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要父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你胳膊肘往外拐了么?”沈云初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轻轻将扇子移开,“我昨(日rì)收到醉吟先生一封信,得知了一些小秘密,好似我们的目标(挺tǐng)相似的,是不是?想来陛下将长安城赏给我,别有深意,你说呢?”

    韦庄忽的轻笑,将胳膊搭在她肩上做亲密状,“那他可有告诉你,你若是不嫁给萧九,就得嫁给我呢?”

    沈云初尚未来得及推开韦庄,就觉得被谁的一束目光刺得浑(身shēn)不舒服,她本能看过去,是荀阳!

    四目相对,一瞬而已。

    荀阳好似并没有看到她,几乎没有停顿便转开了目光,风轻云淡,淡成一种可有可无的淡漠,他扶着荀老王妃,跟众宾客客气地寒暄着,旁边是他父亲湘王以及山(阴yīn)公主和安康郡主,其乐融融又极尊贵的一家人,很快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打招呼。

    荀阳常年深居简出,就连陛下召见,他都有特权拒绝,更别提谁家宴会了,所以他的出现,几乎让整个沈府都沸腾起来,尤其此刻在花园里闲聊的(娇jiāo)(娇jiāo)们,看着不远处那抹青色的(身shēn)影,顿时两眼冒红心,交头接耳暧昧地笑着。甚至有些胆子大的(娇jiāo)(娇jiāo),借着跟湘王府女眷打招呼的机会,使劲往荀阳跟前凑。

    沈云初被荀阳那道默然的目光激得心中刺痛,很想有骨气地不去看他,可是眼睛却不听使唤,像是被人黏在荀阳(身shēn)上,看他依旧是一袭青色的长袍,峨冠博带,淡雅风流,看他那飘逸的袖角与长发,将他衬得格外遗世独立,好似从天上踩着云朵而来。

    好有数(日rì)不曾见过他,也不曾得到他的只言片语,再见面才知道相思有多苦,只是对方好似(挺tǐng)享受万花丛中过的感觉,对于层层涌过来的温香软玉,他难得一见的温润笑着。

    沈云初气得想跺脚!

    “小初初,你若是再发花痴,再怨念,你的父亲可就是我姑母的囊中之物了,也不知我表妹准备的药粉药力如何,但是我倒是给她准备了足够的量。”韦庄懒洋洋道。

    沈云初这才想起有要事要做,急匆匆地扯着韦庄的袖角往隐蔽的地方走,“那你还不赶紧带我去,想来你也不愿意看到我父亲以及他(身shēn)后的云州势力,被韦家拉拢到一条船上。”

    而不远处温文儒雅的荀阳,眼角的余光扫到沈云初牵着韦庄的袖角,眸中翻涌出浓浓的墨色,韦庄似乎感受到他的不悦与杀气,忽然趁着沈云初不注意,回头与荀阳对视一眼,眼中的得意与挑衅都让荀阳想发飙。

    话说沈云初跟着韦庄来到锦绣阁,因为太后与皇后在此处休憩的缘故,侍卫防卫滴水不漏,若是没有韦庄,她这个主人家都进不来的。

    穿过回廊,就见韦氏与她的贴(身shēn)侍女,扶着沈光庭要去厢房休息,沈光庭魁梧的(身shēn)躯,好似很乏力般倚在韦氏(身shēn)上,脑袋更少姿态亲昵地钻在韦氏怀中,沈云初暗道不好,也顾不得礼节不礼节,慌不择路地跳过去,挡在他们面前,问道:“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韦氏没料到沈云初会忽然跳出来,有些心虚地吓了一跳,定神片刻才冷声道,“没看你父亲醉酒,还不让开,让我将他扶到屋中去休息。”

    沈云初冷眼扫过韦氏的贴(身shēn)侍女躲闪的目光,以及失去意识的沈光庭,最后她森冷地看向韦氏道,“将我父亲交给我就好,此处是锦绣阁,如今又有太后与皇后在此处休息,我父亲(身shēn)为外臣,实在不宜在此处多留,我扶他回自己的院子。”

    她伸手去扶沈光庭,但是韦氏哪里肯将人交给他,冲那侍女使个眼色,那侍女拦住沈云初的胳膊,沈云初挣扎,这才发现这位侍女是个深藏不露的内功高手,她竟然动不了分毫。

    韦氏得意扬眉,睥睨道,“有两宫娘娘以及本郡主在,哪里轮到你指手画脚!”

    “放手!”沈云初挣扎着将手抽出来,揉揉发青的手腕冷笑道,“男女授受不亲,父亲既然已经休妻,便再与你无半分干系,还望你自重!”

    “放肆!”韦氏冷声斥责她,“沈云初你不要不识好人心,我乃是高阳郡主,你个小小的城主也敢在我面前撒野?”

    “见过郡主!”沈云初规规矩矩行了礼,然后理直气壮道,“我来找自己的父亲,天经地义,就是闹到太后娘娘跟前,她也不能阻挡我不见自己的父亲吧?还请郡主将我父亲交还,否则我便去叨扰太后娘娘了。”她就敢笃定,下药这样下三滥的手段,肯定是瞒着太后娘娘的,就算是太后默认的,太后也不敢当着她的面承认的,所以她才敢这样说。

    韦氏压下内心的怒火,尽量平和道,“你父亲的院子离此处最远,需要经过花园,你若是强行扶他回去,岂不是要全京都的人都看到你父亲醉酒的丑态?他怎生出你这般居心叵测的不孝女?”

    “孝与不孝,都与你无关,你早就不是我的母亲,再管我们沈府的家事,岂不是多管闲事?”沈云初咬牙切齿地说着“母亲”二字,其中的羞辱之意特别明显,见韦氏气得要吐血的样子,她心中暗爽,“更何况此处距离我的梧桐苑很近,我将父亲扶到那里以后,(情qíng)太医过去诊治一番,看看父亲究竟喝了几坛子酒,竟然给醉倒了!”

    韦氏心中一虚,“你分明不安好心,何必狡辩!”她转眼看到旁边站着的韦庄,冷笑一声,“沈家大娘居然还好意思教育我要男女授受不亲,你与我的侄儿还不是青天白(日rì)朗朗乾坤就厮混在一处?”

    韦庄摊开手,无害地笑笑,“姑母,您怕是搞错了,我是来探望太后娘娘的,而她是来找寻沈将军的,其实这是你们沈家的家务事,我就不方便插手了,我先走一步。”

    沈云初看着比兔子蹿得还快的韦庄,眯了眯眼,知道靠谁也靠不住,可她又打不过这为内功深厚的侍女,“你若是不肯让我将父亲带走,我这就去请太医过来诊治,想来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会好看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