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客为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反客为主

    荀洁骤然听见尔玉公主的话,(禁jìn)不住打量沈云初,见她眉骨英气,容颜姣好风华耀眼,心中有些不舒服。

    大家都是待嫁的(娇jiāo)(娇jiāo),牡丹宴便是变相的相亲宴,自然而然将她视为竞争对手。往年被沈云颜一枝独秀已经很不悦,此刻见沈府又出了个退婚待嫁的沈云初,她心里自然不痛快。

    沈云初察觉到荀洁目光中的冷意,不自觉地将(身shēn)上的披风往上拢了拢,尔玉公主的夸赞之词,便是一味挑拨敌意的猛药,她无力与这些比她小的女子耍手段,只笑着回话道:“颜娘是京都第一才女,容貌更是倾国倾城,我不过是边疆小城长大的庶女,无才无貌,公主(殿diàn)下拿我与颜娘相比较,可是羞煞我了!”

    荀洁听她说自己的出(身shēn)卑微才貌不济,稍稍宽了心,虽说沈将军是梁国重臣,可沈云初到底是个庶女,抛开她庶女的(身shēn)世,她的才艺之名不大,德行也不拔尖,尤其她是被晋王退了婚的,哪里能跟她比。

    想到这里她暗笑自己草木皆兵,不由得拿出同(情qíng)弱者的悲悯姿态,也跟着说笑道:“初娘何必妄自菲薄,牡丹花自是国色天香,其他的花种亦有独特的风(情qíng),纵使你不比颜娘那等金枝玉叶,好在也是芬芳四溢的芍药,风采不输。”

    沈云初抬眼看她,看她知道她心中的小九九,也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只是随口说了几句好听的话,便沉默地跟在她们(身shēn)后,没一会就到了荀洁的菡萏院。

    菡萏院布局精致,尤其是那座雅致的小楼,被层层绿意包围着,显得格外清幽,小楼的檐角高挑着,上面竟也镶着几块透明的琉璃,可见荀洁在荀府很是受宠的。

    荀洁是二房的嫡女,父亲是老王妃所出,却是早逝,母亲守寡带着她一直住在湘王府,想来老王妃与湘王对她照顾有加,要不然也不会给她建造如此奢华的闺阁小楼,屋顶上那几块透明的琉璃,少说也值万金。

    据说这种透明的琉璃是醉吟先生造出来的,后来那造琉璃的方子到了荀卿手中,所以整个梁国的透明琉璃几乎都是出自湘王府的店铺,本就是荀家自己造的宝贝,拿来给荀洁用在屋顶上也就无可厚非了,只是这几块竟不输给老王妃屋顶上的,沈云初免不了疑惑,荀卿待这位堂妹竟比自己的亲妹妹也不差。

    “初娘,你看什么竟看得痴了?”尔玉公主见她望着阁楼屋顶上的透明琉璃看,心中不免鄙夷她没有见过世面,连几块透明的琉璃也值得大惊小怪的。

    “我只是觉得菡萏院的精致很是好看,免不了处处都多看几眼。”沈云初笑,那笑容明明看起来很恭敬,却让人觉得淡到了极点了。

    荀洁领着大家往水榭走,水上曲廊回环,亭子恰好就在水中央,显得烟波浩渺的,尤其是那小亭子四周垂着的挡风的帷幔,竟是锦缎做的,比她初来湘王府看到的美貌侍女(身shēn)上的衣料也不差,沈云初暗暗惊心,这奢华的程度,当真是无所能及啊!

    “阿洁,你家雪球呢?”尔玉公主四顾,(禁jìn)不住问道。

    “大概窝在哪里睡懒觉。”荀洁漫不经心地答道,吩咐小丫鬟去将茶具拿过来。

    亭中摆着几个炭盆,烧的暖煦煦的,香炉中烟雾缭绕,亭子角落竟然眯着一只猫,浑(身shēn)雪白,慵懒地枕着自己的猫爪子,见几位(娇jiāo)(娇jiāo)闯进来,好似被打扰到睡觉了,不满意地喵叫几声,复又恬静地窝在厚厚的地毯上。

    沈云初自从被沈云颜那只貂咬过之后,对这种毛茸茸的小东西一概无感,或许是她心里所用,她总觉得这只不安分的猫对她有威胁,她(禁jìn)不住从距离猫最远的地方绕过去。

    尔玉公主公主小跑几步过去,见那猫竟然睡在厚厚的貂毯子上,(禁jìn)不住逗着猫爪子道:“雪球,你过得真滋润啊!”

    她见那只猫对她(爱ài)搭不理的,有些不悦,“东岛国那边真是不安分,今(日rì)楚将军出征了,也不知道几时才能凯旋,我可是惦记着东岛国上贡的猫呢,你看雪球这毛,茸茸的,摸起来格外舒服。”

    沈云初瞥眼看荀洁,但见她神色得意,梁国最受宠的尔玉公主都羡慕她,她心中当真愉悦,“这是猫是十三郎托人从东岛国买过来的,若是公主喜欢,改(日rì)我让阿兄帮公主带一只过来就是了,若是要等着打胜仗,让东岛国献贡品,还真是不知等到何年何月了呢!”

    言辞中遮不住对荀卿的满意,以及对尔玉公主的炫耀。

    沈云初忍不住打量她,但见她眉间含笑,有种轻盈的柔软在肆意流窜着,沈云初顿时心惊,这种神色——前世萧铭帮她画眉的时候,她在镜子里见过自己也曾那般柔软。

    尔玉公主甜甜地笑笑,看向荀玉,“阿玉,你不是也喜欢雪球,为何你将这只猫让给阿洁了呢?”

    “谁喜欢这孽畜了!不过是只恬不知耻的小畜生,我懒得分它半个眼神。”荀玉几不可闻地冷哼一声,坐在椅子上招呼沈云初,“初娘,走了半(日rì)想来你也疲累,快些坐下稍作歇息,待十三兄将云雾茶带过来之后,又该你忙碌了。”

    她竟然反客为主了,沈云初越发肯定荀玉与荀洁之间的矛盾绝不像表现出来那般争宠而已。

    这时候小丫鬟带过来一(套tào)釉色精美的茶具,旁边小火炉烧的旺,亭子里便有些(热rè)了,荀洁吩咐小丫鬟将帷幔勾上去,沈云初临水而坐,俯首便能看到水中游得欢畅的鱼,竟有几条墨鱼!

    墨鱼不是只有菩提山顶峰上那个四季开着莲花的荷塘才有么?

    “若是仲夏十分能被洁娘邀请来此处品茶,倒是件惬意之事啊!你看这里四面临水,彼时荷风送香,饮茶便多了份雅致的(情qíng)趣,洁娘当真会打理啊!”沈云初忍不住感叹,心中暗自比较,她们同样是无至亲可倚靠的,湘王府的(娇jiāo)(娇jiāo)怎就活的这般滋润,而她在沈府却是如履薄冰啊!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