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自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原来是临江王府的世子,早就听说他长得比荀少师还要好看,今(日rì)一见果然如此,他这几(日rì)倒是常常来宫里,我们宫里的小宫女们各个患了相思,不过话说回来,这也说明人家圣眷正浓,若是我们能得了世子爷的宠幸,便能飞出宫去做个王府的小妾,那样也算飞上枝头脱离苦海了。”

    “想不到世子爷竟是如此风流的男子,等不及将人带回去便在这里**上了。我昨(日rì)瞧着世子爷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如此风流的美少年,说不定还是个处儿呢,那宫女真是命好啊!”

    “是啊,只可惜那(骚sāo)蹄子被世子爷的衣服给遮住了,否则我倒想看看她是怎样的倾国倾城,才能将如此好看的世子爷给勾了去。只可恨那((贱jiàn)jiàn)蹄子下手倒是比我们早,也不知是她哪个宫里的,千万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揭了她那张((贱jiàn)jiàn)皮。”

    萧九漂亮的凤目中凛然一道杀气,直直地刺过去,那几位宫女隔着层层假山也感觉到那股森寒的杀气,顿时噤声缩了缩脖子,然后悄悄溜走了。

    沈云初本就羞恼,听到那两位宫女的话,心中越发恼了,冷声道,“你放开我吧。”

    萧九低头看她,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臊的,她的小脸憋得通红,使得原本晶莹的肌肤染了一曾烟霞,越发地(娇jiāo)艳迷人。

    尤其是她今(日rì)的打扮,(娇jiāo)嫩喜人,好似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让他终于有个他比她年龄大比她成熟,该好好保护她而不是被她照顾的感觉,不由得心思一动,体内的男子气息被激得瞬间爆发,不仅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搂抱得更紧了,大手强势地捏着她的下巴,让她的嘴巴稍稍朝他翘起来,然后薄唇亲了上去。

    沈云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攻个措手不及,眼睛瞪得大大的,无辜又(娇jiāo)弱,待反应过来,小拳头凿他的(胸xiōng)膛,“呜呜”地反抗着,萧九却趁势将舌头钻了进去,他舌头追逐嬉戏着她的,时而狠狠地(吮shǔn)她的丁香小蛇,沈云初被他攻击地毫无招架之力,越来越无力,最后全(身shēn)软成一团烂泥,浑(身shēn)无力地倚在假山的石块上,(娇jiāo)俏的小鼻子努力地吸着气,与他的气息混在一处,一双眸子愤怒地谴责着萧九。

    萧九放开她的唇,直接吻上她的脖颈,温(热rè)的唇在纤长雪白的脖颈处(吮shǔn)着,故意错开了她被烫伤的那边,沿着她脖间粉嫩光滑的肌肤一路而下,然后直接咬上她精致的锁骨。

    沈云初耐不住疼痛,(娇jiāo)吟一声,攒足了力气推他,但是那力度落在他的(胸xiōng)前,更像(欲yù)拒还迎的力度,萧九的呼吸蓦地粗重起来,他低声哼了出来,似乎是很急切地,将她软的恨不能瘫在地上的腿挂到自己的胳膊上,另一只大手却伸进沈云初的襦裙之中,顺着滑腻的大腿蜿蜒而上,攀上她的(臀tún)部。

    沈云初害怕死了,“萧凤安,你自重!”

    她的声音原本是恨声恨气的,如今却像是浸了(春chūn)水一般,听起来极其无力,媚到极致,萧九的动作顿了一下,漂亮的凤眸中闪过愉悦的光泽,牵着住她的袖角欣喜地说道,“阿初,我已经成长到可以保护你的程度了,阿初你看我如今已经长大了,我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去,你也要喜欢我好不好,好不好?”

    沈云初趁机后退一步,看着眼前天真欣喜的少年,心中有些恍然,好似方才的亲(热rè)都是一场意外,他如此单纯无害对她笑,牵着她的袖角像个孩子讨要糖果一般,告诉她他长大了,长大到可以保护她了,长大到懂得讨要她的喜欢了。她心中复杂,暗想他终究只是个小孩子,才会口口声声说自己长大了。

    但是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荀阳,必须与他说清楚,断了他这些错误的念头,正色道,“阿九,我早就与你说过了,我喜欢的人是荀少师。”

    萧九漂亮的脸蛋顿时惨白,他定定地看着沈云初,往前挪了一小步,沈云初急忙后退,却是退不可退撞在假山突起的棱角上,痛得她(禁jìn)不住闷哼一声,萧九脸色白了又白,却终于与她保持了一定距离,抿着唇忧伤地看她,“阿初,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就因为我比你小么?可是我不过比你小三个月而已,且我如今已经长大了,阿初,你不能不喜欢我?”

    沈云初呼吸一滞,眼角的余光瞥见晕厥的红衣女子,对萧九道,“还是办正事要紧,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否则太子(殿diàn)下一定会找过来的。”

    萧九冷笑,“他如今怕是忙的焦头烂额了,哪有心思找你算账,不过我都听你的。”说话间,他重新拎起地上那位晕倒的宫女。

    沈云初暗自舒了一口气,先一步走出去,穿过无数条蜿蜒曲折的幽深小径,路上遇见过几拨宫女与侍卫,都被他们轻巧地避开了,然后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一处破败的宫(殿diàn)处。

    萧九蹙眉打量着这处宫(殿diàn),“这里安全么?”

    沈云初点头,“这里曾经住过一位极宠一时的妃子,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宠妃被处死,这处便彻底给废弃了,只是陛下却将此处给封了起来,因此此处无人敢来。”

    萧九眼波深沉,定定地看着她,“阿初真会知晓这里无人敢来?看阿初这一路走来,好似对宫中极其熟悉的样子。”

    沈云初前世曾经见过那位宠妃一面,这回不过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心中有种隐约说不清楚的力量,叫嚣着要她来此处看看,她便借着需要找个隐秘之地审问那宫女的想法,来了这里,只是昔(日rì)雕梁画栋都结了蜘蛛网,层层的垂幔破败不堪,蒙上厚厚的灰。

    她自然不能对萧九说前世今生,只是看到晕厥的宫女睫毛颤了颤,料定她已经醒过来,只不过在装晕,不知是想逃避惩罚,还是想探听跟更多的消息,沈云初想着她故意带她去撞破萧昂与明帝嫔妃的(奸jiān)(情qíng),置她于死地,突然就对她恨了起来,一脚踩住那宫女的小手,冷声道,“是谁指使你来加害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