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害的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成大事者,便要不择手段,这是姑母教给我的道理啊!”韦秀茹很是不服气,她也知晓这种手段见不得光,可却是最立竿见影的办法了,“我也想以垂怜之态博他回心转意,可是他哪里肯给我这样的机会!自我被他休弃之后卧病在(床chuáng),他何曾有过只言片语的关切?既然郎心似铁,我便只能用些手段((逼bī)bī)迫他接我回沈府,有错吗?”

    “错了,简直是大错特错了!”韦太后恨铁不成钢,气喘吁吁的训斥道。

    “姑母莫要气坏了(身shēn)子。”皇后帮太后顺气,柔声宽慰道,“想来阿姐也是一时糊涂,若不是沈云初那丫头忽然冲出来阻挠,想来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也由不得沈将军想如何了,所以阿姐打伤她也是(情qíng)理之中的吧。”

    明着替她求(情qíng),实则故意提及沈云初险些被她扼死一事,韦秀茹默默横了她一眼,“用不着你假好心,你要是不冲出来放她走,事(情qíng)会到如今这种田地吗?”只要她除掉沈云初,沈府就无人敢再阻止她入主。

    “糊涂啊!”韦太后失望地看了她一眼,“纵使你耍手段,((逼bī)bī)迫他重新立你为妻,他也不会真心实意地接受你,更不会真心实意地帮我们韦家。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伤了沈云初。”

    韦秀茹早就后悔了,她即便再想要沈云初的命,也必须装出慈母的摸样,这样才有可能打动沈光庭,可沈云初极其不屑地说出那样一番话,她就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情qíng)绪。

    “如今你后悔也无用,那孩子必定是故意激你的,只怪你自己沉不住气!”太后叹一口气,缓声道,“哀家慎重想了想,他已然不是十五年前无权无势的举人,而是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云州又是我们梁王朝的门户,乃是重中之重,哀家不能再以权压人了,所以这件事不许你再插手!”

    皇后点头,“虽说当初是姑母助他,遣给他最充沛的粮草补给与最勇猛的士兵,他这才立下战功,但是仅是不同往(日rì),我们只能拉拢不能强((逼bī)bī),若沈将军还念及姑母当年的恩德,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

    “你说来听听。”太后疲惫地揉揉太阳(穴xué)。

    皇后帮她轻轻揉着太阳(穴xué),轻声建议道,“云颜才刚刚及笄,沈家四位(娇jiāo)(娇jiāo)皆未婚配,沈老夫人又是体弱多病的,沈府不可没有主事之人,所以臣妾倒是可以做媒,从我们韦家的旁支中择一位(性xìng)(情qíng)温婉的给他做继室,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想来沈将军不会拒绝。”

    “姑母!”韦秀茹眼中闪过一丝杀气,抱住太后的裙裾哀呼道,“秀茹有生之年,不许他与别的女子欢好恩(爱ài),不(允yǔn)许啊,若是要我眼睁睁看着他再娶生子,姑母你不如杀了我!”

    皇后看了眼匍匐在地上的韦秀茹,假意劝道,“阿姐你何必如此执拗,颜娘在沈府被沈云初欺负,还不是因为无人撑腰?若是新夫人是从韦家出来的,必定会偏袒她,她的(日rì)子也好过啊!”

    “若是不想她被人欺负,接到我(身shēn)边不就好了?何曾需要让他另娶?”韦氏气急,明知道皇后故意如此,可是碍于彼此的(身shēn)份,她不敢太放肆。

    “好了!”太后抬手制止,不想再听她们吵嚷,“这件事(情qíng)就交给皇后去办,哀家乏了,也该回宫去歇息了。你们且去宴会上讨杯酒也就散了吧。”

    讨杯酒,不过是替沈云颜撑面子,扶不起来的阿斗也是要扶的,谁让韦家没有女儿,谁让太后看中沈云颜呢,而沈云颜分明就是内定的皇后人选,韦家的将来怕是要依靠这个阿斗来维系呢,皇后心里明白这点,若不然她也不会由着韦氏在她面前得意。

    服侍太后乘上凤撵,皇后忽然附耳过去嘀咕几句,太后皱眉道,“你当真?”

    皇后笑道,“三阿妹与我最是亲厚,这种女儿家的心思,她从不与旁人说,我却是知晓的。且她在天山这许多年,为何单单这时候赶回来了?”

    太后点点头,“那就由着你安排吧,最好今(日rì)趁着人多,早点定下来。”

    “儿臣谨遵太后懿旨!”皇后笑意盈盈。

    她回头看着韦秀茹挑衅一笑,这些年她与韦秀茹早就水火不容,她虽然贵为皇后,但是在太后面前,她永远是不被受宠的那个,韦秀茹要的东西,她从来得不到,可是这次她终于赢的扬眉吐气,“姑母的意思是,让我撮合三阿妹与沈光庭,阿姐意下如何呢?”

    “你!”韦秀茹眼神孤傲却又灰败,“你这口气憋在心里二十年了,如今终于吐出来了,可是我不好过,你就痛快了?”

    “不错!”皇后坦诚道,“二十年前我们姐妹同时谈婚论嫁,你明明比我还要年长些,姑母却疼宠你偏(爱ài)你,她将我嫁给陛下,要我深陷深宫之中,为了我们家族的繁盛与荣誉而战,而你却得以嫁给如意郎君,恩(爱ài)幸福着,凭什么?只因为我是庶出的,你是嫡出的,她就如此偏心吗?”

    “可你如今贵为一国之母,时时事事都将我踩在脚下,你还不知足吗?”韦氏的(情qíng)绪也很激动,“二十年前我们姐妹喜欢上同一人,我也不曾用下作的手段赢你,我翘首企盼等了五年,才得以嫁给他,你却一句话就挑拨了我们的夫妻关系,我生下云颜不足两个月,他就自请戍守云州,你害我至此,竟还不满意吗?”

    “那我这些年这宫里面生不如死,不是你害的吗?”皇后低声怨恨道,“每每到寒冷深夜,我孤枕一人之时,我总在想,若是当初奉旨进宫为后的那人是你,会怎样?你打小便与陛下更亲厚些,想来他与你纵使无(情qíng)(爱ài),也不会薄待了你的,毕竟你们本就是长辈们看好的一对。后来你执意要嫁给沈光庭,迫不得已才让我替你完成了家族联姻,你敢说我这一生的不幸不是你害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