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徐浩瀚 书名:教育局长
    看着宋思思钻进了她爸爸开的轿车,方圆挥了挥手,转离去。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这才深深地感觉到疲倦正在全蔓延——真是该休息了。

    方圆一边向宿舍走,一边扭扭腰,舒展舒展胳膊和腿,放松一下疲惫的体。忽然,他停下脚步。他觉得自己应该把第四篇课文的教案初稿写出来,这样明天直接给董梅、孔双华看,就能早点修改后交给计算机老师,这样就能避免晚上单独与宋思思相处了。今晚宋思思倒在自己的怀里“嘤嘤”哭泣的突然,以及后来那个烈的拥抱,还有那句“我永远不会忘记今晚”的话语,让方圆心微微有些乱。当一个年轻貌美、温润柔软的子躺在自己的怀里,说自己一点不动心,那是假的。

    孔双华、方淑娟、宋思思,或许还有其他女老师,如果他们一齐对自己表示好感,我该怎么办?“唉!”方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思绪漫无边际的铺展开——孔双华,高知家庭,家庭书香氛围一定浓郁,与自己理想中的境界应该相似;方淑娟,与自己一样,单大学生,如果做自己的妻子,应该是个好参谋、好帮手,但她的心思有时让自己有些害怕,说不清为什么;宋思思,清纯可媚动人,她爸爸穿着打扮像个高层次人士……方圆的脑子越来越乱。他跺跺脚,咬着牙告诉自己:“方圆,无论外面有多少女孩喜欢你,现在的你的精力就应该全部用在出公开课方面。自己不是说了吗?一是至少要做到副校长再找妻子,二是不找女教师,难道自己都忘记了吗?”

    说了这些话,方圆的心平静了许多。他来到了初二语文办公室,开了门,开了灯,又打开了电脑。

    方圆插入U盘,打开下午在信息技术办公室整理的第四篇课文的思路,按照教案的格式“啪啪”地敲起键盘来。

    才写了大约5分钟,就听到敲门的声音。方圆站起,方淑娟已经推门进来,站在他的面前。

    原来,当方淑娟洗完所有的衣服,两位舍友还没有回来。她又把张军强叫出来,把洗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晾好后,她觉得自己更疲倦了。张军强说,方圆还没有回来呢?方淑娟睡意全消,她决定去看看方圆,帮忙也好,“检查”也好,都是为了确保方圆不能被其他女孩抢走!“方圆是我的”这个想法在方淑娟的心里越来越坚定,她决心不惜用任何方法、任何手段,都要让自己成为方圆的妻子,如果不成的话,就鱼死网破,谁也别想过好!方淑娟直觉上感到孔双华将是自己最有实力的竞争对手,讲家庭,自己的父母是农民,肯定不如大学教授父亲、主任医师母亲的孔双华,那可是一个书香家庭。她了解方圆追求进步的强烈愿望,也清楚如果未来岳父岳母家能否给予很大的支持,也会进入方圆的考虑范围,而自己能给方圆什么支持,除了洗洗衣服,还能做些什么?方淑娟觉得自己在各方面都不如孔双华,自卑与仇视的绪同时在心底涌起。

    方淑娟从自己的零食包里拿出了两包饼干,走出宿舍,来到*场。信息技术办公室的方向一片黑暗,回过头,初二语文教师办公室灯光明亮。方淑娟的心里有些安慰,嗯,就算是今天晚上是宋思思与方圆一起做课件,那也是公事公办,做完了课件,方圆就继续忙自己的课去了。

    “淑娟,你怎么来了?”

    “我看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知道你在这时辛苦备课呢。所有我带了两包饼干,给你充充饥,然后看看我是不是能帮上你点儿忙?”

    “谢谢淑娟!你白天工作已经很辛苦了,这么晚了,还不休息,让我怎么能再麻烦你呢!”

    “方圆,我愿意这样做,特别是愿意为你这样做。苦点累点,没有什么。”

    这直白的话语还用再说什么呢?傻子都能听明白的话,方圆当然更懂。方圆说:“淑娟,我很感谢你的帮助。等我出完课回来,我一定请你吃个饭,同时还要送你一个礼物,礼物的内容由你选,不过要在我的经济承受范围内呀!”

    方圆确实觉得欠了方淑娟很多人,作为朋友,也应该请她吃个饭,送个礼物,他哪里想到,这个礼物后来成为方淑娟用来对付孔双华的工具!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你现在在忙什么呢?”

    “我在写第四篇课文的教案。”方圆回答。

    “不是后天才讲第四篇吗?”

