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生相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沈云初光洁的额前隐隐浮现出一股红光,若是街边算卦看相的神棍见了,定然要说她近期印堂发红,该有喜事,然而林太医不是神棍,他试探(性xìng)地问道,“(娇jiāo)(娇jiāo),您今(日rì)可有不适之处?”

    沈云初近几(日rì)总有些犯懒,精力似乎不如从前,她只以为是自己太费心思的缘故,因为要设计沈云颜与韦氏,还要趁着百姓们受苦的时机,为自己网罗好救世主般的好名声,这样才能配得上荀阳,如今林太医骤然发问,定然是察觉了自己哪里不对劲。“近(日rì)来只觉得十分疲累,林太医为何有此问?”

    沈将军刚因为老夫人无事松了一口气,又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身shēn)体有痒,那颗心不由得再次悬起来,“劳烦林太医为小女把脉,仔细瞧瞧是否哪里出了问题?”又怕沈云初不答应似的,“阿初,若是有病及早发现及早诊治。”

    “父亲莫急,女儿应该无事的。”沈云初点头坐在桌边,请林太医把脉,林太医垫块薄薄的丝帕,皱着眉仔细切脉,过了良久才摇摇头道,“(娇jiāo)(娇jiāo)的(身shēn)体一直是老夫看顾的,之前把脉并未发现异样,如今再看,却是……这脉……倒是跟临江王府的小世子一般……怪异啊,不知醉吟先生可说过什么?”

    沈云初看了沈将军一眼,没有回答,反而冲林太医笑笑,状似无意地问道,“临江王府的小世子?他的(身shēn)体怎样怪异了?”

    林太医皱眉,“昨(日rì)临江王府的小世子(身shēn)体不适,老夫被陛下遣去瞧病,摸脉却又不十分明显,但是老夫敢笃定他的体内有只蛊虫。”

    沈云初心头一震,她的体内有只蛊,她是知(情qíng)的,却从来不知萧九的体内也有蛊虫,他与她在云州朝夕相处了五年,她竟然对此毫不知(情qíng)!不由得紧张地问道,“那蛊虫何时被人种进去的?他可是有生命危险?”

    林太医不着痕迹地看了沈光庭一眼,摇摇头道,“何时被人下蛊很难说,从脉象上也难摸出来。只是……”

    “只是什么?”沈云初迫不及待地问道,“林太医放心,我与他是熟识,你但说无妨。林太医本就是胆小怕事的,这件事又是临江王府世子爷的秘密,沈云初生怕他不敢说,因此主动坦诚她与萧九的关系之密切,想来林太医应该略有耳闻。

    林太医道,“他倒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他的体内曾经中过数种致命的毒,为了压制那些毒的毒(性xìng),这才被人种了蛊,所以这只蛊是良蛊,不仅不会害他,反而救了他的命。从他体内的毒来判断,蛊貌似是五年前被种下的。其实老夫也是偶然间在古老的医学典籍中见到过,竟然不知世间当真有这种蛊虫。”

    沈云初心中恍然明了了,“所以林太医方才切脉发现我的体内也有只同样的蛊,对么?”

    林太医点头,“不错,据老夫初步推测,(娇jiāo)(娇jiāo)近(日rì)来常常感到疲惫,这大概是(娇jiāo)(娇jiāo)体内的蛊虫与世子爷体内的蛊虫有什么关联,若是醉吟先生在就好了,他定然能够帮两位仔细诊治。”

    沈光庭闻言脸色变了变,“以林太医所见,若是小女体内当真有只蛊虫的话,这两只蛊该有什么关系呢?”

    “相生相克!”林太医只说了这四个字便起(身shēn)告辞道,“太后娘娘还等着老夫前去复命呢,太后娘娘挂念着沈老夫人,沈将军圣眷正浓,羡煞旁人啊。”

    沈光庭随意应付了几句便遣管家将人送出去了,他则不着急进内室看老夫人,而是令人将书房四宝摆到小桌子上,提笔写了封休书,然后带着沈云初进了内室。

    当然,进内室之前发话道,“去看看韦氏醒了没,若是醒来了,将这封休书给她,沈家的东西想带走什么只管让她带走,只是以后再也不许她踏进沈府半步!”

    男人绝(情qíng),比谁都恨!

    只是若对象是韦氏,沈云初不仅不会同(情qíng),反倒像敲锣打鼓欢送韦氏滚蛋,她今(日rì)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让父亲出面将韦氏休弃赶走?

    但是沈光庭的亲笔休书,还是在沈府引起了轩然大波!

    尤其是三姨娘那里,老夫人转醒以后谁都不见,独独留了沈光庭与沈云初,人家祖孙三代那是天伦之乐,只是她被排斥在外心里哪里能爽快,好在韦氏被休弃了!

    她听说这消息之后,心中因为沈云初这个庶女受宠的怨气顿时散掉了,拉着沈云影欣喜道,“你父亲从前不似这般绝(情qíng),如今对韦氏终于下狠手了,我这些年的苦总算没有白受,如今沈府再也无人敢欺负娘亲了!”

    没说出来的话是,韦氏一走,只剩下她与四姨娘,四姨娘犯的错那是浸猪笼的死罪,所以沈府真正的女主人该是她了!如此想着,三姨娘忍不住掉下几滴泪来,嘴角扬着欣喜的笑意。

    “娘亲当心隔墙有耳!”沈云影低声提醒,然后掏出手帕来递给三姨娘擦眼泪,赶紧对沈云虹使眼色,让她将屋子里面的丫鬟婆子都遣了出去,只留下她们母子三人,她这才拉着三姨娘的手劝道,“娘亲难道看不清楚么?父亲原本并不打算当真休妻的,他是有所顾虑的,所以只是赶韦氏会娘家,并不曾写休书!后来大姐姐进去与父亲说了一番话之后,父亲才提笔写的休书,至于大姐姐究竟说了什么话,我们尚且不知(情qíng),但是那些话定然是让父亲死心了,对韦氏这些年的恩(情qíng)也都抹杀掉了,甚至是恨之入骨了,否则也不会说不准她再进沈府半步。所以娘亲纵使再觉得扬眉吐气,也不要与大姐姐为敌,大姐姐风头正盛啊!”

    沈云虹压下去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风头正盛又如何?那些祸国殃民的治灾策略不就是她想出来的?若是此事被捅出去,沈云颜与她都得完蛋,那么沈府的女儿不就只剩下我与你?如此,嫁入晋王府或者襄阳王府甚至是临江王府的人,可就是我们姐妹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