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办公会议(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滨海市教育局的会议室。

    市教育局科级以上的干部,在这里汇齐,一个也不缺。整个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安静得很。没有人说话,在场的人或者是抽烟,或者是喝水,或者在把玩着手中的笔。

    会议是办公室临时召集的,下午1:30,刚刚上班的时候,许多的同志还没有从慵懒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就要开办公会了。要求人人不准迟到,更不准请假,所有的副处以上领导,所有的科室长,全部参加。

    大家都知道办公会议自己韩素贞主政以后,会风改变了许多,所以,到1:25的时候,会议室里的人已经集了。像约定好的似的,韩素贞在1:29分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她扫视了一下全场,仔细清点了一下人数,一个也不少。她满意地走进会议室,在靠首两个座位中靠左的座位坐下。刚刚坐好,马顺田也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冲着在座的人打了招呼:“都来了呀!好,好,好!我还没有迟到吧。”说着看看表,又抬起头说:“正好,1:30分。”

    马顺田落座后,韩素贞就开了口:“好了,同志们,现在开始开会。会议期间的规矩大家都知道,手机关机,不准接电话。有什么事,等会议结束了再打电话。还有谁没有关手机,现在可以关掉。”

    果然,有几个人拿出手机。会议室里此起彼伏地响起了手机关机的音乐。

    会议室里安静下来的时候,韩素贞又一次扫视全场。看到大家都在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韩素贞心中有一种满足感,这是自己在当副局长的时候所感受不到的体验。她轻咳一声,开口说道:“同志们,今天我们临时开这个局长办公会议,是因为教育系统发生一件事,想必大家都已经收到了一封信,外加一张照片的匿名举报,今天我们就来研究怎么处置好这件事。另外,会议的第二个议题是:科室长在决定一件事的时候,需要不需要向分管领导或者是主要领导作汇报?

    大家互相看了看对方,都有些诧异:韩局长怎么提出了这样一个议题。在场的人,只有谢秉国还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暗自庆幸:幸亏自己什么事都跟邹局长汇报,邹局长如果认为比较大的事或者决定不了的事,再带着自己向韩局长汇报。不知道哪个科长,弄个送课下乡,韩局长竟然不知道,这不就惹火了韩局长。看来,说是领导宽大怀,也还真不见得啊!领导不高兴,常常是一件不大的事!这女人当一把手,有时更是如此。

    韩素贞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先来讨论第一个议题:姚长青是可能真有这样的事,还是被人诬陷遭人诽谤?大家都收到了那一封信,信的内容会上也就不念了,相片大家也都看了,两个主人公一个是刚刚提拔的68中学的校长姚长青,另一个是68中学的办公室主任周素素。关于这个议题,分三个子题,一个是大家对这件事怎么看,第二个是派一个调查组去调查事实的真相,谁去?第三是结果出来以后,怎么处分有关当事人。好,先进行第一个子题,同志们谈谈对这件事的看法。”

    会议室里除了缭绕的烟雾,没有别的声音。看到冷了场,马顺田说道:“大家随便说说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还是一片沉寂。

    韩素贞心里有些着急,颇有深意地看了翟新刚一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翟新刚一眼,只是觉得,每每打不开局面的时候,翟新刚便会恰到好处地让自己的思路顺利地进行下去。

    翟新刚当然懂得韩素贞的意思,但如果这么轻易地开了口,那说明自己考虑问题也太不成熟,很轻率,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当然,抻一抻韩素贞,让她更焦急一些,自己再开口,更能加重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

    会场还是一片沉默。没有副局长们开口引引路,科长们当然不太敢开口,连主管纪检工作的冯书记都不作声,自己说什么,万一惹火烧,那可能就不是记大过的问题了,可能科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韩素贞看了看马顺田,马顺田就又开口说道:“会嘛,就是让大家开诚布公,有什么谈什么。其实这第一个小题目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问问大家:这封信的内容是真实的,还是捏造的,说说你的理由就可以了。”

