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欢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荀阳的耐心在她纠结的表(情qíng)中慢慢耗尽,捏住她的下巴,“阿初,你看着我,你可有半分喜欢我?若是你从前没有,自此以后,你可愿意试着喜欢我,像喜欢夫君那般喜欢我?”

    他眼中的柔(情qíng)浓的化不开,沈云初只觉得自己要被他的柔软的目光融化了,心中似是有只小鹿在乱撞,荀阳杜若的气息丝丝缕缕地飘过来,她忽的想起方才被荀阳抱着往下坠的时候,荀阳似乎吻了她。

    他还曾经闯进她的闺房摸了她的小脚丫,这些事(情qíng)都是夫君才能做的,而按照荀阳的说法,似乎那时候就已经对她存有心思了,那岂不是——

    不只是气还是羞,沈云初的小脸红到了极致,荀阳见她小脸忽的俏红,在弥漫的云雾中看起来极美,心神一((荡dàng)dàng),准确无误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荀阳——”沈云初想要推他,忽的想起此刻站在万丈陡壁间,她若是推她,岂不是会害得荀阳粉(身shēn)碎骨,只好作罢。

    荀阳的唇在沈云初的唇齿间流连往返,似乎要将他满腔的心思和柔(情qíng)全部倾巢给她,沈云初的(身shēn)子靠着峭壁,被他吻得有些意乱(情qíng)迷,不自觉地瘫软成一滩(春chūn)水。

    古藤缠着峭壁,白色的雾气在他们周(身shēn)飞腾,彼此的气息缭绕着,他们此刻只能看得见彼此,仿佛世间只有他们二人。

    这种感觉空前的美妙,饶是荀阳这般见多识广的人,也(禁jìn)不住为这种美妙的滋味痴迷,大抵是方才将自己蛰伏多年的心事表露出去,心中到底是畅快了许多,这次的感觉,比前两次都要甜蜜。

    如玉的大手(禁jìn)不住覆上她香软的腰(这里防和谐)肢,而后顺着她(身shēn)体的曲线缓缓上移,犹记得记得那晚她绵软的(胸xiōng)部。

    握住之后,(禁jìn)不住轻轻一捏,沈云初红唇轻启,溢出(娇jiāo)弱的吟声,大脑忽的一片清明,本能地伸胳膊推荀阳,荀阳满脑的心思,都聚在他掌心中那绵软的弹(性xìng)上,她用力推,他便忘悬崖底部坠落。

    “荀阳——”沈云初大惊,伸胳膊去抓他,(身shēn)体失衡,跟着掉了下去。

    唔,这下悲剧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荀阳手腕抖动,千钧一发之刻将手腕上的天蚕丝缠在了枯藤之上,另一只手去抓下坠的沈云初,“阿初,别松手。”

    这一刻天地俱静。

    沈云初一只手被荀阳紧紧地抓着,全(身shēn)在白雾之中晃着,荀阳松手,她便是粉(身shēn)碎骨,她艰难地抬头,只见荀阳如诗如画的容颜半隐在缭绕的雾气之中,有些缥缈。

    古藤折断的声音,很清晰地传入两人的耳中,沈云初忽然一笑,“荀阳你快些放手,我活到如今早已是赚到了,大抵是老天终于想起我了。”

    “我不许你放弃,阿初!”荀阳的声音听起来痛苦,飘渺得像是从天外传来的,他说,“要死也是我该死,色字头上一把刀,是我(情qíng)不自(禁jìn),害了自己也害了你。我用力将你抛上去,你抓住藤枝别乱动,若是墨痕找不到我们,定会下来找寻,他会来救你的。”

    谁都知道这根古藤已经(禁jìn)不住折腾。

    若是荀阳用力将沈云初甩上去,所需要的拉力,古藤怕是承受不住,到时候两人都要死,她本就是重生之人,大抵是运气用光了,又何必连累了荀阳,“荀阳,我跟你没可能的,你何必为我冒死,且不说世人都知晓你与我是师徒,我心中亦只当你是长辈。”

    荀阳冲着她笑,“阿初,你总喜欢口是心非。你心底若是对我不曾有半分喜欢,方才又何必理会我掉下来,如今又何必说这些绝(情qíng)的话惹我生气,是想让我活着,是也不是?”

    沈云初也小,“荀阳,你虽是黑心黑肺了些,对我到底不错,我总不能害死你,否则轮回的路上佛祖都不会饶了我,我并非欢喜你,但是我却觉得嫁你或许不错。”

    “我心甚是欢喜。”荀阳淡雅一笑,一如往(日rì)那般自信,好似天地万事尽在他的掌控之中,抓着她的手猛地用力,沈云初尚未反应过来,荀阳已经将她抱在怀里,飞(身shēn)而起,凌云直上,向山崖飞去。

    沈云初觉得自己的心要跳出嗓子了,生死都只在一线间,而她方才生死抉择之际,竟然会舍得为了荀阳放弃自己求生的机会,她唇角抿起来,心沉到无际的黑暗之中。

    “谁救了我们?”沈云初知道方才那种(情qíng)况,饶是荀阳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同时护住他们两人。

    “影卫。”荀阳眉梢眼角都是轻柔的笑意,沈云初猛然睁大眼睛,方才的感动((荡dàng)dàng)然无存,“你这个黑心黑肺的伪圣人,你明明带着影卫的,你还故意吓我,我以为我要死了,你怎能这般欺负人啊,你这个……这个……唔……”

    沈云初满腔的怒意被他堵在喉咙间发不出来,她本就因为刚刚在半山崖处的枯藤上被他吻得浑(身shēn)酥软,如今更是推却无力,这一吻将所有的火气都给她吞回腹中,进而在由他的柔(情qíng)攻势将火气融化。

    荀阳就是故意的。

    他想试探自己在沈云初心中究竟有没有一席之地。自从婚嫁那(日rì)以后,他总觉得沈云初变了很多,冷漠得谁都靠近不了她,像是在她周(身shēn)包裹了一层隐形的隔膜,无论她巧笑倩兮,抑或是英眉紧蹙,那都不是真实的她,他忽然有些慌乱。

    这不是他认识的沈云初,她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出生,到牙牙学语,就像是他亲手埋进土里面的种子,看她生根发芽,长叶开花,可这朵花忽然就变了味道,你会恍惚,这还是你曾经的那株花么?可如今他再次肯定了,他的阿初还是他的阿初,不会因为婚嫁那次变故就变了人,虽然淡漠了些,到底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冷漠。

    最后,沈云初气喘吁吁伏在他的怀里,连气恼的力气都没了,她瞪着荀阳,虚弱地道:“你这个……骗子!”

    荀阳轻笑,如诗如画的容颜舒展开来,说不出的淡雅。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