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查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BAIDU_CLB_M_fillSlot("629485");

    孟管家没过多久就到了,“奴见过老夫人。”

    老夫人冷哼一声,“你究竟有什么急事,不妨说给初娘听听,我倒是想知道什么样的急事,值得你不让自己的主子歇息片刻,就急着凑过去添乱子。”

    老夫人的语气很是严厉,见惯了她宽厚的模样,被她疾言厉色地呵斥,孟管家(禁jìn)不住浑(身shēn)一颤,“是奴疏忽了,(娇jiāo)(娇jiāo)已经责备过奴了,说是即便沈府穷的揭不开锅了,也不该总拿些琐事烦扰她,奴只好默默跟着(娇jiāo)(娇jiāo),待她不忙碌的时候再禀告事(情qíng)。”

    这语气还真是委屈的紧,孟管家这话是指控她玩世不恭,空掌着沈府的决策权,却不愿意为沈府付出任何努力,既然不想((操cāo)cāo)劳,不妨将((操cāo)cāo)劳的重担交给愿意((操cāo)cāo)劳的人。沈云初心中冷笑,眯着眼打量他,莫不是韦氏想将掌家的权力收回去了。

    掌家权这般众人争抢的好东西,岂能由着她说撒手就撒手,说收回就收回去?沈云初笑眯眯地看着孟管家,“好心”地帮他说话,“孟管家快快起(身shēn)。你年纪也不小了,腿脚倒是利索的紧,怎地转眼间的功夫,你就到了稻香村,莫不是你一直在稻香村院子门口,专门候着我?若真是如此,想来府中的确是出了什么火烧眉毛的事(情qíng),最好在老夫人面前说出来,老夫人素来是个有主意的,说不准能帮你解决呢。”

    孟管家微怔,她指责沈云初纨绔二世祖,沈云初不是该恼怒地斥责他,然后向老夫人解释她被他冤枉了么?他如何也没料到,沈云初并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将焦点重新转移到了他(身shēn)上。

    沈云初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继续道:“祖母,大抵不是孟管家故意为难孙儿,故意不让孙儿好好休息,故意想让孙儿的病(情qíng)加重的,想来是沈府当真出了什么要紧的事(情qíng),孟管家不好扰了您与母亲休养,这才急着要请示孙儿。”

    沈云初说的话,任谁听来都是求(情qíng)的话,但是老夫人听了却越发恼怒,“你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情qíng),吞吞吐吐,言辞躲闪,可是想挨板子了?”

    孟管家本就因为孟妈妈被杖毙的事(情qíng),怨恼沈云初,此刻听到火上浇油,越发恼恨她,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禀老夫人,前天因为沈府为楚将军捐助军资的事(情qíng),府中的银子一时有些挪不开,怕是过几(日rì)就要揭不开锅了,奴这才急着来请示(娇jiāo)(娇jiāo)。”

    果然是揭不开锅了。

    沈云初没想到自己方才随口一说,倒是给说对了,不由得笑道:“既然你说前(日rì)为楚将军捐助军资,使府中银子紧缺了,为何瞒到现在才来禀告,你这管家未免也太不称职!”

    孟管家猛地抬头看她,却见她的笑容里带着无限的冷意,当即就有些害怕,韦氏让自己当充当马前卒,若是事(情qíng)办得好,他便是居功至伟,若是事(情qíng)办不好,他便如同他那苦命的妹妹般,做了韦氏的替罪羔羊。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纵使他明白沈云初不好对付,也只能往前冲了,“(娇jiāo)(娇jiāo)有所不知,楚将军征东,宫里太后娘娘率先捧出许多财帛助军资,又命令各府跟着捐助。咱们府里夫人是高阳郡主,老夫人也是一品诰命,楚将军都是咱们将军爷的门生,夫人便特意嘱托不能拿的少了,丢了沈府的颜面,夫人将她的许多体己钱拿了出来,便让奴将府中的银子都捐了出去,心想着夫人那边的铺子这个月便该有进项,谁料到铺子里的生意出了意外,奴也是今(日rì)早上才知晓这件事,所以并不曾故意瞒着。”

    “初娘,如今沈府是你掌家,可有什么好些的主意?”老夫人沉吟片刻,看向沈云初,她总觉得自己这孙女并不像表面那样怯弱,反之,能在韦氏只手遮天的(情qíng)况下,狠狠地收拾那些奴仆,定然有了不得的手段。

    “阿初能有什么主意啊,哪里赔了银子自然是哪里去寻。孟管家的意思是,让沈府各院的主子拿钱贴补公中,不仅拖了梧桐苑的例银,还要将梧桐苑的奴卖掉,不仅如此,孟管家还要梧桐苑众人带头将私房钱拿出来,可是孙儿觉得,即便我们沈府再穷得揭不开锅,当真就到了卖奴的份上了么?若是仅仅因为孙儿是掌家的,便要拿梧桐苑来开刀的话,孙儿也无话可说,只是要银子,却是难住阿初了,没有财帛拿出来起带头作用,莫不是要把母亲赏的那些御赐品拿出来?我倒是不在乎,只怕孟管家没胆子变卖御赐圣物啊!”

    见她没有直白地回答有什么好主意,老夫人略有些失望,沈云初掌家的事(情qíng),在她离家去菩提寺这几(日rì),早就被韦氏传的沸沸扬扬,老夫人与她心中都知道,此时已经由不得她知难而退了,无论如何她只能硬着头皮顶住,否则只会留下懦弱无能的名声。老夫人叹息道:“我这里还有些银子,你先带头贴到公中去,好在能缓几(日rì),趁着这几(日rì),我再帮你一起想想办法,这样可好?”

    沈云初摇头,“祖母,您这些银子您还是自己留着,总会有急用的时候,孙儿说这番话并非是想跟您讨银子。”说到这里,她打量了眼孟管家,对老夫人道:“孟管家说的变卖奴仆是万万使不得的。先不论这些奴都是各院主子用顺手的,卖了带有银子的时候也买不回来了。只是大批量地发卖奴仆这般不体面的事(情qíng),都是落魄人家才做的事(情qíng),孟管家这主意不知道安的什么心。”

    “奴委实是冤枉的紧,如今没有银子,奴已经在想办法换银子,(娇jiāo)(娇jiāo)难不成想让奴平白变出许多银子么?”孟管家大呼冤枉。

    “你冤枉?”沈云初挑眉问,“孟管家只会在主子面前喊穷,自己想不出办法来,是资质愚钝,难以胜任沈府的管家之职,只是你是母亲用惯的老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在母亲养病的时候将你撤职查办了,只好费些心思帮你想办法,不过在此之前,你是不是该将沈府的账目送过来给我瞧瞧呢?”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