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阿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重口味笑话,适合你吗?

    “你又在胡想什么,嗯?”荀阳举袖,将两人遮住,然后低头在她侧脸亲了一口,“若是再见到醉吟那只老狐狸,我定然要问问他平(日rì)里是如何教导你的。”

    沈云初倏然红了脸,一把推开他,“醉吟先生不会骗我的,他说梵色与你这等的圣人,与寻常人不同,寻常人是(阴yīn)阳调和,你们是阳阳协调,这是造物者设定的。”

    荀阳的呼吸几度变幻,最终他长舒一口去,笑的格外温和,“我终究会(身shēn)体力行地告诉你,我是(阴yīn)阳调和还是阳阳协调。”

    沈云初自然听不懂他话里的深意,只觉得那只荷叶很是神奇,竟能承受四条大鱼的重量,仔细一看,原来是绿翡翠做的,雕工精致,从纹理到薄厚,与真的荷叶并无两样,若不是因为她好奇摸了摸,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唏嘘道:“先生,这……这也太过奢侈,若是要我搬回家去,能值不少钱,在这里被你们糟蹋了。”

    “少师府这样的好西东多了去,你若是稀罕,你便到少师府随便挑,挑中哪个我便将哪个送你,乖,快去杀鱼,你也该饿了?”荀阳低笑。

    “嗯,你可要记得给我颗翡翠白菜。”沈云初很好说话,这才发觉荀阳果然是个有钱的,连翡翠荷叶都能拿过来专门做鱼篓,府里面还不定有多少值钱的好东西呢。

    “杀完鱼去生火。”荀阳又道。

    “好!”为了那颗翡翠白菜,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可她看荀阳那张如诗如画的脸,怎么就不爽呢,“先生做什么?”

    “我给你烤鱼。”荀阳挑眉。

    “你就只烤?”沈云初不甘心啊,明明说好他将功补过的,到最后竟变成了她抓鱼她杀鱼她生火,他就只管烤!

    “我只会烤!”荀阳灿然一笑,宛若冬雪初霁,阳光万里。

    沈云初被她晃得有些失神,荀阳递给她一只精巧的匕首,沈云初接过来,对着那四条翻白肚的鱼念念有词,“鱼生来便是被人吃的,若是不被吃,便是没有完成活着的使命,阿弥陀佛,我这就送你们羽化升仙!”

    “看不出来,阿初竟跟梵色是同道中人。”荀阳嗤笑,“你若真是慈悲为怀,便不该吃它们,既是决定要吃它们,又何必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哄得鱼儿白欢喜一场!”

    沈云初扬起匕首,按住云儿开膛破肚,“醉吟先生常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啃泥土,这叫食物链啊,弱(肉ròu)强食本就是世间至理,你若是不信,为何还要吃烤鱼?”

    梵色盘腿在石头上打坐,闻言忽的睁开眼,“原来竟是醉吟教出来的小丫头,怪不得是个佛心剔透的。”

    “有佛心,无佛缘!”荀阳道。

    他深深地看了梵色一眼,这才慢条斯理弯腰采了几片荷叶,甩出那根天蚕丝,手腕一抖,鱼就被摔在荷叶上,玉手娴熟地撒上作料,将荷叶包裹好,挂在烤架上。

    如此这般,沈云初看得目瞪口呆,当真是世家子弟,手不沾腥,烤鱼这般烟火气的事(情qíng),被荀阳做来亦能淡雅如仙,庖厨之事宛若弹了一曲(春chūn)水流。

    沈云初去捡树枝,然后钻木取火,将火烧了起来。荀阳不知道从哪里鼓捣出一盘棋,在梵色对面坐下,“一局定输赢。”

    “甚好!”梵色眸光清明,“你若是赢了,我便让你改赌注。”

    沈云初听他们打哑谜,显然是不想让她知晓,索(性xìng)多添了几根柴,站起(身shēn)来舒活筋骨。此处地势陡峭,人若是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去,这片湖泊竟能随意流动,沈云初顿觉大自然鬼斧神工。外加此处空气清新,荷风送香,沈云初深深嗅了口气,只觉得铺天盖地的湿气中夹杂了鱼的香气,“原来墨鱼闻起来竟是如此的清香,怪不得被称为天下第一味。”

    “这墨鱼还是醉吟从海外带回来的,我便将它们养在此处,天下间也就只有四人得饱口福,你这小丫头算第五人。”梵色手指白棋,慢条斯理间皆是杀机,还能分心与沈云初对话。

    沈云初便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素手翻着烤架上的鱼,她不用回头看,但听落子声就知晓二人落子极快,棋逢对手。

    荀阳来此处竟然(身shēn)揣着棋盘,想来早就预谋好了的,只是方才听他们说什么改赌注,莫非从前便讲好了赌注,此番要临时做出更改?

    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浓郁的鱼香气扑鼻而来,带着荷叶独有的清香,沈云初扭头看,见他们尚未分出输赢,径直取下一条,打算自己边吃边看他们下棋。

    荀阳含笑看她,“先给我吃口,快饿死了。”

    沈云初只好将鱼递给他,荀阳笑容轻浅,优雅地吃起来。

    “鱼烤的不错。”梵色眸光温雅,“小丫头,出家人讨你条鱼吃吃,给不给?”

    当真是佛中菩提花啊,沈云初心中叹息,这般好看的模样,出家做和尚可惜了,顺手递给他一条烤鱼。

    荀阳挑眉,“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你那串菩提佛珠可就递给我家阿初了。”

    “你怎知她是你家的?小丫头烤鱼的手艺这般好,将来定是个贤妻良母,嫁给你岂不是可惜了。”梵色毫无出家人的自觉,谈起红尘俗世津津乐道,手中的白棋落子如飞。

    “观天象便知。”荀阳很笃定。

    “相由心生,不由天定,我关她福泽深厚,当是尊崇无比的那位。”梵色似乎故意跟他唱对台戏。

    “天时地利人和,她都是我家的。”荀阳声音依旧温润,似乎也不生气,只是黑子落下的力度隐隐间狠了几分。

    “不是想饮酒?”荀阳看沈云初神游天外,突然出声问她,“那坛酒就悬在翡翠荷叶下面,你搬开就能捞出来。”

    沈云初闻言,顿时精神了几分,带她拿酒回来,棋盘已经收起来,荀阳如诗如画的眉宇间隐隐浮动着欢喜,对梵色道:“你虽棋差一招,输给了我,我便拿半坛子梅花酿给你,只是先说好,你这串菩提子佛珠便归我家阿初。”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