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退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重口味笑话,适合你吗?

    沈云初忽然扬眉一笑:“臣女自然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众人纷纷向她的手腕看去,见皓腕间挂着一串菩提子佛珠,皇后与那些(身shēn)份高贵颇有见识的贵妇人都已经认出来,这串佛珠正是神僧梵色随(身shēn)戴着的。

    “初娘,你怎会有神僧的佛珠?”皇后很惊诧地问她。

    不仅皇后如此,众位贵妇人听说那是梵色的佛珠,慌忙敛起轻蔑嘲讽的神(情qíng),眼中的眸光无比虔诚,梵色在她们心中与佛祖无异,都以见梵色一面为荣,却从来不敢奢求梵色赐她们东西,更遑论是这串不离(身shēn)的佛珠。

    沈云初双手合十,脸上也跟着她们露出无比虔诚的表(情qíng),“回娘娘的话,婚嫁那(日rì)路上的确遇到了黑衣蒙面的贼人,臣女惶恐,刚要自尽以保全名节的时候,圣僧梵色飘然而至,是他悄悄救下了臣女,马车中受辱的是臣女的贴(身shēn)婢女云妆。”

    众人唏嘘不已,心道随皇后娘娘来趟菩提寺,还能听到这等劲爆的消息,茶前饭后又添了不少谈资,尤其是事关神僧梵色的。

    但是想到这里,对沈云初顿时又羡慕嫉妒恨,这等因祸得福的事(情qíng),她们宁愿自己的女儿也能遇上,虽说婚嫁不成,有损名节,可是能被梵色搭救,赐些福气也是好的。

    皇后的目光逡巡一圈,道:“初娘不妨讲讲细节,让诸位夫人(娇jiāo)(娇jiāo)都长些见识。”

    沈云初明白,皇后是给她机会,今(日rì)是她洗刷婚嫁遭劫这一污点的最佳时机,在菩提寺中请梵色为她作证,往后谁都不会再拿这件事(情qíng)找她的麻烦。

    “那(日rì)行至槐树岭,忽然跳出来许多黑衣人,蒙着面,叫嚣着要破坏晋王府与沈将军的联姻,臣女哪里懂得他们口中说的那些啊!”沈云初说到此处,悄悄打量了皇后的神色,见她有瞬间的僵硬,知道她大抵是怀疑那些贼人的(身shēn)份了,这才继续道:“臣女心道,当真是天亡我也,只有以死明志,方能保全自己的名节,保全晋王的颜面,保全沈府的名声,臣女拔下簪子往自己的喉咙刺过去,却忽然觉得手腕发麻,只见一袭白色僧衣从天而降,梵色神僧僧袖一拂,臣女手中的簪子就重新插在头上,臣女求他搭救些个,他却说天意不可违,说是臣女命里免不了此难,却也命不该绝,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沈云初讲的声(情qíng)并茂,众人听到此处,一颗心都跟着悬起来,命里不该绝,却又免不了此难,那梵色究竟缘何又违背天意救了她?

    “臣女的贴(身shēn)侍女通晓大义,她主动对神僧道,她愿意替臣女受此劫难,这般就不算有违天意,神僧被她感动,便将臣女救下。所以那(日rì)在婚车中受辱的,实则是臣女的贴(身shēn)婢女,后来母亲大抵觉得她这般不洁的侍女跟在臣女(身shēn)边不成体统,便将人打发了。臣女念着她是个知恩图报的,本想多多提携她,母亲却始终不肯告诉臣女她的下落。”沈云初说到此处,语气沉下来,众人见她悲戚,也跟着抹两滴同(情qíng)泪。

    沈云初不知道韦氏将云妆她们弄到哪里去了,但韦氏此举绝不是为她好,抑或者韦氏根本就打算找个恰好的时机往她脸上抹黑,比如近在眼前的一年一度的牡丹宴就是最佳的时机,若是韦氏在牡丹宴上发难,她可就无力回天,所以这才先下手为强。

    皇后与韦秀茹还有山(阴yīn)公主三位表姐妹一同长大,对韦秀茹的处事手段最了解不过,此刻听沈云初忽然提及韦氏,转念一想便知晓沈云初打的是什么主意,顺着她的话叹息道:“你母亲委实不应该错待了你那侍女。”

    “母亲大抵是为了臣女着想,想杀人灭口,毕竟发生这样不堪的事(情qíng),终究是不详的,然而纸包不住火,真相总会大白于天下的,更何况臣女有幸被神僧梵色及时搭救,这可是寻常人求不到的福气,想来母亲委实是多虑了。”沈云初似乎是无意中将“杀人灭口”宣之于口,那些好事的贵妇们如何猜度,就不干她的事了。

    沈府嫡母与庶女不和,这件事(情qíng)早在半月前就传的沸沸扬扬的,尤其是杨太医查出沈云初体内有导致不孕的苦离子时,众夫人便觉得韦氏心思歹毒,竟然千方百计地毒害庶女。几(日rì)前又有山(阴yīn)公主替沈云初传出抱不平的言论,众人越发觉得韦氏绝对没按好心。

