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语争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经典段子,笑口常开!

    “嗯。”荀阳起,淡淡应了声,神有些不悦。

    墨痕不再吱声,驾着马车往前驶去,来到晋王府的马车前。马车帘子挑起来,露出萧铭唇角含笑的脸,墨痕一勒马缰,冲着萧铭微微抱拳,算是行了礼。

    萧铭也不介意,少师府的奴比寻常王公家的管家还要受人尊重,因为少师府就没有几个奴,能在少师府呆住的人,都是荀少师的亲信。

    他对着墨痕点头,对着荀阳那辆画着历代圣贤的马车缓声道:“孤听闻少师今去菩提寺与神僧论法,所以特意在此等候少师同路,想与少师沿途对弈,以解少师旅途寂寥,不知少师大人意下如何?”

    这话说得十分客气,再如何说萧铭是皇子,是陛下亲封的晋王下,在荀阳面前将段摆的如此低,可见他对荀阳何其珍视,大有礼贤下士的意思。

    然而荀阳却不领,隔着厚厚的车帘轻声答道:“下亲自邀约,荀阳不胜荣幸,然而车中有人浅眠,荀阳不便放冷风进来,若是惹得她染上风寒可就不好了,还请下体谅。”

    “车内竟有人?”萧铭挑眉,马车周勾画着历代的圣贤像,除此之外就是厚厚的帘幕,根本看不到丝毫车内的场景,“不知何人有幸与少师共乘马车?”

    “是沈府大娘。”荀阳淡淡答道,似乎根本不用顾忌青年男女共乘一车,会引起怎样的误解与责骂,何况对方还是与沈云初有婚约的女子。

    就算他们二人有师徒之意,未出阁的公然在别的男子车中,到底于礼教不合,萧铭忽然想起沈云颜说过的话,她说沈云初与荀阳有私,沈府中有人曾见荀阳夜闯梧桐苑沈云初的闺阁。

    萧铭本来眯起的眼睛骤然睁大,眼中隐约有怒气翻腾,片刻后又归于宁静,他的唇角依然挂着三分笑意,“原来是孤的未婚妻,不知道她可有打扰到少师休憩,若是不便的话,孤的马车中倒是很宽敞,不妨让她去孤马车中歇息。”

    “下客气了,此行之前程思扬特地拜托阳照料他阿妹,阳既然应承了,自然要带着她一路同行,况且阳的马车也足够宽敞,就不叨扰下了。”荀阳声音很淡,带着客气与疏离,似乎不愿意与萧铭多言,“下还是先行吧,阳不忍扰了她睡眠,马车行的慢。”

    “那就有劳少师了,孤改带她登门致谢。”萧铭很不爽,沈云初再如何说也是他未过门的王妃,不管他她,她都是他名义上的女人,如今荀阳却说叨扰他,好似他与沈云初才是有亲密关系的人,听在耳中格外不舒服。

    “不用谢,我们五年前就是如此了,若是非要言谢的话,也该是阳代她谢谢下时常挂念着她。”荀阳清泉般的眸子凝聚起一股墨色的风暴,言语冷漠疏离,毫不客气。

    萧铭袖中的手忽然攥紧,荀阳是几位皇子争相拉拢的对象,他若是为了沈云初与他翻脸的话,的确不明智,但是没有听到沈云初的声音,他心里委实不甘。他不信他与荀阳在外面言语交锋,她竟然还能睡得如此安稳。

    他冲着荀阳的马车挥袖,一股轻缓的风吹过去,只是那股风还没有来得及将马车的帘幕吹起来,一股更强大更沉稳的气息突然拂过来,他子微微发颤,不由得往后挪了尺许,这才稳住形,俊脸发白。

    “下赎罪,阿初体本来就不适,若是吹了寒风,怕是会越发病了,这才出手相护。”话虽然有歉意,但是荀阳的语气不卑不亢,显然没把萧铭放在眼里。

    萧铭气得脸色发青,袖中攥紧的拳头缓缓松开,他忽然温和笑笑,“想不到少师大人不仅学富五车,竟也是个习武的,文韬武略,国之栋梁,怪不得父皇如此器重少师大人。”

    湘王是梁王朝唯一的异王,是当初高祖皇帝对开国大将军的封荫,历代湘王都是军功赫赫的将军,被历代君王重用并且猜忌,直到这辈的湘王,娶了山公主做起了逍遥驸马,所以虽然湘王府显赫,陛下却并不打算动他们。

    荀阳是湘王府的世子,是将来的湘王,若他仅仅智谋出众也就罢了,毕竟体羸弱的人成不了大气候,陛下未必肯将湘王府放在眼里,可若是荀阳文武兼修,文韬武略,甚至比任何一个皇子皇孙都要优秀的话,定然会引起陛下的猜忌,所以萧铭才由此一说,提醒荀阳要善于藏拙,有些威的意味。

    “下大概不知晓,荀阳这太子少师可不是虚职,太子下自然是要文武兼学的。下若无其他事的话,还是请吧。”荀阳丝毫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冷言逐客。

    萧铭心中一震,重重地放下了马车的帘幕。他反复思忖着荀阳的话,他的意思是陛下知晓他内外兼修,可是他得到的消息并不是这样的,至少当今太子下并不曾跟着谁习武,荀阳此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沈云初竟然想要投入荀阳的怀抱么?

    这世上哪有那么简单的事,且不说他与她有婚约在,就说荀阳与沈云初那是师徒的辈分,纵然郎有妾有意,还有世俗人伦的束缚,他对着已经疾驶而去的马车冷冷地勾起唇角,休想!

    沈云初早就醒了,就在她听到萧铭声音的那一刻就醒了,那是这个体的本能,她他那么久,他的音容笑貌早就印入她的骨血,想要将他彻底摒除,并非一朝一夕的事,除非有个人强有力地介入这段感,带给她全新的记忆,占据她全部的思绪。

    按照荀阳的睿智,他不可能没有察觉到萧铭的势力与野心,在沈云初的认知里,荀阳对皇子们夺嫡素来不支持不反对,谁也不靠拢,谁也不得罪,如此才能守得住权势。

    可他如今竟如此护着她,知道她讨厌见到萧铭,竟连半分颜面都不给萧铭,要知道萧铭将来是有机会做皇帝的。

    “睡不着就不要睡了。”荀阳淡雅的声音,忽然打断她的思绪。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