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方圆一直等到杨芳他们都不见了踪影,这才打开了手机,给宋思思去了一个电话。

    “思思,我是方圆。我从校长家出来了,准备回学校。”

    “师兄,不,方圆,你别回学校,我现在很想见你。”宋思思的态度很坚决,与她一贯柔婉的个很不相符。

    “明天我们就会见面了嘛!思思,明天一上班,我就到你办公室去,好不好?”方圆心里还真是这样想的,毕竟三位信息技术教师在准备这节省课的过程中,出了不少的力,也为课最后的拿奖立下汗马功劳,当面谢谢三个人是完全应该的。

    “方圆,你一定要来见我,我现在一个人在咖啡屋,我害怕。”宋思思态度并未改变,“你要是不来,我还不敢回家;你要是不来,我今天晚上就在咖啡屋呆一晚上。”

    “你怎么去了咖啡屋?哪个咖啡屋?”方圆不仅有些担心起来。这个社会,坏人很多,尤其像宋思思这样漂亮的女孩,一个人晚上在外面漂,很容易被坏人盯上的。

    “我在明宇咖啡,就是在青岛路南侧的那一个。”

    “我给你爸爸打个电话,思思,让你爸爸去接你回家。”方圆已经把宋大成的手机号码输入到手机里,很容易找到的。

    “你别给我爸爸打电话,打了电话,要是你不来的话,我怎么也不会回去。”

    “思思,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女孩呀!”

    “我以前是怎样的女孩?方圆,难道在你心里,我仅仅是你的学妹吗?你也仅仅是我的学兄吗?难道,难道在你心里,我的安危,我的喜悲,一切都无足轻重吗?”

    方圆一时语噎:是啊,像宋思思这样好的女孩,漂亮、温柔、善良、媚、可,怎能不惹一个具有正常感的男孩的怜?而自己为什么这样对她?是她对自己不好吗?她对自己可是真好啊,而且好得不一般;而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冷冰冰地推给她的爸爸?是心中的道德感在作怪。自己的心里已经接受了方淑娟,从当代法律规定的一夫一妻,和大众伦理倡导的不能脚踏多只船在让自己逃避宋思思对自己的好,甚至于自己不敢过分接近宋思思,还担心这绯闻影响了自己发展的脚步。方圆问自己:如果法律许自己像阿拉伯人一样娶四个老婆,宋思思会不会成为自己的伴侣,这毫无疑问是肯定的——能娶到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也是一个男人修来的福气。但现在,自己不能,真地不能。方圆心有千千结,无法自解开。想到自己对宋思思的拒绝是在不停地伤害着宋思思,方圆心如刀绞。

    “方圆,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真地要给我爸爸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宋思思的啜泣声,“方圆,你打吧,不用管我了,反正你心里从来就没有关心过我,而我的全部心思……”电话那边已经泣不成声。

    “思思,别哭,不是师兄不关心你,只是……”方圆觉得无法说出口,最表面的理由当然是自己要选择方淑娟的话,从道德、法律等各个方面都不许再有一个女孩同时进入自己的感生活,而实际上,方圆不得不承认:为了发展,自己不能够陷入感的漩涡,更不能有桃色的绯闻,不然,再有能力,只要被贯以“生活作风不正派”一条,什么发展机遇也不会光临自己的大门。

    “呜呜……”电话里是宋思思伤心绝的啼哭,方圆的心终于软了下来,他柔声说道:“思思,别哭,我打个出租,十分钟我就赶到。”

    方圆想到,作为宋大成的独生女儿,估计宋大成和朱蕊现在大概也急得发疯,于是找到宋大成的电话号码,拨通了电话:“宋叔叔,你好。”

    “你是谁?我正忙着,有事明天再说。”电话的那一头很不耐烦,估计是心不好。方圆心想,女儿找不到了,心怎么能好?

    “宋叔叔,我是方圆。”

    “哦,方圆,什么事?我正忙着。”听说是方圆,宋大成耐着子让自己尽可能平和下来。

    “我刚刚给思思打了一个电话,思思现在在明宇咖啡屋,一个人呢!”

