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生为夫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沈云初想起萧铭那绝的嘴脸,冷哼一声,“晋王下心里面惦记的是我那嫡亲的妹妹,我虽然不是好人,到底也不愿意拆人家的好姻缘,所以我已经托人转告我的父亲,建议父亲将妹妹许配给晋王下,想来用不了多久我就能与晋王下解除婚约。舒榒駑襻”

    “你舍得他?”荀阳再次往她跟前凑了凑,目光灼灼地问她:“你当真舍得将晋王让给你的二妹妹?”

    “誓不嫁皇室!”沈云初眸光闪闪,格外的坚毅,“阿初今生今世都不愿意与皇室再有半分的瓜葛,只想安稳度。”

    荀阳眸光微动,“如何安稳度?”

    “从前醉吟先生说他平生大志就是大碗吃酒,大块吃,论称分金银,他说这样的人生才算得上是快活,我没有醉吟先生那般洒脱,也不想活的那般粗狂,我只愿嫁个寻常的男人,安享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寻常的男人?”荀阳心思微动,清泉般的眸中闪过一丝激动,大抵是阅尽千山万水,终于找到了栖息之处,“阿初觉得怎样才算得上寻常?”

    “醉吟先生跟我讲过许多故事,我只记得有个叫紫霞仙子的,她说,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驾着七色云彩来娶我。那时候我也盼着我的夫君是个盖世大英雄,他能力挽狂澜,指点万里江山,他为天下百姓称颂,能赐我无尚的尊崇与荣耀。”

    “可是后来我长大了只觉得那时候幼稚,若是他当真是个盖世大英雄,他心中就藏了太多的东西,起码我不及如画的河山,不及万千黎民,甚至他心中藏着万千佳丽,这样的夫君,我嫁给他又如何会幸福呢?”

    我想了许久,终于明白了,我要的根本不是那些,我只要他是个寻常人。他长得不要太好看,但是也不要丑的。他家世不要太显赫,但至少不能让我随便被人家欺负。他不要富可敌国惹万众瞩目,但至少要够我花才好。他最好不要娶完妻又纳美妾,至少不能让我在他的后宅里面费尽心思手段才能保全自己。”沈云初细细数着自己最理想的夫君应该具备的条件,荀阳神色淡淡,倾耳听着,并不发表任何看法。

    沈云初数来数去,最后终于得出了结论,“所以阿初觉得世间大抵没有如此这般的郎君,阿初若是遇不见他,就谁也不嫁,若是整里跟后宅的妇人斗来斗去,我宁愿只做个富贵安逸的地主婆。”

    “若是他家世显赫,富可敌国,最要紧他长的很好看,他却愿意为你放弃他拥有的一切,他不纳妾,连通房丫头都没有,你可愿意嫁给他?”荀阳轻声问。

    沈云初嗤笑,“天下哪有这般傻的人。”

    她不奢望有人肯为她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只求那人不像萧铭那般薄,将她的满腔意哄去,榨干她最后一滴利用价值,然后翻脸无,一脚踢开她。

    世间男儿多薄幸,就连父亲这样不喜女色的,尚且有四房妻妾,她还指望谁能不纳妾,不说家中的长辈为了子嗣打算也不会同意,哪个男人又舍得舍弃妻美妾的惑。

    “若是有呢?”荀阳如画的眉眼显得有些急促,先不说晋王如何,若是萧九认祖归宗,又肯为她舍弃他优渥的生活,沈云初会动心吗?

    “先生只说愿不愿意让阿初入股就好,怎么拐了这么远的路,将话题给扯远了。”沈云初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跟梁国的圣人谈论着婚嫁问题,小脸顿时爆红,伸手捂住滚烫的脸,转移话题道:“阿初跟醉吟学了五年的厨艺,脑中有许多醉吟先生独家的菜谱,千金难换,定能为醉仙居带了丰厚的利润,先生不妨考虑考虑。”今朝有酒今朝醉,先将银子挣到兜兜里才是要紧的。

    荀阳见她不愿意再谈她理想的夫君,知晓她是害羞了,唇角勾起一抹柔和的笑意,“你这般卖命挣钱,究竟为哪般?”

    “自然是为了攒嫁妆!”沈云初脱口而出,抬头看到他似笑非笑的眸子,恨不能将自己滚下马车,直接晕过去,仓惶解释道:“也不见得是为了攒嫁妆。银子是世间最不会变心的东西,靠天靠地靠夫君,都比不上有银子最实在,所以我只银子。”

    “呵呵——”荀阳看她小女儿的羞涩态,忍不住低声笑了笑,沈云初这才发现自己越解释越糟糕,表越发窘迫,暗骂自己脑子是被驴踢了么,今晚竟然会主动开口谈这种羞人的话题。

    “竟然是这般贪财的妇人。”荀阳的笑声越发悦耳,突然俊脸凑过来问她,“少师府多得是银子,你可愿意什么时候得闲了来数数么?”

