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怎堪此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出租车停在了学校的门口。一路上,方圆都在思考该怎样跟方淑娟提出不能接受她的感的事,但纷乱的思绪和过短的路程,都让方圆没有想明白,车就到了学校。

    下了车,方圆就看到了在微风中站立的方淑娟,正楚楚可怜地翘首等待。方圆的心一动,走到跟前,说:“淑娟,你还没有休息哪!”

    “我在等你回来。”路灯光下,方淑娟一脸的柔,无限的深

    “淑娟!”方圆感到满含歉意,“你不用这样等我的,你也有自己的事,我也有自己的事,大家都忙,每次我出门,你都这样等我,我真地很过意不去呢!”

    “没什么,我乐意的。有时,等待也是一种幸福,一种甜蜜的幸福。”

    “可是我……”方圆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方淑娟打断,“方圆,你心里不必想太多,是我自己乐意的,我知道你忙,我也从来没有拦着你,不让你出去忙。我知道这忙是为了进步,为了工作,为了事业,我理解并支持你。”

    “淑娟,我……”方圆的心真地被感动了,但苦恼随之伴生,自己该怎样跟她开口呢?这样去伤害一个女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心太狠?是不是自己太功利?

    “方圆,如果你不急着休息的话,我想和你在街上走走。”

    “走吧。”方圆转,沿着学校边上的人行道,向西而行。

    两个人并肩,默默无语,各想心事。方圆正待开口,却感到自己的手正被一只柔软而冰凉的小手插进,再被轻轻握住——那是方淑娟的手。方圆的心里一动,想了想,还是慢慢松开。

    方淑娟的心顿时感到冰冷,难道方圆和孔双华已经真地决定走到一起了吗?难道今天晚上,方圆不仅是去请教孔子田,更是为了孔双华而去吗?方淑娟不敢想下去。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向前走着,方圆不知道从哪个方面开口,他真想明明白白地告诉方淑娟:自己已经决定与孔双华建立恋关系。但眼前这个深自己的好女孩,又怎忍心去伤害她?该怎么办呢?方圆心乱如麻。

    越是沉默,越容易造成心的隔阂,尴尬也会越来越多,方淑娟何尝不清楚。一定不能让方圆离开自己,方圆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方淑娟心中焦急,想找一个合适的话题,将眼前的窘境变成一种融洽的交流。

    “方圆,今晚与孔教授交流得好吗?”

    “好,受益匪浅。”

    “他都跟你谈些什么?”

    “他告诉我,在被市长接见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说话呀、仪表呀,都要表现得得体自如,不卑不亢。”

    方淑娟的心里一沉:这孔教授果然是老油条,他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吸引方圆这颗上进的心,与其说方圆是与孔双华接近,不如说方圆是被孔教授吸引而接近孔双华。

    “方圆,其实我的心里也一直在为你担心明天的事呢!”

    “淑娟,我知道。谢谢你,我心里一直都很感激你的。”方圆的心被感动与矛盾同时充斥着,唉,这样的事可真是麻烦啊!没有女孩自己,自己会自卑和苦恼;有好几个女孩自己,那苦恼比没女孩自己更多!要是孔双华的家庭与方淑娟的贤淑结合到一起,哪怕女孩丑得赛过东施,也都没有什么要紧。

    “方圆,我衷心地祝你把握明天的机遇,再上一层楼。在任何况下,我都会全力以赴去帮你的。那些后勤方面的琐事不会让你一点点心,你就想着怎样把工作做好,想着怎样取得进步就可以了。”

    方淑娟越是这样说,方圆的心里越不忍开口提与孔双华的事。去伤害一个这样无可挑剔地自己的好女孩,方圆怎堪此,怎堪开口?

    就这样走着,方淑娟主动地找话题,方圆被动地回答,但方淑娟无限的柔让方圆的心里如同有麻绳在绞紧他——那是心痛的感觉,那是心在流血。

    “淑娟,我们回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都早点休息吧。”

    夜幕下,路灯桔黄色的灯光显得迷离而彷徨,纷乱四的光线如同是方圆此时的心。真是开不了口啊!但又必须开口!怎么办?怎么办?方圆心不在焉了。

    夜深了,路上的行人已经很少很少了,偶然相遇一个,也是步履匆匆。闲庭散步式走路的,大概只有方圆与方淑娟两个人了。

    方淑娟又一次把小手插进了方圆的手中。方圆感到了这手的冰凉、手的柔软,他没有松开,而是紧紧地握住。这让方淑娟的心里感到一丝安慰:保卫战,不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容易,也一样的艰苦,一样的残酷:只能有一个生者,这竞争也当然是你死我活的竞争,谁要是心软,那意味着竞争就会失利,而的战败者与真正战败者的区别在于,真正的战败者得到的是屈辱,的战败者却会失去自己的最,在心灵上永远留下伤痛!

    走着走着,又看到了路边的长椅。方圆说:“淑娟,我们过去坐坐吧。”

    “太脏了,风吹雨淋的,我们不坐了吧。”

    “我这里有小包的纸手帕,先擦擦,再铺上两张,没问题的。”

    “好,那我来擦吧。”既然方圆决定要坐下,那就坐下,顺着他总比逆着他要好。

    方圆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手帕,递给方淑娟。方淑娟很认真地擦拭干净要坐的地方,再铺好两张手帕。方圆坐下了,方淑娟也坐下了,胳膊插进了方圆的臂弯,头轻轻地靠在方圆的肩膀上。

    方淑娟的温柔理,让方圆不由地想起了孔双华给自己带过来的那一次早餐喋喋不休地讲解,想起了在老师食堂众目睽睽之下把一块硬是塞到自己口中的霸道。难道发展就一定要找一棵大树吗?我方圆就选择方淑娟,谁又能把我怎么样?翟新文关切的笑脸浮现在眼前,两张市领导的批阅件复印件在眼前晃动,顿时让方圆的心硬了起来——可不能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啊!虽然有了省课一等奖,但其实自己仍然是一只任人踩的蚂蚁,固然与自己一样大或比自己小的蚂蚁无法再踩自己,但不需要巨兽,只要一只穿山甲,就能把自己变成它的餐粮……

    必须挑明了,可是该怎样开口呢?  <div>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