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送课下乡(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请顺手将小说放入您的书架,还没注册地请先注册,谢谢。)

    方圆数了数,7个感叹号,能够想像得到,当自己关机的时候,孔双华的心里有多么的气愤!见到孔双华写出这样肮脏的字眼,虽然能够理解她的心,但对她的粗俗无礼也感到有些不理解——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父亲还是大学校长,母亲还是医学院主任医师,高知家庭难道就能教育出这样没有修养的孩子吗?

    想到孔子田,方圆不想把误会造得更深,于是拨通了孔双华的手机。但对面手机响了两声后,被挂断了。方圆再拨,手机里传出了熟悉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关机了!方圆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打过去的好!误会也不能隔夜,隔夜了,就成了矛盾,很多事解释起来也就不好了。如果因为这样一件小事,造成两个人分手,自己恐怕也会像一只蚂蚁,被幕后的一只大手捻得粉碎骨。

    方圆拨通了孔双华家的电话,但响铃一直响到最后也无人应答,再拨,还是如此。大概是孔双华不接电话,也不许孔妈妈接电话的吧。怎么办?这样的小事也需要告诉孔子田吗?联系不上,等晚上孔子田回家后,就不好办了。方圆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打电话给孔子田。

    孔子田的电话很容易接通,他正在和市人大的一位副主任、两个市人大的副秘书长、市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的主任等几个人在推杯换盏。接到方圆的电话,他有些诧异,想到女婿如果不是有急事,是一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就连忙说了一声“抱歉”,来到了包间外。

    方圆就把刚才如何听延平县教育局的书记敬酒、如何没接孔双华的电话,以及书记敬完酒后,再给孔双华打电话,先是不接,再后来关机,给家里打电话也不接的事很细致地向孔子田作了汇报。方圆说:“孔叔叔,我当时只是觉得,自己家里的事是小事,在外面如果失了礼节,显得对人家县教育局的书记特别不尊重,恐怕不太好。我想双华可能生气了,我现在联系不上双华,麻烦孔叔叔您跟双华说说这个况,也请孔叔叔代替我向双华道个歉。”

    孔子田不知道方圆到郊区“送课下乡”的事,方圆又把延平县教育局如何到68中学拉董梅校长和他到县里,县里又是如何安排他们的住宿,与学生见面,以及晚上宴请的事简单做了说明。方圆说:“孔叔叔,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中午走得急,也没来得及跟双华说一声,下午去了延平,就开始忙,一直到现在。所以,叔叔您就帮我解释一下吧。明天如果能回去,我争取一定赶回去。但来了,我就无法做决定,但最迟后天,我一定回去。”

    “方圆,我全听明白了。你安心在那里上课,争取把课上好。你没有什么错,是华华使小子,耍公主脾气,等一会儿我跟华华说。你呆在外面的时间也长的了,该回包间了,不能让局长、书记老等着你。你当时没有接华华的电话,是正确的。如果是我,在领导敬酒的时候,也一样不会接电话的。好了,我也该回房间了,再喝两杯,我就回家,我得好好说说这个丫头,越来越不像话了。”

    “叔叔,双华是关心我而生的气,都是我的错。叔叔你不要批评双华,跟她说说什么原因就可以了,谢谢叔叔。”

    “行,我知道了。怎么做,我有数。你赶紧回包间吧。”

    “叔叔再见。”

    “再见。”

    方圆把手机放入口袋,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里那种说不上来的滋味翻来覆去的,一方面,他为自己有这样一个明事理的岳父感到骄傲,另一方面,心里隐隐地担心,就孔双华这么坏的脾气,又加上孔妈妈护马驹子,将来能跟孔双华处得好吗?其实也不见得孔子田就是真地向着自己,若不是自己刚才先把段放低,把错都揽在自己的上,恐怕孔子田也不会说这样的话。想到这里,方圆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抖擞一下精神,方圆回到包间。原进宝哈哈大笑:“方主任,刚才我已经问过董校长,原来方主任正在恋当中呢!怪不得说了这么长时间的话,哈哈哈哈!”

    虽然笑得很爽朗,但方圆还是听出了原进宝心中的不快,连忙解释道:“原局长,真是抱歉,影响了大家,都是方圆的错。我自罚三杯!”方圆转过脸,对服务员说:“给我开一瓶啤酒。”

    一杯,两杯,三杯!

    董梅看得有点心疼,但与局长们一起吃饭的场合,并没有很多机会参与,心里的紧张溢于言表,忍不住开口道:“方圆,不能喝了,明天你还要上观摩课呢!”

