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不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她心中幽幽探出一口气,在某些人眼中,庶女的就不该被当人对待,庶出的就该像府中的奴仆般夹着尾巴任打任骂(热rè)欺负,稍稍有所反抗就是不知好歹,她脸上却温婉笑笑,好似听不出太后的言外之意,“尔玉公主尚未及笄,还是个小孩子,做事(情qíng)难免任(性xìng),只图一时快活,不计较后果,想来待她长到阿初这个年纪,便知道有所收敛了。”

    沈云初这话丝毫不谦逊,太后贬低尔玉公主那是为了打压庶出的,为了打压她,她却顺着话头往下说,便是对公主不敬,但是这话本就是韦太后先说起的,她想治沈云初的罪,竟然无话可说,顿了半晌才道,“初娘竟是个通透的。”

    “谢太后娘娘夸赞,母亲也那般夸赞过阿初,因此母亲病了之后才将沈府托给阿初治理,幸亏阿初勤奋,倒也不曾辜负了母亲的好意。”沈云初对着太后温婉笑笑,眼睛里亮晶晶的充满骄傲,好似是(禁jìn)不住长辈夸赞的小孩子。

    韦太后意味深长地笑笑,“倒也未必,若是你当真将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的,你的药里面也不会被人做了手脚。”

    沈云初无辜眨眼,“太后娘娘,母亲方才不是为此事已经认过粗了么?只是太后娘娘还训斥母亲了呢,只是不知道寻常人家嫡母毒害庶女,是不是也这般只是随口训斥几句呢。”

    韦太后目光森寒,“大胆!”

    沈云初等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与韦太后对视片刻,当她确认韦太后对她动了杀气,急忙无比温顺地跪伏在太后面前,虽然姿势摆的无比卑((贱jiàn)jiàn)的样子,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仍能够发现她的脊背(挺tǐng)得无比的直,“太后息怒啊!”

    “能言善辩是好事,若是不懂得祸从口出的道理,只怕谁也保不住你这颗脑袋!”韦太后厉声训斥道,看了她笔直的脊背,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哀家方才已经将话说得如此明白,你若是没听懂,哀家再重申一遍,下毒一事你母亲并非刻意要害你,你又不曾中毒而亡,眼巴巴地抓着此事,不就是想让自己的母亲受罚么?哀家方才苦口婆心,你倒是半句都没有听进心里去,既然你要按照寻常人家来处理,哀家绝不袒护谁!”

    韦氏与沈云颜早就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韦太后年轻时手段狠厉是出了名的,连当朝宰相都时常被训斥的冷汗淋淋,虽然如今安居后宫不再过问政事,但是当朝也没有几个大臣不怕太后的,韦氏心中暗自幸灾乐祸,沈云初如今惹太后生气,必然没有好果子吃。

    韦太后扬声道,“哀家罚你母亲闭门三个月,反思己过,然而你如此盼着你母亲受罚,也是不孝,听说你虐待庶妹,让你的三妹妹顿顿吃白米粥就咸菜梗子,便是不悌,如此不孝不悌之辈,如何配掌家!哀家夺去你的掌家权,罚你到沈府的祠堂抄写女则三百遍!”

    沈云初跪在地上不语,抄写女则是小事,罚祠堂也是小事,只不过今(日rì)若是认罚,她的名声也便毁尽了!

    不孝不悌么?

    不过是太后一念之词,她不敢反驳,却是装出一副烈(性xìng)子的模样,“太后娘娘,臣女有话说!若是太后娘娘要赐死臣女,臣女也要在死前给自己争个清白!”

    韦太后(胸xiōng)腔剧烈起伏,没料到沈云初如此难缠,她都如此疾言厉色地呵斥她,但凡她不是个蠢笨的,就该知道此事最聪明的做法便是,夹起尾巴做人,任由太后处置,因为再如何说,太后不会因为这种小事摘了她的脑袋。

    可偏偏她却要以死明志!

    “你是说哀家冤枉了你不成!”韦太后冷冷地盯着她,“你今(日rì)若是解释不清楚,哀家便真摘了你的脑袋!”

    沈云初面不改色,“太后不曾冤枉了臣女,然而臣女却非不孝不悌之人!臣女若是不孝,当初就不会带病去菩提寺为母亲祈福,难不成逆来顺受任由自己的母亲冠上毒害庶女的罪名,才算是孝顺了么?臣女若是不悌,早就不留神弄出个误会来,毒杀了庶妹,太后只知道臣女给庶妹吃咸菜梗子,却不问问,这些都是三妹妹自己要求的。当初三妹妹大闹梧桐苑,嫌弃自己的膳食太油腻,臣女这才吩咐大厨房将三妹妹的膳食都换成白米粥,她若是不喜欢吃,只管再来跟臣女说便是,臣女并非以权压人的人!这件事(情qíng)整个沈府的奴都知(情qíng),都可以作证,太后娘娘若是不信,大可以传相关证人来审问一番!若是太后娘娘只凭这件事便定了臣女不孝不悌的罪,臣女宁死不认罪!”

    她故意将“不留神”“误会”咬着牙发重音,其中的暗讽之意,谁都能听的出来,沈云颜吓的脸色都白了,“太后娘娘,大姐姐今(日rì)心(情qíng)不好,这才言语冲撞了太后娘娘,求太后娘娘饶大姐姐一条命。”

    这话听起来似乎是为她求(情qíng),但是因为心(情qíng)不好冲撞太后,这种理由分明是煽风点火,沈云初冷冷地看沈云颜,“二妹妹此言差矣,太后娘娘明察秋毫赏罚分明,不会因为我为自己申辩便要了我的命的!”

    反应倒是机敏,韦太后闻言细细打量沈云初,这才发现她的眉宇间无分毫的畏惧之色,其胆色其气度都远远超过了沈云颜,再看她破釜沉舟的气势,似乎明白了荀少师与韦庄为何偏偏对她青眼有加的原因。

    韦太后点头,声音威严,“不错,哀家也非以权压人之人,更不会因为你言语冲撞而打杀了你,但是天地自有法度,万事皆有规矩,人生而尊卑有别,嫡庶有分,若是任由着庶出的处处压嫡出的一头,梁国怕也要变天了!哀家还没有老糊涂,你不敬嫡母在前,冒犯哀家在后,死罪虽不至于,活罪却难逃!”

    沈云初神色一凛,没料到韦太后竟然如此行事,活罪难逃,宫里面的人有的是手段使活罪变成死罪,她今(日rì)便要命丧大明宫了么?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