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回到宿舍,张军强已经睡得如同死猪,还打着均匀的呼噜,嘴角还不时地“吧唧吧唧”嘴,似乎正在睡梦中吃着什么美味佳肴。

    方圆想想自己,心想:其实人生也就这么回事,怎么活还不是一样的活,像张军强得过且过,也一样过得滋滋润润,何苦像自己这样力争上游呢?

    方圆不想洗脸了,胡乱把衣服一脱一扔,躺在被窝里就沉沉睡去,劳累了一天了,此刻真是感到骨头像是散了架子,不知什么时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人一直在喊他:“方圆,方圆!”这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很熟悉,方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方圆,起啦。”方圆的耳朵被扯疼了,他使劲地睁开眼,发现眼前已经完全亮了。上仍然十分地乏,特别特别地希望自己能再睡一个上午。他看着眼前有一个人在晃,仔细地看去,正是张军强。方圆的意识立刻完全清醒了,哦,是天亮了,该起了。

    “几点了,军强?”

    “6点50了。”

    “啊?”方圆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就把贴的衣服衣裤穿好。昨天的西服是不能穿了,方圆想起那上面的泪水虽然干了,却一定会了盐渍,于是拆开围帘,想从下的箱子里找出一件衣服。

    “军强!我的衣服全都丢了,军强,我们宿舍被贼偷了!”方圆大声地喊。

    “大清晨吆喝什么,怕人家听不见你嗓门大是吧。”张军强很不耐烦。

    “大哥,咱屋被人偷了,我能不大声吗?”方圆很诧异张军强的冷静,自己的衣服全丢了,他却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

    “你出门到晾衣绳去看看,别大惊小怪的。”

    方圆奔出了门,拐了一个小弯,就看到集体的晾衣绳上,自己那些待洗的衣服,包括袜子和内裤,都已经整整齐齐地挂在绳上。方圆走过去摸了摸,已经基本上晾干了。

    方圆立刻明白了,这是方淑娟趁自己不在宿舍的时候,把衣服拿出来洗晾的。想想她昨天上了那么多的课,批了那么多的作业,该有多么累,却再利用晚上时间再给自己洗了一大盆衣服,然后再和自己一起去备课,这里面饱含着方淑娟对自己多么执著、多么深厚的啊!方圆很感动,觉得鼻子里有一点酸。他注意到,这洗的衣服里,还有内裤,这可不是一般的勇气,要知道,自己并没有确定跟她做恋人。

    方圆转回宿舍,呆呆地坐在边,一声不吭。

    “咦,你也不问问,是谁洗的你的衣服。就这么坐着,练**呢!”张军强看着方圆,十分不解。

    “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军强,你忙吧。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课的事。”

    张军强出门了,方圆一个人坐在边,心神不宁。方淑娟上了自己,宋思思也上了自己,瞧那意思,孔双华好像也上了自己,这课的准备受了影响呢。怎么办?怎样化不利为有利,怎样让自己在这期间安心备课,而不让感牵扯和分神?等上完了课,再过来理顺与这三个女孩的关系,或者一个也不谈,或者从中择一最适合自己的,那个时候,怎么样都行。

    “当……当……当。”方圆正想着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门口想起了敲门声。

    “请进。”

    进来的方淑娟,她注意到了方圆的憔悴,走近了,关切地问:“方圆,是不是昨天太累了?是不是昨天没有睡好?你没有什么事吧,要不,我请假陪你去医院看看?”

    全是暖人心的话,秀脸上是一脸的关切与焦虑,方圆也站了起来,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方淑娟的一只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目不转睛地望着方淑娟,很诚恳地说:“淑娟,你昨天那么累,还帮我洗了那么多的衣服,还帮我备课,我就那么值得你这样做吗?”

    “值!我愿意为我所的人做一切事。”

    “淑娟,后面这十几天,我的衣服你就不要洗了,我自己来洗。”

    “为什么,是嫌我洗得不干净吗?”

    “不是。你教三个班,当班主任,还得批作业,工作太辛苦了,我怎么忍心雪上加霜呢!况且,当我看见了晾衣绳上的内裤里,我的心里特别感动,也特别不是滋味,那不是一个女孩为同事、为普通朋友做的事啊!”

