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回到延平县城后,方圆找了一个机会,给孔双华打了电话。本来是抱着被埋怨的心态,方圆还准备小心翼翼地应对,没想到孔双华态度是那样的温柔,还破天荒地说出了“我好想你,你快点回来吧”的话,流露出对方圆的依恋与思念,让方圆非常感动。方圆告诉孔双华,明天就回,不过晚上还是要被延平县教育局宴请喝酒,今天晚上,估计喝少了都不行。孔双华说:“方圆,男人难免会有这些应酬,别把体喝坏了。如果应酬忙或喝醉了,晚上就不用给我打电话了。”

    这是孔双华吗?怎么一天之间变化有这么大?方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电话里的她的确变得如此温柔,如果缠绵,让方圆竟然生出了恨不得马上飞到孔双华边的希冀。

    方圆柔声说道:“我知道了,双华。谢谢你能这样地理解我,有时人在江湖,不由己。”

    “你放心,你喝酒的时候,我不会再打电话扰你了。”

    “双华,这不叫扰,这也是一种关心。不过有的时候,况特殊,不能接你的电话,请你多理解。”

    “嗯。”

    两个人柔蜜意,说了好半天,直到赵主任过来找到方圆,方圆才有些依依不舍地挂了线。

    晚上的酒宴依然在华彩大酒店,但党委书记周小可这一次并没有出席。坐在周小可原来的位置上的,是副局长陈世军。不变的程序是原进宝开场白,这一次,方圆的酒杯里却不再是牛,而是干红葡萄酒了。

    董梅要求继续喝牛,原进宝也不勉强,在他的心里,方圆才是最重要的客人。像董梅这样水平的副校长,在延平也有许多,但像方圆这样的年轻人,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一个的。

    其实原进宝不清楚董梅的另一个心思:如果方圆醉了、吐了,总得有一个清醒的人来照顾他吧,在延平,人生地不熟,也只有自己能承担起这个责任。

    酒宴的过程,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董梅外,大家都很尽兴。原进宝醉了,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反反复复表达着喜欢方圆、要挖方圆的意思,丝毫不避讳在座的每一个副职和中层;方圆醉了,脸色先红后紫后白,而且是苍白,虽然利用上厕所的时间,去吐了三次,无奈酒精太多,方圆也昏昏睡,舌头根明显变粗。酒宴结束,原进宝大喊几声“痛快!痛快!”就想往桌子底下钻,是陈世军眼明手快,飞快地站起来,扶住原进宝。他喊来原进宝的司机,与司机一起把原进宝扶上了车。

    方圆也站不起来了,赵主任连忙扶着方圆,一路摇摇摆摆地下楼。董梅心疼得要命,拿出手帕纸准备着,人也凑了上去,搀扶起方圆的一条胳膊。

    方圆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的酒店。一路上,方圆又吐了几次,轿车的车门上,留下了吐酒的痕迹。董梅下车的时候,连连跟赵主任道歉,跟司机道歉。赵主任说:“不碍事,一会儿小陈去洗车点洗洗即可。”

    赵主任与董梅一起把方圆扶进宾馆的房间,刚刚把方圆放躺下,方圆一扭头,又吐了好几口,枕头、单、地面,都是污秽之物。

    赵主任喝得也有点多,但还保持清醒。他喊了一声:“服务员,快来。”却忘记了房门已经被开完门的服务员带上,服务员并不在房间里。

    董梅说:“赵主任,辛苦你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方圆,我来照顾他,唉,男人这是在喝酒吗?这是在糟蹋体啊!”

    送走了赵主任,回到方圆的房间,董梅怜地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万般柔顿时涌上心头。看着枕头边、单上的吐酒之物,看着方圆的衬衣上的酒与食物的混合物,董梅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转进入洗手间。湿了毛巾,洗了抹布,来到边。用抹布把污秽之物擦掉,再洗再擦,上、衣服上不再有。董梅把湿毛巾放在了方圆的头上。

    看着衬衣花花绿绿的,董梅自言自语:“这样的衬衣能穿吗?明天就要回去了,还是连夜洗洗,晾开,明天才能穿啊!”

    董梅柔无限,当手接触到第一个纽扣,正准备解开的时候,她犹豫了:我这样做,合适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