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的车,反正是宋大成把车停在学校门口。方圆的脑子里浑浑噩噩,沮丧纷乱的心如同在茫茫大海上漂泊的小舟。站在学校门口,方圆还没有完全清醒,宋大成“你要负责”的话和他恶狠狠的表一直在眼前闪动。

    学校的侧门开了,一个熟悉的影出现在眼前。走到跟前,是一脸关切的神,耳畔接着传来温柔而体贴的问候:“方圆,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这样憔悴?”

    “淑娟,我,我……”方圆不知道如何开口,“我们回去再说吧。”

    方淑娟伸出手,想搀扶着精神似乎有点恍惚的方圆,却被方圆一把甩开:“别碰我,我害怕。”

    方淑娟诧异地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这是那个才华横溢、温文尔雅的方圆吗?他怎么说话的语气是这样的粗暴?

    “方圆,你怎么了?”方淑娟怯怯地问。她还真想大声质问一下方圆,为什么自己对他这样好,还甩脸色给自己看。但一想到这三个都有背景的竞争对手——孔双华、宋思思、赵小雅,方淑娟感觉自己已经被推到了悬崖的边上。每一句不小心的话语,可能都是合理的借口,每一个不恰当的举动,可能就会把方圆推到另一个人的怀抱——自己太方圆了,不能失去他呀!自己没有当教授的爸爸,没有当富翁的爸爸,也没有当校长的妈妈,自己只能靠智慧和关心,去面对这严峻的挑战!

    “哦,淑娟,对不起。”方圆此时才猛地清醒过来,他看着眼前这个相貌平平但最懂自己心的女孩,心中不仅有些愧疚。他走上前来,轻轻地握住方淑娟的手,柔声说道:“淑娟,对不起。刚才心里有点乱,是我态度不好。”

    方圆的一声道歉,让方淑娟不觉眼圈一红,几乎要落下泪来。她忍住了,温和地回答:“没事,方圆。遇到不开心的时候,人总是会有一点脾气的。”她很奇怪,刚刚拿了省一等奖的方圆,怎么会有不开心的事?她想问,想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与自己有关,是不是与的事有关;但她不敢问,她担心这一问,让方圆心里更加痛苦,而心渐渐与自己远离。

    “谢谢淑娟,我认识的人里,只有你最懂我的心。谢谢。”方圆一直握着方淑娟的手,忘记了松开。坐在传达室里的宋师傅这时才明白,原来教导处方老师在等方圆回来呀!看那紧紧握着的小手,可见感已经发展到比较深的程度了。

    “那我们先回宿舍吧。”

    “不,我还不想回去,我现在脑子很乱。淑娟,你要有时间,你陪我走走吧。”

    “好。”

    两个人沿着学校门口的马路,在人行道上漫无目的的前行。夜色已深,路灯的光线虽然明亮,却也只能照亮它俯视的方向,许多的店铺已经关门休息了,街头、车站行人稀少,显示着这座城市的夜生活还很单调。而这个时候,广州、上海大概是夜生活刚刚开始闹的时候。

    方淑娟默默地跟在方圆的边,她不知道方圆在想些什么,更不知道方圆此刻内心里矛盾交织的痛苦,但隐隐知道:肯定与赵小雅有关,也肯定与自己有关。假如是杨校长把赵小雅介绍给了方圆,方圆愉快地接受,那他就会兴高采烈;假如杨校长在介绍的时候,被方圆委婉的拒绝,那杨芳肯定不会高兴,而方圆肯定会苦恼。想到这里,方淑娟的心里微微有些甜——是因为方圆自己才会拒绝的呀。

    暮的夜风渐渐清醒了方圆的头脑,他知道,自己必须找一个社会经验丰富的过来人指点一下自己——这么复杂的局面,自己还应付不过来。找谁呢?最懂自己心的,正是方淑娟,但方淑娟也是当事人,她不可能给自己提出一个最恰当的方案。对了,就是他。

    纷乱的思绪依旧,但心好了许多。他停下脚步,转过,对着方淑娟:“淑娟,对不起,刚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火。对不起啊!”

    “没关系。”

    “这一次我能拿奖,淑娟你的功劳最大,我真地应该好好感谢你。”

    方淑娟心里甜甜的,几里焦急等待的怨气立刻消失无踪。她低眉垂首,一副羞的模样,小声地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方圆你还那么见外。”

    “淑娟,这几天也没有给你电话,回来后也没有及时去见你,对不起啊!”

    “你专心上课,不必管我。回来后没见我,也不是你的原因,不由己,谁都理解的。”

    方圆不知不觉又握住了方淑娟的手,“淑娟,你真好。”

    沉闷的气氛被打破,两个人都觉得彼此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两个人沿着人行道,一直向前走着。方圆的脑子里想着这纷杂的事,似乎忘记了方淑娟的存在,方淑娟则默默地跟在方圆的边,像一只乖乖兔。

    终于,方圆在一个有街头长椅的地方停了下来,招呼方淑娟:“淑娟,累了吧,我们坐下歇歇吧。”

    “还不累。”方淑娟脸上挂着微笑,心里却在隐隐作痛。从方圆的神色如此的严肃,方淑娟知道,方圆一定会有重要的事跟自己说。

    “坐下吧。”

    “不坐了,方圆,我的衣服是今天刚刚换的,这长椅风吹晒的,估计会脏的。”

    方圆这才注意到,方淑娟今天是穿着一装,高雅而干练的形象。他不由地赞道:“淑娟,我最欣赏这个样子了。”