    那些贵妇或者以为韦氏不愿庶女与神僧扯上干系,无端出风头盖过嫡女,有些人以为搞不好韦氏与那侍女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这才杀了那侍女灭口,还有些人直接怀疑韦氏留着那侍女与陪嫁的丫鬟婆子是为了寻机((逼bī)bī)死沈云初。

    沈云初对诸位贵妇的反应很满意,她们果然有“以小人之心踱君子之腹”的本事,更何况韦氏本就不是君子,只怕众人将韦氏想的更加不堪。纵使将来韦氏指使云妆她们指证她曾被贼人玷污,怕是也无人相信了。若是韦氏知道她来了招先发制人,会不会假病变真病,自此卧(床chuáng)不起呢?

    “梵色为何要将这串菩提佛珠给你?”萧铭显然不信沈云初的话,既然是不敢有违天意低调搭救,又怎会将菩提子佛珠给她,让她高调宣扬。

    沈云初坦然一笑:“神僧掐指一算,他说月圆轮回之时我会有另一场劫难,此佛珠可帮我渡过厄运!”

    说到此处她忽然转向皇后,跪下哀求道:“臣女那时一知半解,如今在佛前沐浴佛光,总算是参透了神僧话里的玄机,臣女思来想去,恐怕只有皇后娘娘与陛下才能救臣女啊!”

    “本宫若能救你自然不会旁观,你且起来回话。”皇后被她说的云里雾里的,何止是皇后,众位夫人(娇jiāo)(娇jiāo)都无比好奇,梵色那番话究竟有什么玄机。

    沈云初神(情qíng)仓惶,似乎连君臣间的礼节都忘了,颤声道:“臣女突然记起,当时神僧曾说臣女之所以有此劫难,委实是天降警示,若是臣女继续执迷不悟,纵使活佛在世也无力回天,只有臣女彻底顿悟,方可自救。”

    “这是何意?”皇后问道。

    沈云初解释道:“今(日rì)距离黑衣劫匪截嫁妆刚好是半个月,从初月到满月,正是圣僧说的月圆轮回之时。此番这侍卫无端攀诬臣女失贞,臣女若是百口莫辩,便只有撞死在这佛门之地,以证清白保全沈府的名声。幸亏有神僧的佛珠护体,这才又救了臣女一回。”

    众人将事(情qíng)的前后连在一起想了想,的确如此,若是沈云初不将这串佛珠拿出来,怕是要背上不洁的骂名了,她若是个(性xìng)子烈的,只能以死自证清白。

    萧铭心中一突,似乎意识到沈云初要将计就计,((逼bī)bī)迫皇后解除与他的婚约,但是他们的婚约是陛下金口玉言,宣告天下的,岂能说解除就解除,他唇角依旧含着三分笑意,静静地看沈云初能耍出什么花招。

    沈云初继续解释道:“神僧曾有言在先,他道臣女与晋王命数相冲,实在不该结为连理,臣女若是执意嫁给晋王(殿diàn)下,则坎坷半生厄运不断。那时候臣女无论如何也不肯信,臣女与晋王的婚事明明是钦天监算好的,怎会惹了老天不快,还要降下劫难警示臣女。这段时间臣女的确执迷不悟,以为自己注定要嫁给晋王,对晋王死心塌地。如今臣女险些命丧于佛门净地,神僧的话便由不得臣女不相信。臣女不想死,不想被晋王克死啊,恳求皇后娘娘降旨解除臣女与晋王的婚事!”

    萧铭唇角的笑僵在那里,他无论如何也没料到,沈云初竟然找了这个借口退婚,还要给他扣上“克妻”的帽子。

    沈云初感受到他的目光,平静地与他对视,表(情qíng)哀戚,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她眼中闪过的狡黠与得意,她自然不会像寻常(娇jiāo)(娇jiāo)那般“谦虚”,明明自己不愿意嫁,还非要说自己福薄,配不上晋王高贵的(身shēn)份,那样岂非贬低了自己便宜了萧铭?

    众人自然看不懂他们之间的“交流”,只觉得沈家(娇jiāo)(娇jiāo)对晋王一往(情qíng)深,明知道自己会被晋王克死,还毅然决然为晋王冲喜,如今幡然醒悟,认清了自己与晋王的缘分不够,主动舍弃晋王妃的地位。

    皇后眸光复杂地盯着沈云初,她方才已经跟沈云初谈过话了,要她好好辅佐晋王,沈云初明明应下了,她当时还以为那退婚折子,不过是沈云初以退为进的手段呢。如今沈云初突然在众人面前主动提出解除婚约,还依仗梵色的预言,这便是当真不愿意嫁晋王?

    “母后!”眼见皇后似乎要顺势成全沈云初,萧铭抢先一步道:“若是儿臣能查出这侍卫诬陷初娘是有人指使的,意在破坏两府联姻,是不是意味着梵色神僧所说的命数向冲有是错误的?”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