    “哦,你确定吗?我和你阿姨已经找了她好久了,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都急死我了。明宇咖啡在哪个地方?”

    “在青岛路上。宋叔叔,我也正在往那里赶,过一会儿我们就能会合了。”

    “好,不说了,我和思思的妈妈尽快往那里赶。谢谢你呀,方圆,思思从来不离家出走,这是长这么大第一次,可把我和她妈妈吓坏了。你要是先到的话,就多安慰安慰她,不要换地方,等我们到了,再接他回来。”

    找到了女儿,宋大成的思路马上恢复了清晰与冷静,说起话来也像一个总经理一样,一条一条,说得很清楚。

    “好的,宋叔叔,我现在已经在出租车上了。”

    “这个思思,我和她妈妈给她打了上百个电话的呀!”

    “不说了,宋叔叔。”

    “好,一会儿见。”

    坐在出租车里,方圆忽然心声感慨:女人的眼泪厉害呀!只要有了眼泪,好么铁石心肠的人也能被软化。这一淌浑水真不应该过来踩呀,踩不好,后面的麻烦会不断呢!正想着,方圆的右眼眼皮叭叭地跳着,揉了几下,还是不管用。呵,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不知道有什么不好的事在等着自己呢!

    方圆正在七上八下地胡乱想着,明宇咖啡到了。付了钱,进了咖啡屋,这昏暗的灯光让方圆几乎看不清各个座位上的人的脸。方圆想走过去挨个查看,又怕打扰了恋人独处的美妙境界,别再让人揍一顿。他来到吧台,对服务员说:“麻烦请问一下,有一个独自在这里喝咖啡的女孩吗?”

    “有啊,好几个,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有好几个?”方圆大吃一惊,敢还真有单女孩在这里一个人喝咖啡呢!方圆想了想,又问:“不知道咱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发现一个坐在座位上低声哭泣的女孩?”

    吧台的服务员于是就用很失望、很气愤、很奇怪地眼神盯着方圆,让方圆的心里一阵发毛。

    “我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那个女孩是你的女朋友吧,你看看你,在福中不知福,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你怎么把人家气的?”

    嘿,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服务员数落一通。方圆有些无奈,也不想解释更多,就脸上挂着笑容,亲切地说:“服务员,麻烦您带我去找找她吧。”

    服务员没再说什么,带着方圆,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小包间,推开了门,说:“先生,请进吧。”

    方圆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沙发上抽泣的宋思思。

    “思思,我来了。”方圆心里有些激动,他压抑了一下,平静地说。

    见到了方圆,宋思思的脸上显出诧异的神,接着就是挂着眼泪的笑脸,这不正是自己心中的期盼吗?

    腾地一下,宋思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喊了一声:“方圆!”,一下子扑到了方圆的怀里,让方圆大吃一惊。

    宋思思用两只胳膊紧紧地箍住方圆的脖子,体紧紧地贴着方圆的前,把头靠了方圆的肩膀,喜极而泣,呜咽的声音让方圆实在不忍心把宋思思推开。

    很快,方圆就感到自己穿着衬衫的左肩已经湿透,因为宋思思已经把衬衫靠近左肩的部分当作了接水池、擦眼布。

    “思思,我们坐下聊聊吧。”

    “不,就这样最好。”宋思思撅起小嘴,“我要惩罚你,狠狠地惩罚你!”

    “好,你怎么惩罚我都行!”方圆心想,怎么着也得先把宋思思哄住才行啊!一会儿宋大成和朱蕊要来了,看见宋思思和自己紧紧拥抱,那一定会产生新的误会。

    “我就这样惩罚你!”宋思思的眼神里飘过一丝狡黠,她微微地踮起脚尖,把自己的嘴唇靠上了方圆的双唇。一刹那间,方圆的脑子一片空白。

    正在这时,包间的门开了,门口站着服务员,还有宋大成和朱蕊。   <div>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