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竞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虽然荀阳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然而沈云初却捕捉到了,心中不(禁jìn)疑惑,谁的本事如此之大,能让素来温润淡雅的荀阳产生攻击力,她不由得顺着荀阳的目光看过去。

    萧九依旧是一袭雪白的宽袍,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身shēn)上,手中的圣旨明黄,有些耀眼,沈云初也不知怎的,檀中(穴xué)处一阵(骚sāo)动,好似沉寂了多年的回忆破闸而出,她竟然觉得萧九(身shēn)上有种魔力,吸引她(禁jìn)不住想靠近,“阿九——”

    “谁教给你去别人家不经过通报就可以闯进来?”荀阳忽然出声打断沈云初的话,不动声色地往前挪动了一小步,挡住了他们隔空交汇的眼神。

    沈云初越发诧异,今天的荀阳太不对劲,方才还好好的,只在萧九出现之后才变得不对劲,虽然从表面看不出什么,可她明显能感觉到荀阳心中的恐慌感。

    而萧九只是表(情qíng)无辜地笑笑,晃了晃手中的圣旨,“我不过是代替别人来跑腿的,我来送陛下封赏阿初长安城主的圣旨,如今京已经恢复了昔(日rì)的欣欣向荣,陛下感念阿初的良策,特地亲笔写了圣旨,我便主动请缨来跑腿,我本是好心,只是貌似先生不怎么欢迎我,可是阿九哪里惹先生不悦了?”

    萧九本就漂亮,黑黑的眼睛眨着很容易惹人垂怜,沈云初又是许久没见他,如今听他委屈的语气,顿时扯了扯荀阳的袖子,“阿九又不是外人,你莫要如此严苛。”

    荀阳脸色顿时冷下来,“既然陛下要册封,皇后娘娘又有懿旨要沈府举办册封宴会,你还是早些会沈府去,现在就去收拾东西。”

    说完以后没有理会沈云初,而是优雅地冲萧九点点头,“你随我来。”

    看着他们的背影,沈云初总觉的,大半个月没见萧九,他似乎瞬间年长了好多岁,尤其是此时此刻与荀阳走在去一起,同样的淡雅沉稳,同样的气度雅致,她捂住自己躁动的檀中(穴xué),英气的眉骨拧起来,她怎会突然对萧九很有感觉了?

    “红烟,那次我睡了十个时辰,中间可有人曾给我把脉或者问诊?”沈云初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qíng)瞒着她。

    “那次(娇jiāo)(娇jiāo)睡了很久,怎么唤也唤不醒,少师便喊来药伯给(娇jiāo)(娇jiāo)诊脉,具体说了什么,奴却不得而知。”红烟想了想,补充道,“少师大人特意嘱托我们不准对(娇jiāo)(娇jiāo)说,只是吩咐药伯每三天炖条墨鱼,膳食也都是药伯特意烹制的。”

    “那你怎么不早说?”沈云初目光顿时凌厉起来,“你们俩是醉吟先生遣过来照顾我的,我才是你们的主子,何时你们都听了荀阳话?”

    红烟没料到沈云初会忽然翻脸,“(娇jiāo)(娇jiāo)息怒,药伯吩咐过,您的病症要戒躁戒怒,都是奴的错,奴原以为少师瞒着(娇jiāo)(娇jiāo)必然不会害了(娇jiāo)(娇jiāo),这才疏忽了的。”

    碧雾则小心翼翼地看了沈云初一眼,“(娇jiāo)(娇jiāo)幼时跟在醉吟先生(身shēn)边,熟识各类药草,奴私心想着,不论药伯的膳食中用了那些药草,是治疗哪些症状的,(娇jiāo)(娇jiāo)都会猜出来的,所以这才没有顾虑周全。”

    沈云初就是这样的人,当初对待翠丫翠丫也是如此,经过前世惨死的经历,她打心底不信任任何人,不管是荀阳或者是萧九,她都没有百分百的信任过,没有得到过就不会害怕失去,她要掌控自己(身shēn)边的局势,只有手握乾坤才不怕败北,所以一旦发现(身shēn)边人最忠诚的主子不再是自己,她会变得暴躁又凌厉。

    全(身shēn)的刺都竖起来,武装自己。

    “你们现在就去厨房,找找药伯用过的药渣,不管是什么蛛丝马迹,统统给我带回来,记住,这件事(情qíng)要瞒着少师府的人。”沈云初很快你就冷静下来,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局势判断,她倒是要看看,荀阳瞒着她给她吃了什么药草。

    而那边荀阳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停下里,冷冷地瞪视着萧九,“你究竟想做什么?”

    萧九早就不是在沈云初面前无害的孩童模样,冷漠地与荀阳对视,“我究竟想做什么,先生应该很清楚,否则泰山崩玉面而脸色不变的先生,怎会如此焦躁如此沉不住气?”

    “萧凤安,阿初不喜欢你,而你也不适合她,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手?”荀阳看着眼前这位比自己年轻比自己朝气的少年,神色如同冬(日rì)的冷芒,刺得人心底不舒服,但是语气里却有些无可奈何。

    “我只是想要公平,与她有婚约的是我,能给她幸福的也是我,真正自私,真正该放手的人是你才对。”萧九不满地申诉,“纵使你是我最崇敬的人,我也不能放弃我的最(爱ài)。”

    荀阳忽的笑了,有些风轻云淡的样子,“你想要公平?”

    “没错!”萧九被他的风轻云淡激怒了,“阿初喜欢小孩子,你心知肚明,纵使你能瞒得了一时,你能瞒得住一世吗?你总会有一天知道是你欺骗了她,剥夺了她做母亲的唯一机会,你以为到时候她还会想跟你在一起吗?”

    “男女(情qíng)(爱ài)里,哪里有公平呢!”荀阳叹息一声,“我(身shēn)为你的长辈,教给你最后一堂课,(情qíng)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说的公平根本就不存在,若是想要公平,为何那只相思蛊不是在我的体内,而是在你体内呢?”

    “这都是天意,不管你信不信,男女之(情qíng)也是要讲究先来后到的,我与她最先遇见,在荒郊野岭之中,我一眼便认出她,我与她青梅竹马五年,这是你永远都替代不的,若不是你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法,如今她大抵已经是我的妻子。”

    “你的妻子?”荀阳不由得嗤笑道,“你如今尚未及冠,谈成亲未免太早了!若说先来后到的话,早在她出生的时候,我便惦记着她了,岂不是比你早了十年?”

    萧九气红了脸,年龄问题是他的弱势,且无法更改,可他就是不服气不甘心,也顾不得理会荀阳为何会早了十年,怒道,“我要公平,否则我缠她一辈子!”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