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吃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小乖乖,别怕,是我!”荀阳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疲惫,呼出的气息洒在她的脖颈间,痒痒的,沈云初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咕哝道,“少暄,你别抱着我,痒死了!”

    荀阳看她脖颈间已经快速结痂的伤口,便知道她服用了萧九采摘的那剂猛药,心头酸酸的,抿唇看了她片刻,最后还是因着她唇齿不清的那句“少暄”而欣喜地勾起了唇,将她的小(身shēn)板翻了翻,让有伤口的那边侧(身shēn)朝上,然后相拥着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

    翌(日rì)清晨,沈云初察觉到自己脖颈间凉丝丝的,陡然睁开眼睛,入目竟是荀阳那张如诗如画的俊彦,他淡雅一笑,“醒了?”

    沈云初迷迷糊糊点头,“你在做什么?”

    荀阳的玉指在她的脖颈间轻柔地涂抹着,旋着圈儿,“自然是给你抹药,你如此忧心自己的伤口,也不嫌弃那把药草腥臭刺鼻,我也要体谅你才是,多帮你抹些祛疤生肌的药膏。”

    沈云初看着天已经大亮,心里面“咯噔”一声,“什么时辰了?”

    “过了早膳的时辰了。”荀阳悠然答道,在她脖颈间抹药的动作不停。

    “啊?”沈云初忽然警惕地看着他,“过了早膳的时辰,你怎么还在?你……胆子真是大,你……若是被我梧桐苑的丫鬟婆子看到你大早晨从我的内室中走出去,我……你……”

    沈云初怒了,气得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这人怎能这般光明正大不要脸了呢?

    “只准萧九光明正大在你的闺房中呆着,不(允yǔn)许我么?”荀阳冷哼,将药膏收起来,斜斜睨着她,“阿初,我肚子饿了,你快去让人端早膳进来。”

    沈云初:“……”

    荀阳见她呆愣愣的,起(身shēn)理了理自己皱得不能再皱的衣袍,“你不愿意,我只好自己去了,只是我这副摸样,你的丫头们见了定然以为我与你已经行过周公之礼了,到时候流言蜚语的,你可别怪我。”

    沈云初:“……”

    荀阳看她还是一动不动的,抬脚便要往外走,沈云初陡然惊醒,快如闪电般地从背后扯住他的蜂腰,谄媚道:“别,先生,少师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尽管使唤我,我定然让你满意。”

    荀阳回头看她,“那好,我肚子饿了,你让人准备洗漱的东西,然后在舀碗米粥来,还有,我要吃你亲手做的小菜,要求不高,将萧九吃过的那几道菜,随后准备几样就好。”

    “你这还要求不高?”沈云初要气死了,大半夜爬上她的榻,还以为他很自觉地在天亮之前离开了,谁知道他竟然耍起了地主恶霸的派头,“早膳你要吃八个菜啊?我们沈府正缺银子,还请少师大人 嘴下留(情qíng)。”

    “嗯。”荀阳淡淡应了一声,“你说的有道理,我不该浪费你们沈府的银子,所以我还是回府去用膳吧。”

    沈云初赶紧拉住他,媚笑道,“有话好好说,少师府离得委实太远,先生辛苦跋涉,想来疲累之际,若是不留先生吃顿满意的早膳,阿初心中也过意不去,我这就亲自下厨去煮粥做菜。”

    笑话,他(身shēn)上的袍子也不知是怎么睡得,竟然皱成那般模样,就这么走出去,整个梧桐苑哗然了,走出梧桐苑,整个沈府哗然了,走出沈府大门,整个京都哗然了。

    她丢不起那人!

    “那好,阿初亲自下厨必然很累,我替你换衣服。”荀阳扬眉笑笑,那笑容如幽兰绽空谷,说不出的淡雅。

    “啊,先生太客气了,阿初自己来就好。”沈云初被他的笑容晃得失了神,待发觉的时候,荀阳的玉手已经探进她的里衣之中,惊得她连连后退。

    荀阳入手一片温软滑腻,哪里(允yǔn)许她往后退,长臂一勾,握住她的小蛮腰将她拎了起来,直接扔进了芙蓉帐,“小乖乖,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能消我心头之气。”

    “啊,先生,你冷静,我与阿九是清白的,他为了采那把药草,手上流了许多血,我觉得扔了浪费,又觉得那是难得的良药,服用之后伤口可以在牡丹宴之前愈合,这才收下的。”沈云初听他说“惩罚”顿时想到那(日rì)在马车中,被他吻得吸不上气,浑(身shēn)绵软无力的感觉,那感觉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好似自己的任人宰割的鱼(肉ròu)。

    荀阳凤目微睨,有种致命的危险感,“哦?他手上流了血,你便心疼了,不愿意糟蹋他的一番心血,所以再腥再臭你也要服用?”

    还不是因为他先给了她那颗药丸,她闻不到腥臭,尝不到苦味,所以她才有勇气喝那碗药,如今怎么又将这笔账算到她头上了?

    “我不是说了,是因为我要急着在牡丹宴之前养好伤,所以才熬药的。”沈云初赶紧补充着解释道,“若非如此,就是他以为爬山把腿摔断我也不会要的。”

    “没骗我吧?”荀阳的嗓音有些暗哑。

    沈云初赶紧讨好地摇头,“没有,绝对没有,给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哄骗先生,唔……”

    荀阳吻得又急又狠,恨不得吞吃了她似的,攻城陷地,长驱直入,舌头刷过她口腔中的每一寸柔软,直到她憋得呼吸不上来,他才放过她的唇,哑声道,“阿初,小乖乖,你要乖乖的,不要总是调皮惹我生气。”

    他昨(日rì)忙碌了一天,直到后半夜才安排好所有的事(情qíng),一旦闲下来,心里面满满的都是她,索(性xìng)直接奔沈府来,谁知道她竟然将那把熏人的药草故意放在他翻窗进来的地方,内室中也有,她服了药丸自然闻不到,就是故意熏他的,他本就是因为她敢让萧九亲她来找她算账的,又被她小小算计了一次,岂能不生气!

    沈云初一旦得了自由,(娇jiāo)喘吁吁地呼吸着,听到他的话,顿时默默翻了个白眼,难道任由他欺负就是乖乖的了?

    “我去跟你做早膳。”沈云初挣扎着推他,要起(身shēn)去洗漱。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