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衫褪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经典段子,笑口常开!

    萧昂闻言,眼中染上一抹猩红的血色,“我才不用她对我好!她定然与瑶美人一样都是坏人,都长着狐媚的脸,将先生的魂都勾走了,先生有了她,就舍得将阿昂打死,阿昂又怎么指望她肯疼(爱ài)阿昂?”

    沈云初心底一颤,瑶美人?

    莫非她与陛下当年的宠妃瑶美人长得很像?

    “如今你(身shēn)上有伤,她也险些被你打死,我没有时间与你细说,你还是尽早找御医帮你医治内伤。”荀阳幽深地看了萧昂一眼,吩咐那两名影卫,“送你们主子回去!”

    荀阳抱着沈云初脚尖轻点,顿时就没了踪影,萧昂盯着他们的背影,眸中流露出一抹怨诽,拳头紧紧地攥起来,过了很久才松开,由着那两名影卫扶着他离开了。

    “若是疼,你也别忍着。”荀阳抱着她直接飞上了峰顶,吩咐翠丫与墨痕烧些(热rè)水来,然后将沈云初搁在(床chuáng)榻上,先是摸了她的脉象,然后开始解她的衣衫,准备仔细检查她(身shēn)上的外伤,准备帮她配药。

    “别,让翠丫来就好。”沈云初羞得面脸通红,男女有别,从前她只当他是父亲般的,他背她或者抱她都不甚打紧,可是经过崖间的那场表白,她对荀阳的感觉彻底发生了变化,如今单独相处已经是有违礼法的事(情qíng),怎能让她将自己衣衫褪去帮自己检查伤呢?

    “你放心,等回去我就到将军府提亲。”荀阳本就不是守礼的人,如今又是在梵色的地方,旁人自然不敢来打扰,也就不用担心她的名节,就算将她看了又何妨。况且本就是治病救人,哪里还顾得上这些繁琐的礼节,可见她扭捏,只好柔声宽慰,“你当我是医者就好,快让我看看你伤的重不重。”

    荀阳玉手如飞,沈云初拗不过他只要躲着,只是没多几下自己(身shēn)上的衣衫就被他解开了,沈云初本能地环臂抱(胸xiōng),可惜终究晚了一步,荀阳没已经看到了她(身shēn)上遍布的青紫色的淤痕以及吻痕,他的唇角紧紧地抿起来,眸中有些猩红。

    沈云初只觉得荀阳的神(情qíng),倒似这些伤都在她(身shēn)上,(禁jìn)不住小声道:“阿初不疼!”

    “傻丫头!”荀阳眸色明明灭灭,最终将她(身shēn)上的衣衫重新裹上,将她搂在了怀里,懊恼道:“都是我不好,若非我自私,你怕是也不会遭受这般磨难。下午的事(情qíng)谁都不敢说出去,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名节,也不用被((逼bī)bī)嫁给太子,他以后都不敢再伤害你了。”

    感觉到荀阳轻微的颤抖,沈云初也跟着心头一跳,暗自思忖着荀阳这话是何意,终究忍不住,伸臂环住他的腰,“是阿初不该不听先生的话四处乱逛,这才遇上了太子(殿diàn)下,阿初无事的,没有吃亏。”沈云初忍着疼痛,不(禁jìn)懊悔不该为了莫须有的前世记忆,去桃林中找寻什么玉石。

    想到那块血玉,她忽然推开荀阳,在(床chuáng)榻上翻了翻,终于看到了那块血玉,小脸上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将玉握在手心里唏嘘道:“幸亏我的百亩良田还在,要不然今(日rì)这番苦算是白受了!”

    荀阳原本的一腔怒火,被她明媚的笑意晃得悉数散尽,看她财迷的要钱不要命的模样,简直哭笑不得,“你就是为了这块破石头才撞破太子的那种事的?”

    “这是血玉!”沈云初对他的反应很不满意,多么罕见的血玉啊,金银有价玉无价,怎的到了他口中就成了破石头,“纵是卖到当铺也得值百金,我还打算拿这块血玉在京郊换百亩良田呢!”

    “少师府中什么都不缺,你若是稀罕什么尽管去搬就是。”荀阳揉揉额头,喜欢贪财的妇人是好事,至少他有的是钱可以打动她,可也不是好事,若是再多来几次方才的事(情qíng),他便要减寿十年,天知道暗卫来报说她遇到太子的时候,他恨不得长了翅膀直接飞到她跟前去保护她。

    看到她被太子摔飞的那一幕,他当真是动了杀机,这才不受控制地打了萧昂两掌,且是运足了真气。虽说他在太子萧昂倾注了不少心血,也是看着他长大的,可若是他碰了沈云初,他就敢让他血溅当场。

    没过多久,墨痕提过来两桶(热rè)水,目不斜视地倒在内室的浴桶里,然后默默退出去关上了门,沈云初无比郁结,有种被人抓(这里防和谐)(奸jiān)的感觉。

    荀阳忽然问:“你喜欢什么样的香味?我可以为你在(热rè)汤里面撒些花瓣,你们(娇jiāo)(娇jiāo)们似乎都喜欢香汤沐浴。”

    又不是准备侍寝,搞什么香汤沐浴啊!

    沈云初将头埋在枕头里,恨恨地凿着(床chuáng)榻,暗恼自己怎就脸红了,暗恼他说这种话题的时候脸上的神(情qíng)怎能如此正经呢?

    “我抱你去沐浴。”荀阳看她将脑袋埋在枕头里,知道她是羞恼了,唇角轻轻勾起来,将枕头从她手中夺过来扔到(床chuáng)榻的最里面,抱着她去泡澡。

    沈云初急得直蹬腿,“我自己来啊,这种事(情qíng)我自己来就好。”

    “乖,别乱动,你(身shēn)上还有伤,够不到擦背,我帮你。”荀阳的表(情qíng)无比正经,好似在讨论经国之大事。

    “不要!”沈云初急的想哭了都,方才被他看光她已经肠子都悔青了,此刻说什么也不能再让荀阳占她的便宜。

    “方才都已经将你看的差不多了,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你早晚是我的妻子,早些享受梁国少师的伺候,这难道不是捡了大便宜?”荀阳清泉般的眸子盈满了笑意。

    捡便宜?

    若是捡便宜的事(情qíng),沈云初定然愿意,可是捡便宜的前提是很可能被他看光,沈云初岂能愿意,正闹着,荀阳已经将她扔进了水里面。

    水花四溅!

    衣服湿透了贴在(身shēn)上,勾勒出她妙曼的曲线,荀阳清泉般的眸色顿时涌起一股墨色的潮水,沈云初觉得他的目光变得炽(热rè),猛地沉到水里面,恼声道:“登徒子,闭上你的眼睛!”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