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谁的机会(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如果说方圆是一个结婚多年的男人,或许这样的举动不会产生怎样的反映。但方圆还未真正见过世面的毛孩子,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惑?是方淑娟有意也罢,是她无心也罢,但这柔软的脸颊轻轻地贴上了自己那里的时候,方圆再也无法抑止第六神经所带来的变化。想松开手,又担心方淑娟真地一下子瘫倒在蹲池口,不放手,自己的那个紧紧地顶着方淑娟一侧的脸颊,也一跳一跳地颤动,真是让方圆尴尬得恨不得找一个窟窿钻进去。

    方淑娟当然敏感地感觉到了这样的变化,她的心也像小鹿一样怦怦地跳着,心里有一些紧张,有一点害怕,但也有一些期待。她装着不了解男的这个变化,只是假装自己头无力的结果,手也紧紧地攥着方圆的胳膊。

    时间真是漫长啊!哗哗的歌声嘹亮而充满想像。方圆觉得自己简直就要崩溃。终于结束了,方圆扶着方淑娟站起,他用余光扫了扫自己的裤子,清晰地看到了那个小帐篷。

    把方淑娟扶进她的宿舍,方圆一口气冲出房间,深深地呼吸着外面有些清凉的空气,让自己的心平静一点。他细细地想着刚才的细节,一切好像天衣无缝,但方淑娟的反常表现的确让人不能不怀疑,她是抱着特殊的目的。按说,刚开始的时候,或许她真地是没有力气,但吃了这么多的饭,力气绝对能恢复得可以自己走路吧。假如自己不在,难道她就真地不能去卫生间了吗?方圆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不能让她与自己更近了。自己照顾她,是因为她生病了,需要照顾,而且学校也没有其他人。但如果因为照顾她而与孔双华产生了不必要的误会,再闹得满城风雨,那谁那里都无法交待。

    当体都恢复正常状态后,方圆拿定了主意,回到了方淑娟的房间。

    方淑娟静静地半躺在上,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眼睛里是柔,是关切。方圆定了定神,说:“淑娟,你还是自己早点休息吧。我呢,要写稿可能到深夜,别影响你。我回自己宿舍了。”

    说完,也不再抬头看方淑娟,低头收拾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关机、拔线。转出门的时候,他头也不回,只是停了一下子,说道:“淑娟,我手机一直开着,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门靠上了,方淑娟的心也沉了下去。方圆走了,没有被自己这精心的不经意的惑所惑,这是否意味着方圆将离自己而去?难道他真地要和孔双华建立恋人的关系吗?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才是他最佳的选择吗?谁能无私奉献,谁能在背后默默支持,谁能不求回报?泪水又一次潸然而下。

    刚才还是满心欢喜,觉得自己吃了一顿非常好吃的饭,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转眼之间,自己从天堂回到了地狱。方淑娟摇了摇头,心中颇感无奈。

    方圆打开笔记本写自己的汇报材料,但心里还是久久地不能平静,白天与姚长青商量的思路虽然已经敲到了电脑上,但思路仅仅是骨架,如何让血丰满起来,还需要有合适的事例,有巧妙的捏合。但思路时常被在卫生间里那异样一刻打断的时候,这文稿是怎么也写不下去了。

    方圆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心里很是焦躁!喝了几口水,仍然如故,出了门透透气,好像好了一点,但一回宿舍,仍然是枯泉没水绳子打结,怎样写下去却无法打开思路。方圆索带上手机,离开宿舍,在黑暗空旷的*场上慢跑起来。

    再次回到宿舍,已经晚上9点多了。放松了心,方圆写起来觉得有一点感觉了,思路一开,敲字的速度就快起来;敲字的速度快起来,思路就更流畅……不知写了多长时间,方圆的整个心都沉浸在汇报材料之中,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终于写完了,方圆这才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有些涩,子有些僵硬。伸了一个懒腰,才想起病的方淑娟。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一晚上没有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睡了?

    推开门,果然,方淑娟的宿舍一片漆黑。方圆想到她晚上吃了不少,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就洗漱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方圆在睡梦中听到了敲门的声音,虽然不响,但是很均匀地节奏。“谁呀?”方圆喊了一嗓子。

    “是我,方圆,我一个人害怕。”是方淑娟的声音,哀婉而可怜。

    方圆神智也不是太清,嘟嘟囔囔地说了声:“什么事啊?”从上爬起来,忘记了自己只穿着短裤,就跌跌撞撞地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口果然是方淑娟,她穿着宽松的睡袍,楚楚可怜地站在方圆的面前。借着走廊灯的光线,方圆看到了方淑娟脸上挂着清晰的泪痕。

    “怎么啦,淑娟?怎么又哭了?”

    方淑娟先是不说话,慢慢向前移动着子,*得方圆后退,方淑娟就进了方圆的房间。她低眉垂首,带着哭音:“方圆,刚才我做了一个恶梦,吓醒了,再也睡不着了,心里害怕,呜呜呜……”

    说着,就扑到了方圆的怀中。这一瞬间,她的腿巧妙地一甩,把门带上。

    好温暖的怀抱哟!好宽大厚实的怀哟!方淑娟顿时就感到了陶醉。她紧紧地抱着方圆,任方圆做了几次挣扎,愈挣扎抱得愈紧。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