    翟新刚回答道:“我先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看法,抛砖引玉,不一定正确,同志们可以提出不同意见。真理越辩越明,希望我开了头以后,同志们能不辜负马书记和韩局长的期望,踊跃发言。”翟新刚又点燃了一支烟,使劲地嘬了一口,一圈烟雾在翟新刚的面前慢慢飘散,像纷飞的思绪一般。翟新刚心里想得很清楚,就是别人提出其他的意见,自己也必须坚持信是捏造的这一观点,一是姚长青已经成了自己最贴己的部下,自己必须支持他,自己对他的支持,会后自己会有人告诉姚长青,使姚长青更感激自己;二是自己手中有一份姚长青刚刚交来的汇报材料,自己也跟杨芳打过电话,根据分析,姚长青根本不可能犯事,所以不会给自己带来一点危险,自己挑头出来谈意见,只会树立自己公正无私的形象;三是韩素贞也必然感激自己每每在关键时刻帮助她解决危难,显示出友好合作的默契,相信市委组织部在征求新党委书记的人选时,韩素贞必然会推荐自己而不是其他人。

    吸了一口烟,翟新刚有些得意地看了看周围的那些同事。刚才他已经看出有的人想开口发言,虽然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说出看法,只是提了个引子,但已经把别人的嘴堵上,无法先发言了。“马书记,韩局长,各位同事,我个人坚定地认为,这一封信完全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姚长青。我谈自己的几点理由,大家分析一下,是不是在理儿。我讲五点理由:一是姚长青平常的为人老成持重,在做副校长时,与办公室主任周素素的直接接触不是特别的多,周素素主要是对杨芳校长负责。根据杨芳校长反馈的信息,她在68中六、七年,从来没有见过姚长青与周素素走得很近过。二是姚长青当校长这十几天,心思全部都用在了工作上。据了解的况,他是天天加班,每天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经常干到八、九、十来点,没有时间谈,更从另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姚长青校长为了不辜负教育局领导对他的信任,忘我工作,以校为家,真地是想把68中学发展好的决心。在这期间的加班,姚长青校长主要是和刚刚提拔的副校长董梅、教导主任方圆在一起,周素素只是在前天陪着姚长青加了一天的班。周素素为什么会在这一天加班,这是因为董梅和方圆出有事出差到延平县,不在学校,也无法赶回来,在缺少其他合适的加班人手的况下,姚长青才选择了周素素一起加班,就是这个偶然,给某些居心叵测的人提供了机会,大概这个坏人一直在等姚长青单独与其他女相处的机会,所以我分析,假如那一天陪姚长青一起加班的不是周素素,而是其他的女老师,那另外一个女老师恐怕也会成为这一事件的女主角。所以,周素素是偶然的,而姚长青被人盯上是必然的。三是这封信的发送对象非常广泛,我们所有的局领导,还有各个科室,全部都收到。还有谁收到呢?据我从68中学了解的况,姚长青的妻子,周素素的丈夫,也收到了这样的信。这个写信的人是惟恐天下不乱。如果走正规渠道,他应该把信直接写给纪委冯书记那里,或者直接给马书记、韩局长。现在,收到这封信的人加起来接近三十人,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写信的人就是在故意抹黑姚长青,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姚长青男女关系不正常。特别是给姚长青的妻子、周素素的丈夫写信,如果是举报的话,完全不应该给他们俩写信,那写信的目的就昭然若揭了,就是希望姚长青和周素素的家属来学校闹腾,闹得越厉害越好,最好都离婚,然后市局的领导就会认定,姚长青和周素素还真是有那么一回事。这个写信的人心很坏也很毒啊!据了解,周素素的丈夫果然来到学校,还打了姚长青一巴掌,后来经过分析和了解,周素素的丈夫向姚长青道了歉。而姚长青的妻子,收到信之后,根本不相信其中的内容。坏人的谋并没有得逞。同志们,这个写信的人把信写给我们教育局的每一个科级以上干部,也是认为我们会相信,他是把我们这些在教育上历练这么多年的同志当作傻瓜呀!第四个理由是这封信的设计,首先它是匿名的,然后连信封都用打印机打印,看来费的功夫不少。我们信访工作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对匿名举报不受理,难道这个写信的人不知道吗?他之所以这样做,恐怕不是为了怕打击报复,而是怕我们教育局的领导知道这信是谁写的,一旦了解信的内容是捏造的,那就会被处分。第五个理由是这张照片,两个同事,一男一女,在吃锅贴,这能说明什么问题。两个同事在一起吃个饭一切都很正常,能说明有男女关系问题吗?信中的内容写得是很绘声绘色,但证据呢?没有证据,就只能认定是捏造。这就是我分析的五点理由,再次说明一下,仅仅是抛砖引玉,谨供各位同事参考。”

    翟新刚说完,把眼神飘到马顺田和韩素贞那里。马顺田脸上挂着凝固的笑,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韩素贞冲着翟新刚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