    “是啊,明天要试讲两篇课文,上课、评课、修改课,哪里有时间再写教案,而如果教案在中午之前不能送到计算机老师那里,辅助教学用的课件根本在下班前做不出来。要不,今天晚上我还和宋思思加班到那么晚。所以,我想,今天晚上我就把三、四篇的教案全部整理好,明天给董主任过过目,修改以后马上可以制作课件了。”

    “你说得很对。”方淑娟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方圆,她忽然想起了张军强,这两个人一对比,方圆简直就是玉中麒麟王,张军强就是屎中屎壳螂。方淑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呢?”

    “我想起了张军强,笑什么,不告诉你。”方淑娟笑容灿烂,在灯光下也是妩媚动人,但这妩媚里不乏英气、智慧、冷静和成熟。方圆一下子联想到了美国的希拉里?克林顿,想起了英国的切丽?布莱尔,于是脱口而出。

    “你不觉得我像这两个女人很好吗?都是丈夫的得力帮手,都为丈夫的成功做了许多有益的事。我将来会成为丈夫的得力助手,那我就是旺夫的女人呀。”方淑娟没有想到方圆会这样想她,但随机应变的她马上想到,方圆重事业、重发展,在选择妻子方面肯定也会考虑妻子能不能做参谋的问题,于是歪着脖子,笑呵呵地问他。

    “这……”方圆一下子被问住了,他心里想:好厉害的方淑娟啊,她怎么知道自己在选择未来妻子的时候,肯定会考虑旺夫的因素。像她这样智慧型的女孩,也有她的可之处。这是方圆第一次感觉方淑娟的上,有一种他所渴望得到的东西。

    “淑娟,考虑妻子,那是我过几年以后的事,现在我不会考虑的,不管是不是有许多人要追我,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回答:我的确会考虑这个女孩如果做的妻子会不会旺夫,会不会与我互帮互助、共同进步。跟你说话,我可以很坦率,因为你很聪明,你清楚我把工作、发展、事业放在了非常重要的位置上。”

    “我理解你,也非常支持你。”方淑娟说,“我们抓紧时间备课吧,明天你还要试讲,我们争取11点半前完成,好不好?”

    两个人开始并排坐在,一边研究课文,一边把教学的思路敲进电脑,哪里体现什么教学方法,哪里需要用课件,哪里需要用什么样的导语等。方圆越发感觉,方淑娟的确比一般的女孩更有逻辑,一步一步,记得很清,有时需要倒回去找到一个细节挑毛病时,方淑娟总是一下子说出这个细节在教案的那个部分。

    很快,教案就准备出来了,看看时间,才11点7分。方圆笑着说:“有你这个女诸葛帮忙,果然高效率。我说,如果这篇课文你来上,一定上得比我好。”

    “不见得。方圆,我是很佩服你的,你的头脑、你的上进不用说了,我特别欣赏你不是在随遇而安地面对人生,而是用心、用智慧在规划自己的人生!再退一步,假如学校安排我和别人竞争这个出课机会的话,我绝对不会放弃,而且有信心获胜,但我不与你争,我理解事业在你心中的位置,在你的面前,我会做一个小女人。”方淑娟的话打动了方圆的心,这个让自己或多或少有点害怕的女孩呀,你是让我欢喜让我忧!

    方淑娟盯着方圆,很满意自己的回答。她自己,自己要赢得方圆的钟,必须用智慧与孔双华竞争,比家庭、比背景、比支持,自己根本不会是孔双华的对手。忽然,她看到了方圆的左肩,那里湿了一大片,颜色明显比周围颜色深。

    方淑娟伸出手,摸了摸那颜色深的地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方圆清楚方淑娟为什么不再高兴,他觉得,在方淑娟这样智慧型的女孩面前,掩饰与解释并没有太多的作用,毕竟这样的女孩会自己分析问题。他坦然地说:“这是宋思思的眼泪。”

    “这眼泪为什么会跑到你的肩上?”

    “我们在做课件的时候,就是像现在我们俩这个样子坐着。中间遇到了一个课件的问题,她半个多小时也没有解决出来,心里急,就呜呜地哭起来。她突然转趴到我肩上,我又不忍心马上推开她,就让她哭了一会儿,到停止哭声的时候才把她推开的。事就是这样,没有很复杂的节。”

    方淑娟相信方圆说的是真的,但想到宋思思扑在方圆的怀里,一直在那个自己梦寐以求都想枕、都想靠的怀抱,心里的酸意还是忍不住泛上来。方淑娟清楚,如果自己表现得很酸,那么方圆是不会喜欢的。

    她笑了笑:“呵,方圆,你成了采花大盗楚留香了,这肩膀上可是罪证确凿啊!”

    “我知道你能理解是怎么回事,所以也无需跟你多说什么,对不对,智慧女神?”

    “嗯,不过你这件衣服我明天一定要给你洗了,我可不能让罪证继续留在上面,影响我们方圆同志的伟大形象啊!”虽然这样说,但方淑娟还是把宋思思列入到竞争对手的行列。

重要声明:小说《教育局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