哪个能有翟新文这样的手段与智谋?自己是政工科长,受这马书记、冯书记的牵连,估计提拔为副局长的可能不大,还是好好跟着未来的书记干吧,将来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可不能得罪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啊!

    “翟局长,我一定全力配合,把录音笔和摄像机用好,保证不出一点差错。”孙红军第一个表态。

    孔丽丽不甘落后,说道:“翟局长,我保证在30分钟的时候进入您和孙科长的房间,保证演的戏比真实的还真实。”

    翟新文满意地笑了。

    王兴邦说:“翟局,相信您的办法一定会马到成功。”

    “好,让我们预祝这一次调查工作圆满成功。”翟新文伸出一只手,孔丽丽、王兴邦、孙红军也各伸出一只手,搭在了一起。孔丽丽的手正好与翟新文肌肤相亲,让翟新文在用劲握住三只手的同时,最直接地握住了这只保养得不错、依然细腻润滑的小手。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