    “是吗?”方淑娟笑了,看来自己挑选的这一衣服还真增加了自己的魅力,虽然这一衣服仅仅花了自己180元,但那是自己在跑了滨海市几乎所有的商场服装柜台和服装市场后,淘出来的一衣服。“谢谢你的夸奖。”

    “不,是真的,这衣服穿在你的上,更增添了你高雅的气质,很好地弥补了你相貌一般的不足……”方圆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马上打住,心中暗暗后悔。

    “谢谢。”方淑娟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言辞中的“相貌一般”的字眼,让方圆放了心。

    “好,既然衣服这么漂亮,还是不坐了,淑娟。刚才我走了一路,有几句话我还是要跟你说一说的好。”

    “说吧。”

    “淑娟,我知道你对我非常地高,我心里也非常感激。”

    方淑娟的心里咯噔一下:莫不是……方淑娟不敢想下去,因为许多况,这样的开关意味着什么,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淑娟,你聪明、智慧,我都非常欣赏。我一直也渴望能拥有你这个一个好女孩做自己的女朋友,进而成为自己的妻子。”

    方圆的态度越发诚恳,但方淑娟的心里却在渐渐发冷。

    “今天我去杨校长家了,杨校长不仅仅是让我吃顿饭,我已经看出她的意思,她想把撮合一下她女儿赵小雅和我,虽然今天她并没有明说。”

    方淑娟抬起头,眼眶里已经噙着泪花。她咬着嘴唇,抑制着自己的感,她要听方圆把事说完。

    “我当时压力很大。淑娟,我的心里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并没有其他女孩,并且赵小雅对人生的态度,我个人也并不赞赏。但是,杨校长是我的顶头上司啊!可以说,我人生发展的第一步,就掌握在她的手中。应该客观地说,杨校长对我是很不错的,我能够顺利地出市课,出省课,与杨校长的支持是分不开的。但如果今后杨校长不支持我了,我的前景立刻会变暗。淑娟,假如说你是我,假如杨校长真地要把她的女儿介绍给你,你会怎么办?”

    方淑娟心中的担忧果然在方圆的口中得到了验证。方淑娟知道方圆对发展的渴望,对进步的追求,他决不甘心做一名普通老师,他的目光可能也不仅仅是校长的位置,但无论想得多高,第一步的发展也必须先从学校中层干起。而掌握方圆能不能做中层的人,正是校长杨芳。

    方淑娟的嘴唇咬得更紧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答,因为棘手的危机还是来了。方淑娟的心里矛盾极了,放弃方圆,那是绝对不能的,如此的优质潜力股,一定要成为自己的丈夫,任何女孩也不能抢走他;但现实是,方圆人在江湖,他能抵得住杨芳的压力吗?

    见方淑娟没有说话,方圆说:“淑娟,这是我今天苦恼的第一件事,还有一件事,也一块儿跟你说了吧。”

    “嗯。”方淑娟还是咬着嘴唇。

    “宋思思,她一直在偷偷地喜欢着我,你知道吧。”

    “嗯。”

    “我和她之间其实一直是很普通的但比较要好的同事关系,学兄与学妹的关系,说实话,像宋思思这样格温柔又长得漂亮的女孩,喜欢她是正常的,但我对宋思思却是一点感的因素都没有。”

    “嗯。”方淑娟相信方圆讲的是真话,这也验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宋思思也是单相思。

    “但是今天,我从杨校长家出来,接到宋思思父亲的电话。”方圆决定还是不要把完全的实告诉方淑娟,便把这件事的经过稍微变更了一下顺序,“他电话里的语气非常着急,告诉我思思失踪了,说打了上百遍电话她也不接,家里人都急死了。宋叔叔先问是不是在我这里,我说没有,他让我给宋思思打个电话,结果宋思思接了电话,告诉我她在一家咖啡屋里,想一个呆一晚上。我问她在哪个咖啡屋,她不说,只是说,如果我去她才告诉我,我只好说我去。她告诉我她在的那家咖啡屋,我立刻打电话告诉了宋思思的爸爸。我打了出租车向那里赶,宋思思的爸爸妈妈也开车向那里去。结果,我早到了5分钟,就坏了事了。”

    “怎么啦?”方淑娟早已心潮澎湃,但尽可能平静地问。她很担心方圆是不是和宋思思发生了关系,但一听只有5分钟,也就放了心。

    “到了咖啡屋的包间,宋思思一看到我,就扑了上来,抱着我,趴在肩膀上哭,然后呢,然后呢……”方圆觉得有点开不了口。

    “怎么啦?”方淑娟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然后她就吻了我,就在她的嘴唇靠上来的时候,包间的门来了,宋思思的爸爸妈妈正好进来了,全被他们看见了。”

    啊?方淑娟简直醋死了:自己心的男人,让别的女孩亲了,这还得了。她抬起头,正想质问一下方圆,却看到方圆也是一脸的痛苦,心顿时也平静了一些:毕竟,方圆不是主动的呀。

    “后来呢?”方淑娟问。

    “在回学校的路上,宋思思的爸爸让我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要我为宋思思负责。我什么都没干,况且也是不是我去亲宋思思,我负什么责呀!”方圆沮丧而无奈。

    方淑娟的心像是塞了一只雷管,“轰”的一声,炸了,碎了,乱了——危机深重,自己该怎样进行这一场保卫战?   <div>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