    “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洗的,是不是张军强说的?”

    “不是,他还奇怪为什么我也不问问他这衣服是谁洗的,我一猜就知道是你洗的。”

    “方圆,你不是重事业吗?你不是要求发展吗?出一节省课,机会多么难得,全市1万5千多初中教师有几个人一生中能有这样的机会?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珍惜,在省课比赛中成绩靠后,那你的心里该有多么大的遗憾!这些小事,不用你*心了,我有办法,让周围的人不知道是我为你洗衣服,也能让张军强闭上嘴。方圆,你专心准备课,生活中的琐事在这20天里什么也不要管,好不好?”

    方圆感激地点了点头。

    “淑娟,我发现你非常懂我的心思,谢谢你。有一点小事,我想跟你,跟孔双华,跟宋思思都会说清楚,在这次准备课期间,我和你们之间的任何人都不谈感上的事。淑娟,你知道吗?当一下子有多个女孩同时上自己的时候,我的心绪相当的乱,它已经影响到我对课的准备了。我跟你没有避讳孔双华、宋思思可能喜欢我,是因为我清楚你的理智。我对她们没有什么,但现在,我不能接受你们三人中任何一个人的感。”

    “我支持你,方圆,你的决定是对的。”方淑娟抽出了一直放在方圆掌心的手,“我该进教室了,得管管学生、收收作业了。你再准备一会儿课吧,上午的课因为我有课,我就不去听了,下午的课,就是昨天中午在餐厅备的课,我可一定要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方圆的脸红了,原来自己刚才一起握着方淑娟的手呢!

    方淑娟高兴地出了门,自己的手第一次被自己心的人握了这么久,那种甜蜜的感觉很幸福。“淑娟,我发现你非常懂我的心思,谢谢你”这方圆的话一遍一遍地方淑娟的耳畔响起。后来,在三个班上课的时候,每当学生的回答与自己预设的思考相当一致的时候,方淑娟对学生的肯定也变成了“很好,你的回答非常对老师的心思”这句话,方淑娟也奇怪这变化。这是后话。

    送方淑娟出门不久,又有敲门声响起。这次进来的是宋思思。她低着头,羞红着脸,走到方圆的前面,坐在张军强的边。

    “方圆师兄,昨天我……我……我不是故意的,那是我一时不自。”

    方圆望着眼前这清秀美丽的姑娘,看着她的拘谨和羞涩,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怜。方圆清楚,这好像不是的那种,而是接近是父亲对可小女儿的那种感觉,但具体是不是,也说不太清楚。

    “你没有做错什么,思思。”

    “我觉得我很笨呢,连个课件都做不好。”

    “思思你很聪明呢,你才毕业两年,经验还需要积累,以后一定会做得很棒的。”方圆安慰着思思,心里却在问自己:这样的女孩,适合自己吗?

    “方圆师兄,我爸爸对你的印象很好,他说你很正派,一看就是那种有文化、有能力、有规矩的人,他说想请你到我家去坐客。”

    不是去坐客,是去相女婿的吧。方圆心里暗暗笑。他委婉说:“思思,你也知道,最近我一直忙着准备课,真没有时间去。等比赛结束了,我再去拜访你爸爸,好不好?”

    “好,师兄你说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那我走啦!”宋思思站起,就要出门了。

    “等等,思思,昨天晚上你辛苦了,谢谢你。”

    “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宋思思的笑容特别地可

    “思思,师兄有几句话今天必须跟你说清楚。”

    “你说,说什么我都听。”

    “你知道,现在是准备省课的关键时刻,我必须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到准备里,不能因为感的事分神分心。所以,你要答应我,在这20天,再也不能发生像昨天晚上那样的事,因为你这样做,让我的心乱如麻绳,不能专心备课了。”

    “有那么严重吗?”宋思思有点好奇地问。

    “当然有。思思,你不希望师兄在省课比赛中拿个倒数第一名回来吧。”

    “当然,我希望你拿冠军回来。”

    “那好,师兄相信你能够保持分寸,不再出现不自况,对不对?”

