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了血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应该是萧九怂恿着陛下赐婚,杜公公是将她看做了临江王府未来的女主人,甚至是梁国未来的皇后,所以才对她会出奇的恭敬!

    可是杜公公的表(情qíng),那就是十分笃定她会嫁给萧九似的,而陛下偏偏那那个时候又尝试(性xìng)地试探她,试图给她赐婚。沈云初脑子里蓦地想到昨夜她与父亲秉烛夜谈时候提到的蛊虫!

    那是一对相思蛊!

    沈云初的后背顿时被冷汗浸湿了,她抬眼看前面还在替自己整理衣袍的荀阳,眼睛艰涩几乎要流泪,“先生,若是阿初以后当真嫁给先生,且无法替先生绵延子嗣,先生是不是要休妻再重娶呢?”

    荀阳墨色的眸子忽然一片动容,脸上浮出若无其事的笑意,摸着她的脑袋说道:“小乖乖,你又胡思乱想什么?我想娶的人是你,又不是你肚子里的子子孙孙。”

    “可我若是不能生育,我若是怀不上我们的孩子,你不会嫌弃我吗?荀阳,我在认真地问你,你必须认真地回答我!”沈云初忽然扯住荀阳的袖角,固执地找他索要个答案,“林太医也曾经说过的,我天生体寒,又被韦氏算计着服用了很长时间的苦离子,我不易受孕,你确定你不会嫌弃我吗?”

    荀阳蓦地粲然一笑,“阿初,你可嫌弃我不能让你受孕?很久之前太医也说我不易使女子受孕,这也是我这些年不娶妻的原因,你可嫌弃我?”

    沈云初心中“咯噔”一声,荀阳不易使女子受孕?

    真的假的?

    这些年可没有丝毫的流言啊!

    她盯着荀阳的表(情qíng),不放过他眼中的任何神色,却仍旧判断不出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荀阳这般神仙似的,若是没有孕育子嗣的能力,心里必然十分痛苦,好似一块最无暇的美玉被摔了丝缝隙,可她却自私地,宁愿相信荀阳说的话是真的,“我不嫌弃你!”

    “所以我们本就是天生一对,你为何还要忧愁?”荀阳淡雅笑笑,握住她的手,“你父亲,额,不,我未来的岳父大人还在书房等着,我们别让他老人家久等了。”

    沈云初只觉得心中的大石头落地了,并没有注意到荀阳眼中闪过的一丝愁绪,还有将她糊弄过去的放松,她捏着荀阳温润的大手晃了晃,俏皮地眨眼睛,“你方才可是吃醋了?我早就说过我只将阿九当做阿弟的,否则方才陛下试探问我,我便答应了他赐婚的提议,哪里还会轮到我低声下气地问你会不会嫌弃我……”

    说到这里,沈云初忽然捂嘴巴,若是荀阳也是体质很差,难以使女子受孕的话,她以后可不要再随便提这个话题了,“我们还是赶紧去找我父亲!”

    这世上最善变的就是女人心,荀阳觉得自己有能力对天下大势运筹帷幄,却不敢肯定自己能将沈云初的心思摸透,前一刻她还在为自己若是嫁给他,就失去做母亲的机会而闷闷不乐,下一瞬间就守得云开见月明,肯牵着他的手撒(娇jiāo)。

    当然,荀阳还没有猜对的一点是,萧九此刻并没有在沈府等待沈云初的到来,而是被明帝强迫(性xìng)地扣在宫里面。

    未央宫凌云(殿diàn)里面,父子两人最面红脖子粗地争执着,明帝气得短胡子都抖起来,“你这个逆子,老子还能害你不成,沈家(娇jiāo)(娇jiāo)太过聪慧,且她心中没有你,娶这样的女子在枕边,你夜里睡觉踏实吗?”

    “我踏实得恨!我相信阿初她永远不会害我的!她才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当初我在云州险些病死,若不是她悉心照料,若不是她体内的蛊召唤我体内的蛊,我早就被你的皇后与你的母亲害死了!”萧九也毫不示弱,将陈年旧事全部都抖出来,发泄似的狠狠瞪着自己的父亲。

    见明帝明显地怔了一下,露出了受伤的目光,他不仅没有闭嘴,反而越发恨声道,“你不赐婚,我不会怪你,可你不该偏帮着荀少师!你竟然会让她去少师府暂住,照料少师的生活起居,她是未出阁的(娇jiāo)(娇jiāo),你让她的名声置于何地?你不替我们赐婚也就算了,为何还要将她往别的男人怀里推?你这么做,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真的有当我是你儿子吗?你自己年轻的时候被父母棒打鸳鸯,不能跟自己心(爱ài)的女子厮守,也保不住我的(性xìng)命,难道你如今还要剥夺我唯一的幸福吗?我告诉你,这皇位我从来不喜欢,若不是因为阿初讨厌秦王与晋王,她没有办法了,否则我才不会为了劳什子皇位低声下气地来求你,我巴不得一辈子留在云州不回来!”

    “你这个……这个孽子!”名字气得手指颤抖,闭着眼睛深深呼着气,(胸xiōng)膛被自己最中意的儿子气得剧烈起伏,“你总算是说实话了,对吧?在你眼里,就不曾有过江山社稷,不曾有过萧家的列祖列宗,更不曾有过我这个父亲,你的眼里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女人,朕要你这样不成器的儿子作甚,你……给朕滚!”

    “滚就滚,你以为我愿意踏进皇宫的大门吗?”萧九甩袖,额头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漂亮的眉眼充斥着暴戾之气,“只是若我娶不到沈云初,我就谁都不娶,让我母亲绝了血脉,看你百年之后有什么面目见她!”

    “你竟敢威胁朕!”明帝抖着胡子咳嗽,“你这个混账,滚回来,朕让你滚走你就滚走,何时这般听话了?你说清楚,为什么你非她不娶?那丫头与你祖母一般强势又聪慧,你将来能镇住她吗?她究竟有什么好的?你可知道若是她将来手中握了大权,我们萧氏的子孙又是一场灭顶之灾?”

    “不是我非他不娶!”萧九一看明帝肯松口了,心头一喜返回来,冷着脸解释道,“您有所不知,我体内的蛊虫与她体内的蛊虫本就是天生一对,否则当年母妃也不会安排我去云州避难,那两只蛊虫相生相克,她能救我,也克制这我,除了她,无人能够替我诞下嫡长子,您能听明白吗?”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