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乱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超冷笑话,笑点低别来!

    “自然是真的,我何曾骗过你。”荀阳眼神幽幽,别有深意地凝着她,“待你何时空闲了,只管去少师府数银子,你能数出多少,我都给你当嫁妆。”

    沈云初狐疑地打量着荀阳,天下间竟有此等好事,在她的认知里面,荀阳做什么事都没按好心,若不是想捉弄她,就是想利用她,再不然就是打算送她一场空欢喜。

    她拎着裙角坐下,离荀阳远远的,反正车厢足够宽敞,她想了想,索招手道:“翠丫,你也上来吧。”

    翠丫连忙摇头,偷偷瞥了荀阳一眼就往后退,“说笑了,奴怎可敢乘坐少师大人的马车,奴坐后面那辆拉行李的就好。”

    “先生长得也太吓人了,我的奴都被你吓跑了。”沈云初嫌弃地看向荀阳,嘴巴也不饶人,“说不定少师府的银子长得也怪吓人的,阿初还是不去数的好,免得吓到自己,也免得不够先生做棺材本,将来又百倍地跟阿初讨要,驴打滚的利息阿初可赔不起。”

    荀阳听了也不生气,缓声道:“我不是早就说过的,少师府的银子多得是,就算给我俩做棺材本都是够的,白捡的便宜你都不要,小脑袋瓜究竟在琢磨些什么。”

    这话听起来十分别扭,她让他将银子留给自己做棺材本,本就不是好话。如今荀阳非但装作听不出她的嘲讽,还要扮慷慨大方,将她的棺材本也准备好了,她若是反驳,反倒显得自己刚才那话不怀好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沈云初一时无言以对,狠狠地瞪了荀阳一眼,从车内的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书,背朝他而坐,不再理他。

    荀阳勾了勾唇角,脸上的神顿时早就恢复成圣人的模样,对着车外面瞧闹瞧得兴高采烈的程思扬道:“思扬只管放心,我会将她安然无恙地送回来的。”

    “那就有劳少师了。”程思扬装模作样的微微作揖,好似一个忠正无私的兄长,拜托别人照看自己的阿妹那般,心里面早就被他们两人方才的你一言我一语给乐翻了。

    他看到荀阳一本正经的嘴脸,忍不住揉揉眼,再揉揉眼,这位当真是传说中的梁国圣人么?那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云初高阳,怎会乐此不疲地跟自家阿妹斗着嘴,上次在醉仙坊他就觉得荀阳对沈云初不一般,如今他更加确认了。

    “墨痕,出发吧。”荀阳对着处于风中凌乱状态的贴侍卫吩咐道。

    “是。”墨痕面无表地挥鞭,马车疾驶而去,他心中却震惊不已,他家主子一向寡言淡漠,连对着湘王的时候都只有寥寥几字个,如今竟然跟个刚及笄小姑娘一般见识,针锋相对地斗嘴。他忽然想起上次在香膳坊,自家主子当众抱了沈家大娘的小蛮腰,虽说那是救人之际不得已的事,闯祸的又是湘王府的小郡主,于公于私自家主子都该救她。可是,会不会就是那临危之际的一抱,抱出了感觉?

    马车中沈云初可不知晓墨痕心里面的所想所思,她只觉得荀阳的矮榻靠着很是舒服,索脱了鞋子缩了上去,搂着本书仰躺着看得仅仅有味的。

    “你何时喜好读书了?”荀阳挑眉问,他特地在马车中摆放了醉吟先生发明的五子棋,他记得沈云初是很喜欢五子棋的,既简单又不乏趣味,他这厢还等着沈云初央求他陪她下棋,没料到她连看一眼都不曾,径直拎本书脱了鞋爬上了榻。

    “比起对着先生那圣洁的脸,阿初自然更喜好读书。”其实在沈云初看来,看书委实是件累人的事

    前世她只懂些拳脚功夫,最喜好骑马箭,最讨厌读书。然萧铭最喜欢那些文弱的女子,京中那些柔弱的,会吟诗作赋,会弹琴跳舞,常常得他青眼。就连府中的贵妾都是些腹有诗书的。她为了拉近与萧铭的距离,时常彻夜读书增长学识,只为了月圆之夜王府聚餐时,能在他与宠妾谈论风雅之时,能插上一句话,能得到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重生以后读书成了她无聊时候的消遣,都是些游记或者野闻轶事,睡不着的时候便随意翻几页,以至于她读书的时候喜好找个舒服的姿势,然而再舒服的姿势,摆久了也会变得舒服,沈云初拎着书本,在荀阳的马车中翻来覆去地折腾。

    荀阳看着她时而侧时而仰卧,胡乱折腾的模样,宠溺一笑,“你再乱动,你的发髻可就乱了,这样好的手艺可不是谁都会的。”

    沈云初的目光从书本上挪开,淡然道:“先生方才不是还想让阿初拆了这发髻,若是被我躺乱了,岂不是刚好能拆掉,遂了先生的意。”

    “也好,省得你将寺中的僧人都吓傻了。”说话间荀阳往她跟前靠了靠,将她的脑袋搬到他上,“你若是这样蹭着睡,发髻会乱的更快,更能遂了我的愿。”

    沈云初乍然间闻到杜若的气味,本能地想跳起来离他远些。可觉得脑袋枕在他上,比方才舒服多了,舍不得放着上好的人垫子不用,索就在他怀里翻了翻,拿起书来继续看。

    荀阳眉梢眼角染上淡雅的笑意,随手将旁边桌子上的棋盘摆开,自己跟自己下棋。

    沈云初在他怀里躺着,没再肆意折腾,因为她竟觉得杜若的气味格外好闻,就连那微微青涩的气息,也有安神的功效,她的心空前的踏实。

    看着看着她手中的书便掉在了厚厚的地毯上,荀阳垂眸看去,却见她竟是睡着了。

    如玉的面庞,映着从车窗缝隙中透过来的光,显得越发恬静淡然,鬓角的发丝因为她刚才折腾的缘故,微微有些凌乱,荀阳伸手将那些发丝帮她拂到耳后,略带着薄茧的指腹忍不住触摸她小巧的耳垂。

    “主子,前面似乎是晋王府的马车,似乎在等您。”就在荀阳想垂首轻吻她的耳垂的时候,墨痕的声音突然响起。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最近阅读〗

    〖我的收藏〗

    〖我的订阅〗

    〖回到首页〗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