    “好吧,为了师兄出课取得好成绩,我听师兄的。”宋思思又把小嘴撅了起来。临出门的时候,宋思思回过头说:“方圆师兄,下午我可要调节课,去听你上课,我要看看课件做得怎么样。”

    送走了宋思思,方圆看看表,已经7点半了。得抓紧时间吃点饭了。他撕开一包方便面,放进饭盒里,正准备倒水,忽然听到门口一声喝:“不准吃方便面!”

    孔双华推门就冲了进来,她的手里大包小包三、四个。

    “董主任说让我监督你的营养,吃方便面可在我这里过不了关。方便面这东西最没有影响,在你准备课的关键时刻,怎能吃这个东西凑数?”

    孔双华把几个包放在桌上,从一个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盒,打开后,气还在往上冒呢。

    “双华,你不是班主任吗?怎么不去班?”

    “我刚刚从班里过来,也安排好了以后过来的。”孔双华不等方圆说什么,又从包里取出勺和筷子,都是用餐巾纸包裹着的。

    “方圆,这是荷包鸡蛋,我妈妈说,在用脑特别多的时候,吃个鸡蛋黄最好了。这是香菇片,我妈妈说,香菇呢能够排除胆固醇,疏通血管,特别有利于防止心理压力过大时心血管、脑血管出问题,这片呢,就是增加人体所需的蛋白质。”孔双华又掀开了多层饭盒的第二层,“这是芹菜拌花生米,芹菜补铁,利于红血球加强对溶解氧的运输,能够帮助大脑运送更多的氧,有利于你上课精力充沛。这花生米的很好的植物脂肪提供物,这花生米的红皮也是补血佳品。这是味美可口的炸馒头片,我妈妈是用纯植物油炸的,全是不饱和脂肪酸。”

    孔双华一脸欢喜地望着方圆:“怎么样,营养够丰富吧,营养搭配得也很好吧。我妈妈这个主任医师没白当呢,她昨天为了你,忙了好一阵儿。”

    “其实我起得早,到食堂吃点就行了,怎么能麻烦你妈妈来做这件事!”

    “没事儿,我在家就是老大,爸爸妈妈就我一个宝贝女儿,宝贝女儿想做点什么事,那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儿。”孔双华一点也不在乎。

    “快吃吧,吃完了好去上课了。”既然摆上了,那就吃吧。方圆左手拿馒头片儿,右手夹菜,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真是好吃啊。一边吃,方圆还在听孔双华从别的包里一一介绍其他的东西:“这是枸杞汁,是我妈妈陪我到商场去买的。妈妈说这枸杞滋补肾,特别适合于像你这样每天要进行大量脑力劳动的人喝,能有效地消除疲劳、补充体力和精力。这是金丝脆枣,每天嚼几个,可以健脾提神。这是……”

    后面的话,方圆也没有听进去。呵,这饭真是好吃啊。

    “方圆,别吃这么快,要细嚼慢咽才能减轻胃肠负担。呵,你都吃上啦,真好!记住,每一顿饭都不准糊弄自己啊。”

    方圆这时站起来,凝视着孔双华的双眸。刚才她在耳边说的这个营养那个大补什么,道理应该全部就对,怎么自己听起来就觉得有点别扭呢?方圆思忖着,怎样说才能不伤害孔双华的心,同时也把自己刚才跟前两个女孩表达的相同意思说清楚。

    “双华,谢谢你的关心,谢谢你妈妈的关心。后面的饭就不要麻烦你妈妈了。你替我谢谢她老人家。”方圆作了一个揖。“双华,你的心意我全部明白,但在准备课的关键时刻,我不想被感所困扰,毕竟这会分神,会影响精力,会让自己不能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准备课上。”

    “我理解,我明白。方圆,这期间我不会约你出去玩,出去踩马路,更不会看电影。你去备你的课,有时间我也帮你备课,但在吃饭上,一定要听我的,我要保证你有足够的营养,去面对这劳心劳力的每一天。”孔双华这坚决的语气,不容方圆再说什么,“方圆,你赶紧准备准备,上课去吧。上午我有课,不能去了,下午的课,我一定去。”

    说完,收拾完东西,把几个包塞到方圆的下,拿着剩下的几个包出门了,只留下愣在当场的方圆。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