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放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名声值几毛钱?

    名声对那些待嫁的(娇jiāo)(娇jiāo)来说,是最值钱的,将来嫁个怎样的夫君,很大部分取决于名声,所以京城才有许多的诗会宴会,那些(娇jiāo)(娇jiāo)们消尖了脑袋想博个才名或者德名,再不济也要争个容貌好的佳名,都是为了嫁人做打算。

    她虽不着急找个如意夫君将自己嫁掉,但是却也担不起虐待庶妹的名声,沈云初挑眉道:“太后她老人家号召省吃俭用,我们做臣子的自然要上行下效,但是三娘却不知好歹,嫌弃府中的膳食油水太足,若是传出去还以为我们沈府顿顿都是山珍海味呢,太后她老人家都打算斋戒了,我们做臣子的怎能如此奢侈?我不过是为她好,给她个小小的教训,说到底也是为了她好,她如此不知轻重,若是传出去对她的名声实在不好,不知(情qíng)的还以为沈府家教如何不好呢。”

    而沈云虹看到自己的晚膳又是白粥加咸菜梗子的时候,彻底怒了,直接将桌子掀翻了,她腿脚不便,那小饭桌是摆在她塌上的,因此那碗白粥直接洒在了她的(床chuáng)榻上。

    “啊——”沈云虹眼看自己最喜欢的被面被咸菜汤给染脏了,一股闷气在(胸xiōng)腔里翻滚着,再也忍不住,吼了出来,“沈云初,你个被男人轮过((贱jiàn)jiàn)妇!”

    小丫头吓得脖子缩起来,大娘的手段她们可是见识过的,府中的奴但凡害过她的,说杖杀就杖杀了,如今大娘掌家,三娘还敢如此污言秽语的辱骂,若是传入大娘的耳中,岂能便宜她们秋兰院么?

    “去问问沈云初,为何我的晚膳还是白米粥加咸菜梗子,她若是再敢欺辱我,我便要闹到夫人哪里去,闹得满城皆知,到时候谁也别想要脸了,她不就是被晋王(殿diàn)下未娶先休掉的弃妇么?也敢骑到本(娇jiāo)(娇jiāo)头上作祟了!”沈云虹气得要爆炸了。

    “(娇jiāo)(娇jiāo)别气坏了(身shēn)子,待(娇jiāo)(娇jiāo)嫁给晋王为妃,再将今(日rì)所受的屈辱加倍讨回来,奴这就是去梧桐苑替(娇jiāo)(娇jiāo)讨公道!”立即有个会察言观色的小丫头愤愤不平道,待得到沈云虹的(允yǔn)许后,立即转(身shēn)去梧桐苑。

    沈云虹刻薄的吊梢眉拧起来,看向旁边瑟瑟发抖的小丫头,抬手捞起那已经洒了大半白米粥的碗,朝那小丫头飞了过去,“((贱jiàn)jiàn)婢,你是不是也在嘲讽本(娇jiāo)(娇jiāo)没有权势?”

    小丫头来不及躲,那碗从她脑袋上砸落下来,摔成了碎片,最要紧的是那半碗滚烫的米粥,硬生生洒在她脑袋上,顺着脸颊流到脖颈间,烫的她“哇哇”叫,沈云虹还觉得不解气,“连你这个((贱jiàn)jiàn)婢也敢瞧不起我,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滚过来?”

    那小丫头哭的泪流满面的,也顾不得脖颈间粘腻的烫伤,也不敢反驳沈云虹,只好抖着小(身shēn)板瑟瑟缩缩地挪过去。

    沈云虹白眼一翻,气得面容狰狞着,伸手抓在那小丫头鼓起来的(胸xiōng)上面,染着丹蔻长的指甲,毫不怜惜地死死掐着那颗小樱桃,那小丫头直疼得连连倒吸凉气,却也不敢出声求饶,眼中的泪流的越发汹涌了。

    “此处发育的如此好,可是被男人摸大的?”沈云虹抓着小丫头的(胸xiōng)部手上加大了力度,恨不得直接给她拽下来。

    小丫头吓的(身shēn)子抖如筛糠,闻言却是下意识地看沈云虹扁平的(胸xiōng)部,沈云虹发现她竟敢看自己的(胸xiōng)部,顿时怒哼一声,手上加大了力度,“((贱jiàn)jiàn)蹄子,你的眼睛不想要了么?”

    那小丫头疼得几乎晕过去,哀声呜咽道,“奴不曾被男人摸过,奴不曾乱看!”

    沈云虹扯回手,冷哼道,“天生的小娼妇,下((贱jiàn)jiàn)的东西,本(娇jiāo)(娇jiāo)赐你个男人如何?”

    那小丫头闻言,顿时将脑袋磕在地上的碎片上,口中哀哀乞求着,“求(娇jiāo)(娇jiāo)饶了奴吧,奴今天才十三岁,葵水都没来,如何伺候男人啊!”

    秋兰院的小丫头们,谁也不敢近(身shēn)伺候她们主子,尤其是那些容貌不错,发育不错的丫鬟们,都尽量远离沈云虹的视线,因为谁都知道她们主子很变态!

    小丫头只觉得自己今(日rì)命休矣,“求(娇jiāo)(娇jiāo)放奴一条生路,奴愿意为(娇jiāo)(娇jiāo)做牛做马,死而后已。”

    沈云虹听她报完自己的年龄之后,眼神越发可怖,眼前的小丫头不过才十三岁,她都已经快要及笄了,发育地却还比不上这小丫头,天生的((贱jiàn)jiàn)人都该死!

    沈云虹听她求饶,眼中浮出一丝冷笑,“我不要你做牛做马,我们沈府多的是牛车马车,要你做牛做马作甚?若是想活命,便要去伺候男人,让那些男人替(娇jiāo)(娇jiāo)我去杀人放火,你若是不愿意去伺候男人,便要亲自去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那小丫头哪里敢杀人放火!抖着声音问:“(娇jiāo)(娇jiāo)要奴去杀人放火?”

    沈云虹居高临下地问,“下毒而已,你敢不敢?”

    小丫头犹疑。

    沈云虹冷笑,“你偷偷摸摸地去下毒,这可是你活下来的唯一条件,否则本(娇jiāo)(娇jiāo)就将你卖进京都最下((贱jiàn)jiàn)的窑子里,要你(日rì)(日rì)伺候最下((贱jiàn)jiàn)的男人,你自己想想。”

    小丫头闻言颤抖的更厉害,她家阿姐就是因为惹了三娘才被三娘卖进那种地方了,她有次借着出府采购的时机见过阿姐一面,阿姐说她生不如死,阿姐的白皙的胳膊上都是鞭痕,甚至还有水烟烫过的疤痕,特别恐怖,小丫头狠狠咬唇,眼中软弱变成了坚毅,“奴愿意!”

    沈云虹满意笑笑,从袖中掏出一包药,“你家(娇jiāo)(娇jiāo)被府中大娘欺辱的如此凄惨,(身shēn)为秋兰院的奴,奴本就该为了捍卫主子的尊严而死,你只要将这包药粉放入大娘的膳食中,沈府中便再也无人敢随意欺负我们秋兰院,我若是好过了,你们自然也可以理直气壮,尤其是你立了大功,我便提你做头等丫头,将来便可以做我的陪嫁丫头,我若是嫁入晋王府,你便是晋王府的姨娘,也算光宗耀祖,熬出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