    “不用不用!”沈云初连忙往后缩,尽量离他远点,起码得拉开距离平复自己躁动的呼吸,“我现在是沈府的掌家人,我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处理,有很多银子要数,我很忙的,沈府的银子就够我数了。”

    “那怎能一样,沈府的银子数来数去也不是你的,都是你母亲的,将来你嫁人她也不见得舍得给你,但是少师府的银子,你数数都给你,可好?”荀阳紧紧跟着她,他音色温润如玉,听在她耳中感觉痒痒的,一直痒到心里面,最要紧的是,沈云初发现荀阳的眸子很亮,好似近在咫尺的明月,蛊惑她伸手去摸摸。

    沈云初只觉得晕乎乎的,觉得他讲的都有道理,沈府的银子说到底都是韦氏的,父亲这些年的积蓄,早就给她做了嫁妆,然后又给拓跋寻这个挨千刀地劫走了。

    可是——

    “为什么少师府的银子,我数数就都给我了?”沈云初脑子一团浆糊,难道荀阳与梵色断袖深还打算长相厮守,然后让她来继承少师府与神僧的衣钵?

    “虽说一为师终生为父,我到底是姓沈,孝敬您老人家是应该的,但是继承您与梵色的家业还是算了的好,你可以传给阿九啊,阿九是醉吟先生的弟子,唤你声师叔,你传给他也是名正言顺的。”

    “你说什么?”荀阳温润的眉眼陡然凝了一层寒意,似是艳三月骤降一场桃花雪,沈云初本能想跑,这才发现自己的处境很不妙,不仅被他悬空压在下,被他冷飕飕的目光视着。

    “我说阿九比我更适合继承您的衣钵。”沈云初忐忑,她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了逆鳞,挣扎一番,却被他压制了手脚。

    “上面那句。”荀阳眉梢冷凝。

    “我说我姓沈,孝敬您老人家是应该的。”沈云初觉得这样的荀阳太吓人,可她思来想去也没觉得自己哪句话说的大逆不道了啊。

    “不是这句,最上面那句。”荀阳声音有些冷意,脸部线条都绷紧了。

    马车内的夜明珠还是很亮的,亮到沈云初能数的清荀阳的睫毛根数,她觉得喉咙发干,不自觉地咽咽口水,“我说一为师终生为父。”

    “不对!”荀阳的俊脸紧紧地贴过来,纳气如兰,“阿初,难道没人教你知晓,有种说法是一为师终生为夫么?”

    就在沈云初迷茫的目光中,有只手摸上她的额头,然后缓缓下滑,轻轻蒙上她的眼睛,她只觉得嘴唇被柔软的东西覆上去,带着荀阳独有的杜若的香气。

    浓郁的杜若的香气,仿佛从很远的东方飘过来,唇齿间辗转入侵,于是幽幽的杜若香气直接飘进她空白的心里面,缠绕缠绕,氤氲氤氲,开出大片旖旎的芳香。

    于是她不住朱唇轻启,留出缝隙,让迫不及待的软滑探进来,杜若的香气越发浓郁,似乎是的潮水,漫过周

    呼吸急促起来。

    “呵呵——”低沉的笑声带着丝丝暗哑,沈云初陡然惊醒,这才发现荀阳早就将她放在塌上,而他则侧躺在她旁边,“阿初喜欢我,我心甚是欣喜。”

    沈云初小脸爆红,她不过是被他的美色给蛊惑了而已,圣人都说食色也,这算不上喜欢他吧?于是她很不解风地问道:“其实阿九也很喜欢先生,先生可是更加欣喜了?”

    “主子,沈府到了!”马车外传来磨痕的声音。

    沈云初见荀阳如画的眉眼间凝起一股风暴,瞬间都烟消云散,他对着她温和笑笑,“去吧,估计程思扬都在马车外面等你了,我明来接你。”

    待沈云初走了很远才想起来,她用菜谱入股的事究竟是答应了没答应呢?

    已经入夜了,沈云初惦记着关在梧桐苑的柳,想起她怪异的提醒,她没有与程思扬寒暄,对上萧九寒凉的星眸,她微怔,“阿九,可有谁惹到你了?”

    萧九冷哼,沈云初没工夫搭理他的拧脾气,“梧桐苑还有事等我去处理,你有什么话明再说吧,小乖乖,今夜你要好眠哟。”

    她见萧九俊脸爆红,得意地咧嘴轻笑,然后直接进了梧桐苑。大老远就看见院子角落中灯火辉煌的,简陋的杂货房塌成废墟,而那里围了一堆人,见她回来,两位婆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围上来。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