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不成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经典段子,笑口常开!

    众人早就迫于皇后的威势不自觉得跪下去,沈云初也跟着众人跪下去,萧铭思忖片刻也单膝跪下,萧逸眉眼冷峻,与皇后对视片刻后也单膝跪下去,但是头却始终高昂着。沈云初看着他(挺tǐng)直的脊背,忽然觉得萧逸的骄傲就是他最致命的缺陷,怪不得前世会输给处处不及他的萧铭。

    “沈家(娇jiāo)(娇jiāo)不仅是未来的晋王妃,是你未来的三皇嫂,还是沈将军最宠(爱ài)的女儿,相信晋王能拎得清轻重缓急。”皇后冷冷地盯着萧逸,唇角勾起一抹若隐若现的笑意,“况且诸王之中秦王最能干,相信秦王若是能从自己封地的药草售卖查起,三天之内定然能给沈家一个交代,给菩提寺一个交代。”

    皇后话中的深意,萧逸听得最明白。

    沈云初不仅是他未来的三皇嫂,还是沈将军的掌上明珠。沈将军是云州都护,是军功卓著的封疆大吏,若是他无法就此事给沈将军个满意的答案,沈将军必然对他心有芥蒂,陛下本着拉拢权臣的目的也不会轻饶了他。况且他有意求娶沈云颜做王妃,如此说来沈将军更是不能得罪的。

    “臣领皇后懿旨。”萧逸扬声道,心中暗骂皇后狡诈。

    “时间急迫,秦王这就去查案。”皇后对着萧逸嘲讽一笑,威严的目光扫过跪着的众人,“天色不早了,诸位夫人也都回去歇着。”

    本是晋王府的侍卫要剃度出家,她们不过就是来看(热rè)闹,谁承想事(情qíng)竟演化成皇后与秦王萧逸的对峙,涉及到宫闱之事,她们(禁jìn)不住冷汗淋淋。此刻听闻皇后发话,如闻大赦,岂有再滞留的道理。

    沈云初心底一凉,莫非今(日rì)退不成婚了?

    她慌忙跪下,拦住皇后的去路,扬声道:“皇后娘娘,臣女再次请求皇后娘娘能够解除臣女与晋王的婚约,臣女不愿被晋王克死,让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本宫已经命秦王去查,真相究竟如何尚不自知,等水落石出之后再议也不迟!”皇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沈云初哪里会甘心!

    她将目光转到萧铭(身shēn)上,谴责道:“晋王方才不是说与臣女两(情qíng)相悦,难不成眼睁睁看着臣女被你克死,便是对臣女好么?”沈云初话锋犀利,硬着头皮与萧铭对视,若是错过这个时机,不知还有什么借口能够((逼bī)bī)迫晋王主动松口。

    “初娘,我们明明说好的,生死相随,如今你听了梵色的无稽之谈,便要背弃曾经美好的誓言么?”

    好个无耻的萧铭啊!

    沈云初险些一口血喷到他脸上,狠狠地瞪着他,恨不能在他(身shēn)上瞪出几个洞,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萧铭当真舍弃了颜面,竟会当着众人说出这般(肉ròu)麻的话。

    众位夫人与(娇jiāo)(娇jiāo)听到他们的对话,顿时扭头打量沈云初,目光中含着说不尽的嘲讽与轻蔑。沈家大娘痴恋晋王,此事在贵族圈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此时听晋王声音悲恸,都以为沈云初先是与晋王海誓山盟,如今因为怕死要抛弃晋王,纷纷鄙视沈云初。

    沈云初捏拳头,这种变化太猝然,她一时气呆了,竟然不知该如何挽回局面,只能气鼓鼓地瞪着萧铭,而萧铭则“含(情qíng)脉脉”地看着她,唇角带着三分柔软的笑意。

    皇后的目光逡巡一圈,发觉众人的注意力又被沈云初吸引过来了,不由得笑着替他们找台阶道:“不过是小儿女之间闹别扭了。”

    “我知你不过是气恼我那(日rì)没有亲自去迎亲,失了对你的承诺。”萧铭目光柔软地看着她,语气宠溺:“初娘,你别闹了,这次我定然亲自去迎亲。”

    众人目光了然,晋王都不自称孤,而是我,可见已经放低了(身shēn)段哄沈家(娇jiāo)(娇jiāo)。只是此事怨不得沈家(娇jiāo)(娇jiāo)生气,若是她们未来的姑爷不亲自来迎娶,她们也会怨怪的,只是沈云初这气(性xìng)也太长了些。

    正当沈云初心中郁结地想举拳头砸烂萧铭的俊脸时,却忽然见眼前有白色的流云闪过。

    “神僧!”刚刚打算散去的众位贵妇人,顿时虔诚地跪拜,山呼如潮。

    梵色飘然而落,宛若天边飘逸的流云落在人间,纵有十丈红尘,染不了烟火气。僧袍洁白无尘,透过舒朗的经纬,依稀能看到大千世界的缤纷色泽。

    微风拂来,梵色雪色的衣襟轻扬,只见他温雅从容,眸光洞彻,冲着众人微笑道:“劫也,解也。有(情qíng)来下种,因地果还生。无(情qíng)既无种,无(性xìng)亦无生,若能摒弃(爱ài)恨恩怨,只留本心,自可平安度化劫难。”

    沈云初再次看到梵色那如玉般的俊颜,心中(禁jìn)不住叹息,果然是史上最风华绝代的和尚,怪不得让无数(娇jiāo)(娇jiāo)芳心暗动。

    但是此刻她并没有多余的心思欣赏男色,心中十分发虚,方才的那番话,纯属她自己瞎编的,没想到梵色竟然闻讯赶过来了,千万莫要将她的谎言拆穿啊!

    丢了颜面事小,若是被有心人扣上欺君的罪名,可就百口莫辩了。

    脑中有灵光闪过,沈云初突然双手合十跪在梵色面前,“弟子愿尊听佛门教诲,求神僧代为削发,从此青灯古佛,远离俗世善恶。”

    梵色温雅的神色闪过丝僵硬,这沈家(娇jiāo)(娇jiāo)果真胆大,给她根竹竿就敢顺着往上爬,她是将军府(娇jiāo)(娇jiāo),与晋王的婚约,朝堂后宫千丝万缕,她的尘缘是否了断,自然不是她说了算,更不是他能决定,一切都要看陛下之意。

    她忽然闹着要出家,无非是((逼bī)bī)他帮她遮掩她的谎言。

    梵色眸光洞彻,摇摇头道:“施主虽有佛心,却无佛缘。”

    梁国百姓倘若知晓他们心中的神僧,时常在峰顶与他们的圣人烤鱼饮酒,做酒(肉ròu)之徒,不知该作何反应,沈云初垂眸遮住眼中的嘲弄之色,声音无比虔诚:“那(日rì)蒙神僧出手相救,幸免于难,然亲眼得见世间诸般善恶生死,心中惟觉得豁然,富贵荣华,恩怨(情qíng)仇,不过都是过眼烟云,弟子只愿跟在神僧左右,时刻聆听佛语。”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