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毒计策(8.14第一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你的要求不过分,按照惯例我们将军府的确应该选三个媵妾,可是沈家不比那些累世大族,我父亲是靠赫赫军功才有今天的地位,你若是非要媵妾,我大可以从同宗的乡下选,为何偏偏是沈云初?是你(爱ài)上她了还是你故意刁难我不想认下我腹中的骨(肉ròu)?你明知道父亲最宠她,怎会同意让她做我的媵妾?在父亲心里,只怕我该给沈云初伏低做小才对!”沈云颜语速极快地说完这段话,捂着(胸xiōng)口喘气,提起父亲与沈云初,她怨恨交加!

    萧铭丝毫不为所动,在他心里,沈云颜就该如同梦里梦到的沈云初那般无私奉献,只要他提出来的要求,不管难不难办,他的妻子都要想尽办法替他实现,“这是你们沈府的家务事,我这个外人无权过问,总是我娶谁都该有三个媵妾,你也不能例外,否则我岂不是要被天下人耻笑?”

    “你(爱ài)上她了对不对?”沈云颜简直要气急败坏,声音颤抖着问他,虽然她能感觉出来萧铭待她不如以前,但是她仍然不愿意相信,见萧铭不否认,她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想要谁都可以,就是不能想要沈云初这个((贱jiàn)jiàn)人!”

    “我(爱ài)的人永远是你,颜娘,但是你若是不能将我看的比你自己重几分,你又能多(爱ài)我呢?”萧铭语气淡漠,却又理直气壮,“该失望的人是我才对,我对你如何你不是不知道,我为了你置她的生死名节于不顾,我冒着得罪你父亲的危险与她取消婚约,我为你做出那么多如今不过就是想要个妾,你就这般诋毁我你的(情qíng)意!你明知道如果沈云初跟了我,那么你父亲的云州军与临江王府都不得不站在我这边,甚至于湘王府都会支持我,你怎能冤枉我(爱ài)上了别人?”

    沈云颜被他说得瞠目结舌,她被他的话折服了,想张开嘴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萧铭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你走吧,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听到他绝(情qíng)的话,知道他真生气了,沈云颜慌了神,急忙扯住他,“你什么意思你说明白些,你究竟要不要我腹中的骨(肉ròu)?”

    “颜娘!”萧铭掰开她的手,背对着她,声音听起来无比失望与哀伤,好似被沈云颜伤了心,“现在我想静一静,我怕我一伤心就说出不该说的话伤害了善良的你,所以你回去吧,我们都冷静冷静,你若是想明白我们要的是怎样的将来,你再来找我。”

    “我不用想了!”沈云颜被他淡漠又哀伤的气息征服了,不仅没有离开,反正从背后抱住他,“我还要你,我不能没有你,我腹中的骨(肉ròu)也不能没有你,对不起,我不该质疑你对我的(情qíng)意,只是一提到沈云初,我就控制不住我的恨意,我现在这么惨,都是她害的,我母亲也是被她气病的,还有我如今被百姓们喊打,声名尽毁,也都是拜她所赐,所以我怎能不恨她?别说是与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就是多看她一眼我都恨得浑(身shēn)疼,可是若是为了你,为了你能登上自己想要的位置,我可以忍,你转过来看看我,我为了你什么都可以的,你相信我!”

    萧铭(禁jìn)不住她软磨硬泡,只好转过(身shēn)来,做出一副感激的摸样,“颜娘,我就知道,我全心全意(爱ài)你,你必然会反过来不顾一切(爱ài)我的,只是我舍不得你为了受苦受累,其实没关系的,我这个方法两全其美,你若是当真不喜欢你大姐姐,等我娶她进了门,她是妾,你是妻,还不是由着你这个当家主母收拾她吗?”

    沈云颜主动靠进他怀里,好似要找个支撑点,“四郎,依着我与她现在的处境,让她伏低做小怕是不容易,若是她提出要做妻子,而我只能做你的侧妃或是平妻,你说我该不该答应她呢?”

    “颜娘,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我的嫡妻,不管你的名分是正妃还是侧妃,我都只当你是我的妻,你这般聪明,怎就想不通呢,不管妻妾,进了晋王府的门,还不是由我说了算?你担心这些做什么,还是多吃点多睡觉为我们将来的子嗣保重(身shēn)体。”萧铭说话间,伸手抚上她平坦的小腹,“一想到你这里竟然有了我的骨(肉ròu),我就无比开心无比快乐!”

    “真的吗?”沈云颜终于破涕为笑,方才的担忧也都不见了,“只是我舅父我母亲必然不会让我屈居沈云初这个((贱jiàn)jiàn)人之下的,我倒是有个办法,能让她做妾而我做妻,只是需要(殿diàn)下你配合才行!”

    “什么办法?”萧铭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喜怒莫测地开口询问。

    沈云颜从他怀中抬起头来,犹豫道,“我若是将这个方法说出来,你不许觉得我心肠狠毒,我这么打算,都是为了我们能够有个美好的将来。”

    萧铭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很快就消失,他与沈云颜越是熟识,就越发现她并不像她表现出来那般仁善柔弱,甚至有次他亲眼看到她教训自己的丫头,那小丫头的胳膊被她拧青紫遍布,他那时候便对沈云颜产生了想法,或许她不是最(娇jiāo)柔善良的大家闺秀,而是装的比别人家的(娇jiāo)(娇jiāo)更柔软更仁善而已。但是此时此刻,萧铭只能柔声宽慰她,“我怎么会觉得我的颜娘心肠歹毒呢,在我心中颜娘是最仁善最可(爱ài)最美丽的女子。”

    沈云颜听到甜言蜜语,好似吃了个定心丸,将(胸xiōng)中那个歹毒 的计划娓娓道来,“古人都说聘为妻,奔则为妾,若是在她的封赏宴会上,她自己主动献(身shēn)给晋王(殿diàn)下,又被众人当场发现,那么她的闺誉也算尽毁了,到时候除了嫁给(殿diàn)下,没有人肯要她,(殿diàn)下就可以趁机提出条件了,要娶我为妻,纳她为妾,父亲为了维护她,一定会答应的,还会对你百般感恩!”

    “这个主意听起来不错!”萧铭嘴上如此说着,但是心底却对沈云颜产生一种浓浓的厌恶之(情qíng)。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