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离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不过是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沈云初自然也没能亲(身shēn)经历,但是当初定然在朝堂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他这个失去母妃庇佑的皇子,被那些手握重权的人欺凌,最后被迫背井离乡,她好似感受过那种被((逼bī)bī)无奈的心酸境地,同(情qíng)他并且疼(爱ài)他。

    萧九萧九见她听到要紧处,比自己当初还要紧张,还要难受,忍不住扬唇笑了笑,换了种轻松的语气,“后来的事(情qíng)便如你听到的传言那般,去齐王朝做质子的路上,韦家派遣了无数暗卫与影卫对我进行截杀,幸亏韦庄一路周旋,后来使了金蝉脱壳之计,安排我假死。那时候我已经厌弃了为了争夺权力尔虞我诈的生活,便躲入山野间,整(日rì)里与野兽为伍,觉得很是自在。”

    前世沈云初初见萧九时候,他满面尘垢,眸子却是极其明亮,宛如晨光微露时候的启明星,还有弱小少年优雅漂亮的下颚曲线,于是面对一个有着野兽攻击力的野人少年,她竟也给看的呆住了。

    沈云初想起来,不由得也跟着扬唇笑笑,牵起他的手,“阿九,幸亏我遇见了你,否则我那时候怕是会死在齐国细作手中了。”

    萧九摇头,“阿初,应该说幸亏我遇见了你,你不明白,若是没有你,我才是那个很快就会死的,我(情qíng)愿你不懂,只是因为我遇见了你,所以才会从山野之中走出来,所以才能活下来。”

    沈云初有些不明白他的意味深长,以为他借机又说些喜欢她之类的孩子话,转移话题道,“你方才说的离族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要讲给你听的。离族就是传说中位于齐梁之间的一个古老的原始部落,因为不常与外界联系,所以很是神秘。那里的人们勤劳善良,擅长养蛊,蛊是那个部落的神一般的存在,只是外界的人理解,只以为蛊是害人的。所以我母妃当年才会被当成蛊惑陛下祸害社稷的妖妃。而韦庄的娘亲与你的娘亲都来自离族。”

    萧九最后一句话炸在沈云初脑中,“嗡”的一声,半晌缓不过神来,她心中早就想过自己的娘亲很可能是临江王口中的离族之人,可是如今亲耳从萧九口中得知,她还是惊诧不已。

    她娘亲是那个神秘的离族之人,所以才会留给她那个带着篆体“离”字的玉佩,因为离族人的(身shēn)份,是不被外界认可的,所以才会入不了沈家的族谱。

    只是——

    “韦庄是韦家的嫡长子,怎会?”沈云初难以置信,韦丞相是当今太后的侄子,是皇后的兄长,那两宫娘娘又怎会(允yǔn)许他娶个惹人非议的异族女子做嫡妻?

    萧九也不知道该作何解释,“我只知道他的娘亲是离族女子,至于当初如何嫁给韦宰相做嫡妻的,我却是不了解。只是韦家如今的当家主母,也就是韦庄如今的母亲,并不是他的亲生娘亲,他的生母是难产而死,而他知道这个秘密却从来不说,还要假装不知(情qíng)。”

    沈云初早就知道韦庄纨绔子弟的样子都是装出来,那时候也没有多想,如今细细想来,大抵是为了避过韦家的耳目,不得已才装成不堪大任的纨绔二世祖。

    “我们的玉佩有什么秘密么?”沈云初最关心的问题自然是他们之间是否有婚约,按照孟妈妈的说法,她与萧九是有婚约的,她不愿意承认,即使真的有,那也终究是要解除的。

    “你早就知道的事(情qíng),只是你不信而已,可是阿初,不管你信不信,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与荀少师不合适,你与我才是天生一对的,所以你打算继续扔下去我去喜欢他吗?”萧九定定地看着她,不肯放过任何的表(情qíng)。

    沈云初不敢与他对视,“阿九,对不起。”

    萧九眸中钝痛,”阿初,我才是那个应该被你喜欢的人,你可知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能喜欢我?”

    沈云初扭过头,虽然觉得说那些拒绝的话很残忍,却不得不一遍一遍地重复着,“我已经喜欢荀阳了,我就不能再喜欢你,这样对你们都不公平,我只能将你当做阿弟,你若是接受不了,你若是见不得我将你当做阿弟,我以后都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好不好?”

    萧九哀极而笑,“阿初,你真是狠心,你明知道我做不到的,你若是躲着我,我生不如死,算了,我们先不说儿女私(情qíng),我且问你,(身shēn)为离族之人,若是离族有难你帮不帮?”

    “当然帮!”沈云初心中涌过一股奇异的感觉,答案基本上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她心中涌出一种宏愿,“不仅如此,我还要帮我娘亲正名,帮你母妃正名,帮我们离族正名。”

    萧九眼中闪过丝势在必得,沈云初恍然以为自己看过了,待她眨眨眼再去看他,他早就恢复了孩子般天真的表(情qíng),“你且记住你在我母妃的宫(殿diàn)中答应过的话,阿初,你当记着!”

    这时候外面忽然出来侍卫喧闹的声音,“抓刺客,抓刺客,碧美人遇刺了!”

    萧九眸色一冷,那眸光冷得好似淬了毒的剑锋,他一边警惕地观察着外面的形势,一边对沈云初道,“我先送你出宫,今(日rì)宫中怕是不会太平了。”

    沈云初听到由远及近的喧闹声,浑(身shēn)跟着戒备起来,“碧美人就是与太子有私(情qíng)的那位妃嫔吧?是谁杀的她?应该不是太子吧?”

    “为何不是太子?”萧九漫不经心地反问她,眼睛已经是观察着外面的(情qíng)形。

    沈云初实话实说,“我觉得太子与那位碧美人说话时候,很是温柔,他对那位碧美人大抵是有(情qíng)意的。”

    萧九突然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我有没有告诉过你,那位碧美人与母妃长得有八分相似?”

    沈云初无比惊诧,她忽的想起初次见到太子萧昂时候,萧昂对她那恨之入骨却又(爱ài)恨纠葛的模样,心中想到什么,难以置信地捂住自己的嘴。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