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韦太后应该是整个大梁王朝最难以泯灭的痛,好比汉朝的吕太后,垂帘听政,屠杀先帝子嗣,大力封韦家的子侄为王为候,以至于外戚专权跋扈,等到明帝亲政以后才渐渐收回皇权,又寻了许多错处,借着撤异(性xìng)王的机会,撤了韦家的封荫。

    但是封爵没有,权势还在。

    在帝都,使人闻风丧胆的不是萧姓人而是韦家人,所以纵使尊贵如晋王与秦王,见到韦庄也会礼让三分。况且如今内有韦太后与韦皇后,外有韦相代表的外戚势力,处处掣肘,以至于当年没有能力护住自己最心(爱ài)的妻儿。

    这一直是明帝内心深处最痛的伤疤。

    他励精图治这许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rì)能将外戚势力连根拔起,留给儿子一个最容易治理的江山。他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再纵容外戚,养成第二个韦家,这也是明帝之所以不愿意让萧九娶沈云初做嫡妻的原因之一。

    萧九好似看穿明帝心中所想,适时进言道,“父亲可曾想过,若是儿子娶了韦庄的妹妹做嫡妻,但是儿子的长子却出自于沈家(娇jiāo)(娇jiāo),韦家会怎样?若是韦家动手,沈将军以及云州军那里又岂会善罢甘休?到时候朝廷内部争斗不已,齐王朝与突厥又是虎视眈眈,东岛国那边也是沈将军的势力,我们梁王朝岂不是会因为后宫之争掀起血雨腥风?”

    明帝叹息,“说来说去,你不过就是想娶沈家(娇jiāo)(娇jiāo)做嫡妻,可她是个有谋略的,若是全心全意辅佐与你,为父自然不该阻止,可你也知晓她如今与荀少师两(情qíng)相悦,你若是强行娶了她,她心中若是怨恨你,对你痛下杀手,你能硬下心肠还手吗?”

    “她不会对我狠下杀手的。”萧九很笃定,“我与她青梅竹马长大,我在她心里的位置,算不上第一,但是也绝对不会轻过荀少师。”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丫头已经拒绝过你了,你却不死心,凤安啊,强扭的瓜不甜,你纵使用手段娶了她,用孩子(诱yòu)惑她,她的心就会返回到你(身shēn)上了么?男女(情qíng)(爱ài)要两(情qíng)相悦才最甜蜜,你这样委曲求全,为父心疼你。”明帝此时此刻完全就是个跟自己儿子谈心的父亲,哪里还是朝堂是叱咤风云睥睨天下的帝王,“凤安,你还小,你不是荀少师的对手,纵使你仗着有婚约在(身shēn),他也有一千种办法让你娶不成,你又何必为了不(爱ài)你的女子,得罪了我留给你的栋梁?”

    五年前荀阳去云州,本就是奉了明帝的密旨,教导九皇子萧刻,可以算是九皇子萧刻最早的羽翼之一,将来萧刻即位,荀阳便是拥立之功,足以做宰辅,辅导萧刻,君臣同心,便可使梁王朝长治久安。

    这都是明帝为萧九做的久远打算。

    萧九看自己的父亲,劝说自己半天,还是不准备赐婚,索(性xìng)冷了脸,“我也不让您为难,您现在不赐婚就算了,但是您不能再拆我后台,我要为自己再争取吧一次。”

    连父亲都不喊了,这就是他的好儿子!

    明帝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就这样的出息,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人家沈家(娇jiāo)(娇jiāo)也就是只能当他是阿弟,“你是我的儿子,我怎会不偏(爱ài)你,你可知我为何封她做长安城主?”

    “为什么?”萧九顿时来了精神,但凡跟沈云初沾边的事(情qíng),他都想知道。

    明帝宠溺地看着他,答道,“很久之前的长安城是离族聚居生活的地方,你母妃与沈云初的娘亲都是离族的后裔,我将长安城封给她,便是将长安城的财富与人才都封赏给她,那里出过多少骁勇善战的名将,你自己回去翻着史书数数,况且,这也是让她替她娘亲翻盘的机会,若是她想让她娘亲重新拿回沈家嫡妻的位置,便要替当年的离族翻案,我也可以趁机给她个赏赐。”

    明帝说道这里看了他一眼,剩下的话都在那个眼神中,那是父亲的慈(爱ài)与柔(情qíng)。

    萧九顿时明白了,低声喃喃道,“父亲这是变相地替母亲伸冤吗?”

    只要不触碰到萧九的母妃,韦太后与韦皇后看在沈将军与荀阳的面子上,也会卖给沈云初个面子,卖给她个虚假的名分,可这也相当于放松了警惕,让萧九替他母妃翻案有了可趁之机与先例。

    “这还要看那丫头能做到什么份上了。”明帝的眼神突然变得意味深长,“只要她能把自己变成沈府的嫡长女,朕便成全了你的小儿女心思。”

    “父皇可要说话算话!”萧九顿时大喜,眼中的笑意遮都遮不住,缓了半晌,“那父皇要保重龙体,孩儿去忙救灾的事(情qíng)了,孩儿一定会竭尽全力,让京都数(日rì)之内焕然一新。”

    “嗯,去吧。”明帝闻言笑着点点头,慈(爱ài)地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然后他走到内(殿diàn),对着墙上的美人画像叹息,“阿夕,我们的儿子如今也出落得(身shēn)姿(挺tǐng)拔,他真的长大了,跟我也用上攻心之计了,他今天终于啃唤我声父亲,你不知道我当时多高兴。只是他却是个痴(情qíng)种,他对(爱ài)(情qíng)比我忠贞,我感到甚是欣慰,可我的(身shēn)子骨却是一(日rì)不如一(日rì),咳咳……”

    萧九此时此刻可谓是信心满满,他总是以为,有了明帝的支持,有了相思蛊的牵绊,有了孕育孩子的(诱yòu)惑,沈云初绝对是他的,却不知道荀阳这是千年的老狐狸,怎会容许这些意外的发生。

    少师府中,荀阳与沈云初并肩走着,偶然有书童经过,跟他们行礼,荀阳总是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但是那些书童还是看出,自家主子此时此刻心(情qíng)不错,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依旧是那副淡雅疏离的模样,但是自家主子的眼睛比平(日rì)里亮了许多。

    “你看,这几(日rì)天气转暖,鸟语花香的,想来有先生统筹帷幄,京都用不了几(日rì)就能恢复成往(日rì)繁荣的气象。”沈云初扭头晃脑地欣赏着沿途风景,经过一场灾难,也就少师府才会有如此雅致的风景吧,她的心(情qíng)跟着好起来,也就不计较荀阳悄悄牵过来的大手。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