    原进宝哈哈大笑,欣赏地望着方圆,说道:“好,好,好,能喝半斤喝八两,这样的苗子要培养!”他转过脸,对董梅说:“董校长,不用担心,后面不再喝酒,喝点别的什么饮料就可以。”

    酒宴继续。方圆也不喝了,就以茶代酒,与其他的延平县教育局的领导互相碰杯想到祝酒。酒宴结束后,一行人把董梅和方圆送下楼。原进宝拉着方圆的手:“方主任啊!与你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啊!你比我年轻将近20岁,前途无量啊!原来我还想拉你来我们县工作,现在我的想法一点都没有啦!我们延平县教育局比较穷,招待不周,还请多担待啊!”

    “原局长,您真是太客气了!我和董校长,就是来延平县,向全县的教育同行们作一次汇报,受到这样盛的邀请,受之有愧啊!”

    “小方主任,我就不送你了。赵主任,你送两位校领导回宾馆,顺便把第二天早上的自助餐安排好。”原进宝喊过教研室赵主任,便与方圆、董梅握手道别。方圆逐一与延平县教育局的领导握手道别,在握周小可的手时,方圆感觉到了,周小可用力地捏了自己手三下,眼神里透着欣赏与感谢。方圆有些纳闷:市教育局韩局长和马书记,看不太出来谁大谁小,在延平县,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啊?

    回到宾馆,赵主任安排好两个人的食宿,也离开了。在房间的门口,方圆对董梅说:“董校长,你早点休息吧。我看这里的条件不错,你洗个澡再睡,能够更好地放松一下自己。”

    “我和你一起备备课吧。”

    “不用了。我自己看看就行。县一中的学生素质不错,我有信心能上好。”

    进了房间,方圆坐在上,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孔双华打个电话。再怎么说,给孔子田打电话也是无奈之举,同时也有点告状的嫌疑。他拨通孔双华的手机,手机响了7、8声后,手机听筒里传来孔双华略微带一点抽噎的声音:“喂,有什么事?”

    “双华,我现在刚刚回到宾馆。给你打个电话,向你道个歉。刚才我……”

    方圆正准备说说当时的况,话却被打断,“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事都是大事,我的事都是小事,行了吧,方圆主任。”

    方圆听出话头不对,连忙说:“双华,都是我不好,怪我下午走之前没有给你打个电话说一下,害你晚上着急了。回去我向你认个错,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

    方圆听到手机话筒里门“哐当”一声关了,大概是孔双华进了自己的房间。“我还敢惩罚你?还没怎么着呢,你的小状已经告上了,害我今天晚上被爸爸狠狠地训了一顿,说我不懂事,说我不分场合。方圆,你可真有本事啊!”

    “双华,我想给你打手机,你关机;给家里打电话,你们不接。我不想让误会变成矛盾,所以给孔叔叔打了电话。这都怪我,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我给你陪不是,双华,你别生气了,啊!”

    孔双华的心顿时觉得好多了。刚才爸爸回来,问了问自己的况,接着就把自己训一顿,自己本来就委屈得要命,再被爸爸训,当时孔双华就大哭一场。心疼得孔妈妈直埋怨孔子田,说:“难道这件事方圆就没有错吗?”

    孔子田也没好气说:“人家方圆给我打电话,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的上,千错万错都是他方圆的错。你这个当妈妈的,还护短哪!”

    孔子田就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给母女俩分析了这件事,孔妈妈还是很快就明白了孔子田的良苦用心,就闭上了嘴。孔双华虽然觉得孔子田说得很道理,但心理上一时接受不了爸爸偏向了方圆而不向着自己。孔子田于是又拿自己和孔妈妈的关系作为例子,来比较两代人的不同做法,造成了不必要的矛盾,并提出了希望孔双华多多向孔妈妈学习的建议。

    孔双华这个时候,从心理上已经理解了方圆当时不接电话的做法,也觉得自己关机、不接电话、使小子不太好。这个时候,方圆的电话打来了,她还想不接,被孔子田狠狠地瞪了一眼,于是接起来。没想到,一开始说的几句话,咸不咸,酸不酸,又让孔子田瞪了一眼。她连忙跑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关好。

    现在,方圆一个劲儿地认错,孔双华就完全忘记了两个小时前自己是怎样去气方圆,给方圆发了怎样的短信,又开始问这问那起来。方圆也是有问必答,言辞谦和。孔双华非常关心方圆什么时候能回来,方圆告诉她:明天晚上或后天上午。两个人在电话里一口气说了一个多小时,孔双华这才恋恋不舍地与方圆在电话里吻别。

    方圆按闭手机,心里疼得要命,一个多小时啊,一分钟4角,60分钟就24元啊!自己一直低声下气,心里也憋屈得很。他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放松一下心

    正准备看看教案,忽然听到头的电话铃声响。这么晚了,是谁找我?方圆有些奇怪,走过去,拿起电话:“喂,哪位?”

    电话里传来滴滴的声音:“先生,你寂寞吗?你需要特殊服务吗?我保证会给你带来不一样的享受!”

    (请顺手将小说放入您的书架,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