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天害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老王妃猛地看他,“洁丫头怎么了?”

    荀阳看着老王妃紧张的模样,便知道她与荀洁祖孙关系处的很好,心里有些犯难,可是长痛不如短痛,荀洁这个毒瘤,是迟早要挑破的,“祖母定然以为心狠手辣地设计沈云初的是尔玉公主,是不是?”

    “难道是洁丫头?”老王妃声音微颤,使人听了不忍。

    荀阳点头,“祖母,我不想瞒着你,荀洁并非平(日rì)里表现出来的那般文静懂礼貌,反而她是个心思歹毒的(娇jiāo)(娇jiāo),有些事(情qíng)……我听了以后都不敢相信,若是贸贸然说出来,我怕祖母承受不住啊!”

    “你说!”荀阳越是吞吞吐吐,老王妃反而越想知道,“她娘亲便是个狠毒的东西,她娘亲做过的那些事(情qíng)已经足够骇人听闻,我不信她还能翻出天去!”

    “祖母,那些事(情qíng)简直是造孽,若是祖母听了之后再给气病了,便是阳不孝了!所以有些事(情qíng),我(情qíng)愿就当没发生过,也愿意睁只眼闭只眼,不去追究,只是荀洁不能再留在王府里面,若是不然,我便将沈家大娘娶到少师府去,也省的她在湘王府处处受人算计,有苦难言!”荀阳语气沉稳,与其说是商议,不如说是威胁。

    老王妃还盼着荀阳娶了夫人能搬回来住,哪里会(允yǔn)许他将夫人娶到少师府去,直接妥协道:“洁丫头纵使再十恶不赦,也是我们荀家的血脉,你将她赶出府,她怎么活啊?反正她也要及笄了,不如趁机给她配个人家嫁出去罢了。”

    荀阳默默挑眉,这样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想起沈云初脖颈与肩背上触目惊心的烧伤,荀阳恨不能将荀洁千刀万剐了,岂会让她得半分好?“祖母这是要祸水东引么?圣人说己不所(欲yù)勿施于人,不是孙儿故意抹黑荀洁,她如此歹毒,嫁到谁家都是个祸害,到时候人家闹到湘王府来,丢的便是湘王府的脸面!我倒是想将她嫁到突厥去和亲,索(性xìng)让她去祸害突厥,可是人家岂会容得她祸害?怕是新婚第二(日rì)就是一具死尸,说不准还会挑起战争,到时候我们湘王府怕是要对不住天下百姓了!”

    老王妃有些不高兴了,荀洁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孙女,荀阳将她说的如此不堪,她心底到底不服气,“她究竟有多么十恶不赦?你做阿兄的也不该如此诅咒她吧?”

    荀阳瞧着老王妃护短的模样,忍不住冷笑,“祖母你顾念着她,她可不愿意顾念着你,祖母可有去过她的菡萏院?那里的用度与摆设都不比我们湘王府嫡出的郡主差!就连祖母这里怕是也处处比不上她,祖母想过原因么?”

    老王妃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但还是(禁jìn)不住想知真相,“这是为何?”

    “祖母确定要要听么?”荀阳思忖片刻,缓声道:“我只能说,荀洁手中抓住了让山(阴yīn)公主惧怕的把柄,((逼bī)bī)的山(阴yīn)公主处处忍让她,若是祖母想知道是什么把柄,大可以往最无耻最龌龊最肮脏最不堪的地方想。”

    老王妃捂着自己的(胸xiōng)口,有些承受不住的模样,“她不过是未出阁的(娇jiāo)(娇jiāo),当真能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么?”

    与其说老王妃在问荀阳,倒不如说她在扪心自问,自我安慰,荀阳淡漠道:“反正她知道自己并非荀家的血脉,按照她偏激的(性xìng)子,纵使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也不奇怪。”

    “你说什么?”老王妃难以置信。

    荀阳瞥她一眼,有些意味深长,“祖母难不成以为纸能包住火?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自然有办法打听到她想知道的事(情qíng),只是苦了荀卿,这些(日rì)子来生不如死。”

    话已至此,以老王妃的睿智,哪里会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双眼一黑,险些栽倒,荀阳快步过去扶住她,“祖母,您还好吧?”

    老王妃呼吸艰难,按着自己(胸xiōng)口的地方,“这件事多长时间了?”

    “有段时间了,不愿意扰了祖母休养,便一直瞒着祖母,可是今(日rì)的事(情qíng),委实使我心难安,祖母有所不知,尔玉公主那侍卫之所以拎着桶冰水在亭子外候着,其实是荀洁收买了,荀洁事后又想着杀人灭口,事(情qíng)败露,已经给皇后娘娘知晓了,此事怕是不会善了,不如我们湘王府主动送她去菩提山脚下的庵堂里,也算是给她个赎罪的机会。”荀阳帮老王妃顺着后背,源源不断的真气护着老王妃呼吸通畅,缓声提出自己的建议。

    “你若是娶妻,便该承袭王位,府中的大小事务,你看着办就好。”老王妃瞬间颓废了许多,疲惫的摆摆手,示意他停下动作,叹息道:“你让阮妈妈进来伺候着,你(身shēn)上有伤,还是多歇息,莫要留下了残废。”

    “祖母保重!”荀阳起(身shēn),恭敬地行了礼,然后招阮妈妈进来。

    老王妃招呼她掏出一粒药丸,仓惶地塞到嘴里,来不及饮水便咽下去,气喘吁吁的,半晌才道,“儿大不由娘,呵呵,我这老婆子也不((操cāo)cāo)那份闲心了,从前四郎对府中的俗事都是不屑一顾的,如今竟然也舍得费心思了,想不到沈家(娇jiāo)(娇jiāo)竟让他彻底变活过来了,也不知是喜是悲。”

    荀阳从寿常院出来,直接进了菡萏院。此时山(阴yīn)公主带着荀洁已经入宫去了,菡萏院的丫鬟婆子们本就悬着一颗心,如今看到四郎到来,个个局促不安的。

    荀阳冷着一着脸,他(身shēn)后的墨痕吩咐道:“替你们(娇jiāo)(娇jiāo)收拾出来个包袱,你们(娇jiāo)(娇jiāo)要到菩提寺里去祈福。”

    那些丫鬟婆子见到荀阳,早就噤若寒蝉,墨痕的话她们自然不敢不停,待包袱收拾完毕,墨痕随意指派了个小丫头拎着,去了湘王府的前厅候着了。

    没过多久,山(阴yīn)公主带着荀洁回来了,荀阳直接开口道:“祖母说让洁娘去菩提寺脚下的庵里面去修行,这是她的包袱,其他事(情qíng)劳烦公主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