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耻下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荀阳腰部稍稍动了动,那根滚烫顿时在她的柔软处蹭了蹭,笑道,“知道后果了么?”

    结果是,沈云初被他的举动吓哭了。

    荀阳看她忽然喷涌而出的眼泪,顿时手足无措翻(身shēn)下来,将她翻在上面,柔声哄到,“莫哭莫哭,若是你一不留神哭出声,将你的丫鬟们都哭进来,看到我们两人赤(身shēn)(这里防和谐)**缠在一处,我们算是百口莫辩了,尤其是你,你看你在上面,不知(情qíng)的还以为你嫉妒我模样生的好看,故意将我的脸给砸了,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要将我如何如何,毕竟你看我们两人如今的姿势,我看上去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人家定然以为是你要抢占我。”

    沈云初定心一想,觉得荀阳说的有道理,赶紧手忙脚乱地要从他(身shēn)上翻下来,手忙脚乱间按在荀阳替她挡箭的那手臂处,只听到荀阳狠狠的抽气声,沈云初顿时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连忙去看他的伤口,好似又裂开的样子,她哭丧着脸道歉,“我不是故意的,是我要下来,你非要阻止我,我这才不小心伤到你的。”

    荀阳完全是一副受伤的模样,“阿初,我早晚被你废了,不管是这胳膊还是下面的宝贝,你这妇人当真狠心啊!”

    沈云初瞪他,恼声道,“你还有脸说,上回孟妈妈说你是胡说诓骗我的,孟妈妈说没有娶妻的郎君都是用手,所以你那下面不会无法孕育子嗣的,你还想骗我么?”

    荀阳没想到孟妈妈竟然连这个都与她说了,顿时觉得丫头不似当初难般好骗了,他幽幽地看着她,“孟妈妈本就不喜欢我,我会不会再有子嗣,她才不关心,我自问自己熟读四海之书,倒是不曾知晓没有娶妻的郎君如何用手解决的,她可有告诉你?”

    沈云初看她,缓缓点头,“你别想再哄骗我,孟妈妈都说了,什么都告诉我了!”

    “哦?”荀阳淡雅挑眉,那表(情qíng)非一般正经,大有与梵色探讨佛法时候的诚挚,“倒是不曾有人教过我,我也不才曾听说过,不如你教教我该如何?”

    沈云初看他不想撒谎的,想起他少年离家搬出去住,父亲又恨不能没生养过他,自然不会告诉他这般羞人的事(情qíng),暗自得出结论,或许荀阳当真不知道这回事,想起孟妈妈的话,沈云初脸红的恨不能钻地洞里,但是还是善心大发地回答道,“我也是听孟妈妈如此说的,她说就是自己摸自己,你摸自己不就好了?”

    “怎么摸?”荀阳不耻下问,将不要脸的流氓精神进行到底,甚至悄无声息地将沈云初的手拿过来覆在那上面,沈云初要缩手,荀阳哪里肯,紧紧攥在她的手腕,“你教教我!”

    沈云初看他可怜兮兮的模样,也不疑有他,将头别过去,视死如归般地猛地伸手握住他的命根子,又因为心里仓惶的缘故,力度有些大,荀阳终于自讨苦吃,疼得险些叫出来,“阿初,你为何那般用力,我差点疼死!”

    沈云初骇然,想做错了事(情qíng)的孩子,连忙缩手,荀阳却又舍不得,吸着凉气哑声道,“我不疼了,你轻些就好。”

    沈云初看他一本正经求知若渴的模样,暗自骂自己心思不正,收了乱七八糟的想法,轻轻握住他的,两世为人头一回!

    当真很严肃地教了起来,荀阳被她(娇jiāo)嫩的小手伺候着,简直是(欲yù)仙(这里防和谐)(欲yù)死地全(身shēn)都跟着激((荡dàng)dàng)了,但是她偏偏又一副老夫子的模样,板着脸拧着眉,他要憋笑憋到吐血了。

    荀阳就好似将灵魂一分为二了,一个置(身shēn)云端天堂,飘飘(欲yù)仙,一个置(身shēn)无底之地狱,憋成内伤!

    “你可学会了?”沈云初忽然出声问,英气的眉骨拧起来,好似对待多严肃的事(情qíng),那声音干净得半分(欲yù)念也无。

    荀阳再也绷不住,抿着嘴唇哼出声来,那声音听起来似痛苦又似快活,稳准狠快地勾起被他藏起来的长袍,猛地塞进来被窝中。

    沈云初惊诧地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但是看到荀阳如诗如画的容颜变得如晚霞般绮丽,(禁jìn)不住愣了神,然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在做什么,低声怪叫一声,将脑袋埋在枕头下面,哀哀地嚷嚷着,“我死了,你不要离我,不要与我说半句话,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啊!”

    荀阳一瞬间虚弱到极致,扭头看她将脑袋藏在枕头下面,勾了勾唇角,小丫头比从前难哄骗了,可到底还是上当了,他心中冒出无边无际喜悦的甜蜜感,无比畅快地笑出声来。

    他一笑,沈云初顿时意识到自己又中(奸jiān)计了,咬着牙将荀阳骂了千百遍,只恨自己蠢笨,越想越气,哭出了声。

    荀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得意,露出马脚了,赶紧哄她道,“阿初,你莫要哭了,我知道错了,我就不该如此蠢笨的,这样隐秘的事(情qíng)还要你教我,你莫不是嫌弃我太笨,所以气哭了?”

    他话音才落,沈云初便止住了哭声,从枕头缝中偷眼看他,见他暗自懊恼又自厌自弃的模样,再次华丽丽地中计,“也不是你的错,我也是孟妈妈说了我才知道的。”

    荀阳知足常乐,占够了便宜,果断转移话题,彰显自己的各种好处,“我也没料到你当真就服了那药丸,收到消息的时候也不顾自己是不是累得要死便匆匆赶过来了,生怕有人趁着你闻不出味道来害你,所以你今(日rì)所有吃的喝的用的,都要经过我的检查,或者我让墨风从少师府带过来也行。”

    什么叫他没料到?

    这梁国还真是很少有荀阳料不到的事(情qíng),他方才吃飞醋不就是因为沈云初服了那碗药,如今这话纯属胡说,但是偏偏沈云初信了。

    沈云初不仅相信,而且是深信不疑,尤其是看到他关切又担忧的模样,心中涌过一股暖流,“阿初去帮先生准备早膳。”

    她柔声细语又带着愧疚的模样,荀阳很是受用,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枚小巧的信号弹,姿态慵懒而餍足,“将这个扔到天上去,天上就会给我们掉馅饼的。”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