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苦难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林妈妈覆在老夫人耳畔低语几句,老夫人依旧是神色淡淡的,频频点头,最后客气地冲两位媒人道,“婚姻大事不可儿戏,我老婆子如今已然年老昏花,不愿意再理这些俗事,所以还是待沈家军回京述职之时才商议初娘的婚事为妥,所以请两位贵人将彩礼提回去为好。”

    永宁公主与徐时沉面面相觑,永宁公主是迷惑不解,而徐时沉则是扬着黑眉魅惑一笑,好似这结果在他的预料之中。

    永宁公主看徐时沉笑的很((贱jiàn)jiàn)的那张脸,就很不爽,对着老夫人寒暄几句便告辞了。她心中始终弄不明白,她来之前也是见过湘王府的老太妃的,听老太妃话里话外的意思,沈家大娘是有意于荀家四郎的,她还以为此事会很顺利。

    尤其是老夫人的态度,明明甚是欣喜的,只是那位婆子附耳之后,老夫人的态度便淡了许多,所以归根结底应该是因为那番话,而她觉得那番话是沈云初遣人转达的。

    徐时沉走在沈府的小径上,笑的得意洋洋,“公主(殿diàn)下从来机敏,此事办得却不够漂亮,微臣私心里听说荀少师与沈家大娘在湘王府中独处过的,想来也是郎(情qíng)妾意,好端端一桩姻缘砸在公主(殿diàn)下手中,荀少师英明一世,竟也有漏算之时,呵呵。”

    他的这几句话刚好戳中了永宁公主的担忧,若是因为她的缘故,将好好的婚事给办砸了,她以后还有何颜面在帝都混?但是此时归根结底还是怪徐时沉,可这((贱jiàn)jiàn)人此时正冲她笑的无与伦比的((贱jiàn)jiàn),她不由得怒道,“若不是你非要来插一脚,我早就完成使命了,你还有脸在本宫面前耀武扬威,小人也!”

    徐时沉不仅不恼,笑的越发灿烂,“公主(殿diàn)下公然辱骂当朝右相是小人,可是质疑陛下用人的眼光?”

    永宁公主被他堵得无话可说,睁着大眼睛狠狠地瞪了他几眼,然后转(身shēn)上了自己的马车,朝湘王府而去。

    此时沈府外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百姓们眼看着永宁公主与徐时沉从沈府走出来,他们后面跟着许多捧着红绸的奴仆,如此大的动静,顿时引得好事者围观议论。

    “听说永宁公主到沈府来是替荀少师提亲的,我可是看着她拎着只活的大雁进去的,只是不知晓提的是沈府哪位贵女?”有位大婶八卦兮兮地说着一早的见闻。

    “自然是沈家二娘,我早就说过的,沈家二娘倾国倾城,又是个菩萨心肠的,也就是我们荀少师这般神仙似的人物才能配得上她。”立即有人得意洋洋地接话。

    “你怎知是二娘?听说沈府二娘尚未及笄,荀少师会在女子尚未及笄便赶着来提亲么?”大婶很不赞同,。

    “难不成是大娘?沈府之中也就只有大娘及笄了,只是沈大娘是庶出的,又是被晋王(殿diàn)下退过婚的,品貌皆非上乘,能配得上荀少师?”那人满脸鄙视。

    “你可曾见过沈家大娘?凭什么说沈大娘品貌皆非上乘?”有位俏媳妇(禁jìn)不住反驳道,“早就听说荀少师对沈家大娘青眼相加,上回我可是亲眼见沈大娘从荀少师的马车中下来的,我瞧着徐相也是来提亲的,听说是代韦家三郎来求娶沈大娘,且韦三郎承诺若是沈大娘嫁过去他终生只娶一妻,沈大娘若是真如你说的那般不出众,这两位怎会同时瞧上了沈大娘?”

    众人兴致勃勃的,符合纷纷,“就是,沈家大娘必然是人中龙凤,否则当初晋王(殿diàn)下也不会娶庶女为正妃。前些(日rì)子还听说,沈府如今是沈大娘理家,将偌大的府邸治理的井井有条的。”

    那大婶很不服气,质问那位俏媳妇,“你怎知道这些的?可别是为了哗众取宠,信口开河蒙骗我们的。”

    “我与我家夫君方才去给沈府送鲜疏,听府中奴仆围在一起说的,还能有假?不过这事儿可(热rè)闹了,两府争一女,究竟花落谁家呢?”

    不断有行人驻足参与讨论,有人支持荀少师,家世好,人品好,才学好,相貌好,样样都好,的确是极难得的佳婿。

    有人却说韦家郎君好,无论模样家世都不比荀少师差,在万花丛中穿(身shēn)过的人,必然善解风(情qíng),最要紧的是,韦三郎浪子回头金不换,这种绝佳的夫婿可遇不可求。

    这种言论一出,众人顿时觉得,端的是韦家郎君略好,荀少师这般的圣人是用来敬仰的,不是用来过(日rì)子的,换位思考,她家女儿若是择婿,他们也更喜欢韦三郎这种改邪归正的浪子。

    “你们快别争了,没看到公主(殿diàn)下与徐相的彩礼都被退回去了么?只怕这婚事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沈家大娘心心念念的,只怕还是晋王(殿diàn)下呢。”

    此语出,众人默然良久,而后齐齐赞同,荀少师与韦三郎那是何等的人物啊,前者被天下人敬仰,后者被京都纨绔子弟尊位头领,沈大娘竟然都拒绝了,可见心中还未将晋王(殿diàn)下放下。

    有位老者撸着胡须道,“当初都说沈大娘为了嫁给晋王(殿diàn)下为妻,用尽了手段,((逼bī)bī)着沈二娘称病,可是老叟却听说,沈家二娘与晋王(殿diàn)下两(情qíng)相悦,沈大娘知(情qíng)以后立即就上书皇后娘娘要与晋王(殿diàn)下解除婚约成全神沈二娘,如此说来沈大娘倒是真心疼(爱ài)她那嫡妹呢。只是之前沈大娘被各种难听的流言侵扰,沈二娘与沈家主母却是默认的,可见沈府这潭水深着呢。”

    老叟最后一句话说得甚是意味深长,众人顿时想起关系沈府嫡母苛待庶女的传言,顿时摇头,“想来荀少师与韦三郎这般被京中贵女争相追逐的好夫婿,沈大娘未必不想下嫁,只怕是有苦难言啊!”

    于是这场提亲风波争论出来的结果是,沈府之所以拒绝了湘王府与韦府的提亲,都是嫡母韦氏在从中作梗。

    街角马车中的徐时沉,听够了这些八卦,这才慢慢悠悠地往韦庄的别院走去,脸上带着看好戏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