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沈云初毫无形象地杨靠在椅子上,小手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的很是满足,“醉吟先生常说饱暖思(淫yín)(欲yù),此言诚不欺我,阿九,我好困啊,你莫再我耳边叨叨这些,我如此贪财,怎会做赔本的买卖,我如此安排自然有我的道理,你只需要帮我联系你的游侠朋友便好。”

    “别睡觉,你吃的太饱,当心积食,你这毛病,说了你几年都改不了,我不在你(身shēn)边监管着你,你可是(日rì)(日rì)吃饱了就爬榻睡觉?”萧九扯着她的胳膊让她起来,漂亮的眉眼一片温软。

    沈云初骨头节都不想动,懒洋洋地答道:“就一次,哪里就积食了,论唠叨,你与荀阳倒是如出一辙。”

    萧九扯着她的胳膊稍稍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寒意,很快就恢复成撒(娇jiāo)的模样,“阿初,我方才吃的太饱,你纵使不为你自己考虑,也该为我考虑,否则我若是病了,谁帮你去找那些游侠做帮手,那些游侠少年可不是谁的话都听的。”

    沈云初想到了即将赚到腰包里的银子,这才懒洋洋地哼了声,极其不(情qíng)愿地站起来,任由萧九拽着她,“我们沈府哪里的风景值得你散饭,若是你步行回临江王府,岂不是一石三鸟的事(情qíng),作何非要难为我啊,我不想走,待会你背我回来。”

    萧九扬眉笑笑,“好,你若是想让我背你,便要多走几步,否则你(身shēn)上(肉ròu)太多,我哪里背的动你啊!”

    沈云初捏他的手,长长的指甲陷进他的(肉ròu)里面,“你这话委实可恶,我何曾长了许多(肉ròu),小时候你初到程府时,瘦小瘦小的,练剑也能动不动就扭伤自己,还不是我背你来着,你此时长大了竟然嫌弃我胖,我哪里胖了,早知如此没良心,我那时候就不该背着你,让你残了最好不过。”

    “怎样才算有良心?”萧九眨着长长的睫毛,“我说以(身shēn)相许给你报恩,你又嫌弃我年龄比你小,如今反倒怪我没有良心,如若不然我便娶了你,背你一辈子,可好?”

    “我倒是想起一个好去处!”沈云初恍然悟到,甩开他的手拍自己的脑门,借机转移话题,萧九总是念叨嫁不嫁的问题,若是念叨多了,她会当真的,好不好!

    出了梧桐苑,不断有路过的奴停下来靠边站着垂首行礼,沈云初嫌她们烦,便专门捡偏僻些的路走,“我们沈府有座小山坡,那上面有治烫伤的草药,你若是诚心报恩,便去帮我采药,只是那药草的叶子有些锋利,你这细皮嫩(肉ròu)的可要当心了,还有,那药的味道有些难闻,你可要顶住啊!”

    “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再说我哪里细皮嫩(肉ròu)了,我自小练剑,手上的茧子能替你挠痒痒,你可是忘了?”萧九跟着她越走越隐秘,想来沈府不会是当初奉旨敕造的,景致比他们临江王府也差不到哪里去,虽说天气有些(阴yīn)霾,可是与她牵手走在无人烟之处,恍然回到幼时的云州,萧九全(身shēn)都轻飘飘的。

    突然,萧九猛地拉了她一把,两人伏在旁边的石堆中,沈云初见他表(情qíng)凝重,便也没有出声,没多久便听到了男女说话的声音。

    “阿影,你莫要再生气了,我出来见你一次好难,你尽给我摆脸色了,我心中难受,晚上回去也不安稳。”男人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了,却仍旧很有力量感。

    沈云初被萧九按在怀里,头枕着他的手心,有些烫人的(热rè)度,她虽然看不见那对男女的模样,但仍旧听出是秦王萧逸的声音。

    沈云初仔细思量,秦王怎会出现在沈府后山呢?

    他口中唤着的阿影——

    沈云初顿时明白了,是沈云影,她脑中不由得将许多看似无关的事(情qíng)串起来,许多想不通的地方便也清晰明朗起来,想不到无意中竟然发现沈云影与秦王萧逸之间的惊天秘密,她心中一时间惊涛拍岸的。

    “不是我故意要跟你生气,你不该听我娘亲的话,去伤害沈云初。她在沈府处处被韦氏她们欺辱,连那些奴仆都敢爬到她头上,她已经很难过,你何必又要为难她。”沈云影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不悦,很是替沈云初抱不平。

    萧逸压低了声音柔声哄着,“我不是非要为难她,而是因为她若是嫁给晋王,你父亲便是晋王登基的助力,到时候晋王将势力伸展到军中,于我不利。更何况将来我与晋王必然要一争雌雄,到时候你们姐妹岂不是要反目,我帮他们解除了婚约,对你也是好的。”

    “你别说的那般好听,我早就与你说过,我娘亲的话不能听,她唆使你对付沈云初,纯属是为了让虹娘代替沈云初嫁给晋王,到时候我与虹娘才是真正的姐妹反目,我娘亲的私心不过是想让虹娘嫁个富贵人家,可是她也不想想虹娘的(性xìng)子,又是心浮气躁又是眼高于顶,天生就是给人利用的,将来你登基之后封她为妃嫔,保她衣食无忧岂不是最好的,你以后莫要再理会我娘亲。”沈云虹的声音软软的,明明是说教的话,听起来倒也不招人烦。

    “你只要不生气,我都听你的,谁让我的阿影是我的救命恩人,谁让我心尖尖上的女子恰恰是我的女军师,谁让我当初一眼就陷在你吸魂的眼中了,你吸了我的魂,别总跟我生气好不好,你对我笑笑,我便浑(身shēn)充满了拼杀的力量。”萧逸的声音虽然很有沙场男儿的刚硬之气,说起这种话来倒也柔软的紧。

    沈云影的声音依旧有些生气,倒也气消了大半,“你怎就不明白,我生气都是为你好,且不说你欺辱弱女子有**份,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英雄该做的,单说沈云初(身shēn)后的荀少师那是好惹的么?你竟还敢在菩提寺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陷害沈云初,前几(日rì)东征军忽然换了将军,这便是荀少师对你的警告,今(日rì)函谷的军粮突然被人给烧了,想来你又损失了许多粮草,这哑巴亏还说不得,你敢说跟湘王府发生的事(情qíng)无关么?”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