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使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萧铭没想到,往那个喜欢跟在他后头的少女,跟他说话会脸红,看他一眼会羞涩无比,如今竟然会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他,用如此冷硬的语气跟他说话。舒榒駑襻

    他以为前两她见他偏颇沈云颜而闹子而已,过段子想通了,她自然会重新跟在他后面围追堵截。

    他早就想清楚了,沈云初选择跟皇后娘娘上退婚折子,而非拜托沈将军亲自出面与陛下商谈退婚,那就说明她还是想嫁他的,说明她还是将他当做未来的倚靠的。

    但是要他堂堂晋王跟个庶女说软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他唇角的三分笑意敛了起来,拂袖,转就要告辞。

    然而他看到在藤椅上晒太阳的韦庄,眯眼很享受的模样,宛如隔世的隐者,他心中很是疑惑,如此风流浪的酒之徒,怎会有这样闲雅的气度,他走过去打招呼,早已经恢复成唇角三分含笑的温和模样,“端己兄,你难道没有听到人家逐客了,不如随孤四处走走。”

    韦庄眯着桃花眼斜斜地睨了他一眼,然后魅惑地冲着沈云初笑笑,“初初逐的是客人,我又非客人,我是沈府自己人,而且我就喜欢在这里晒沈府的太阳,是吧,初初?”

    萧铭微怔,眉头蹙了蹙,又舒展开来,温文尔雅地笑笑,“如此,孤先行一步了。”

    沈云初冷笑,一脚将周妈妈踢翻在地上,“说说,为什么要唆使他诬陷我?”

    周妈妈偷偷瞪了沈云初一眼,心想你个小小的庶女,还真以为自己翻掌家了,她忍着疼痛直了脊背,“老奴不曾唆使他说假话,是他胡言乱语诬陷奴。”

    中年小厮本来就是个胆子小的,如今看韦氏将掌家的权力交给了沈云初,再看程思扬唇角的冷森森的笑意,他早就害怕死了,颤声质问道:“周妈妈,你怎能不承认呢,奴与小柏捡到兔子的时候,的鹰与老夫人的玉兔明明都死了,但是你非要让奴说亲眼看到鹰吃了兔子,如今要问罪,你怎能反咬一口呢?”

    沈云初微笑,“父亲常常教导云初,做事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撬不开的嘴,既然不肯开口说实话,我总有法子的。”

    周妈妈蓦地想起沈云初的手段,有些畏惧地看了她一眼,刚想说什么,沈云初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对着待在旁边的两位粗壮的婆子道:“将她带下去重重地打,记得堵住她的嘴,千万莫要吵到祖母养病。”

    两人闻声而动,早就想揍周妈妈了,现在逮到机会,板子毫不留,沈云颜急急地看了韦庄一眼,“表哥,你难道就这样由着大姐姐欺负翠竹院中的人吗?”

    “你想要怎么办?”韦庄无奈地看着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妹,心中却忖度着太后将宝压在这个空有其表的无脑美人上究竟是对是错。

    沈云颜开始扯自己手中的娟帕,一时又想不出沈云初哪里做错了,韦庄叹气,“她现在暂代姑母掌家,她只是惩罚做错事的奴而已,不过好似分内事,你还是回你的锦绣阁好好想想,你该不该继续跟晋王厮混。”

    “我没有!”沈云颜脸一红,转眸看向程思扬边的漂亮少年,她方才一过来就注意到他了,她从未见过京都谁家有这样漂亮的小郎君,所以她笃定他不是京都人,但是那份尊贵的气度,却又不似寻常百姓家的孩子。

    沈云颜觉得自己的心肝乱跳,含羞带怯地冲他笑笑,然而对方好似没有看到她似的,这种木然的反应让她很不满意,京都的少年郎,哪个看到她不是殷殷勤勤的,她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问韦庄:“表哥,那位少年是谁家的郎君?”

    韦庄看她花痴的模样,揉了揉眉头,“颜颜,你先会锦绣阁吧,你那大姐姐今定然要替她的小鹰报仇的,会将那些凶手碎尸万段,这么血腥恐怖的场景你确定要看吗?”

    沈云颜惨白了脸,急急走了。

    韦庄摇头,沈云初的胆略,的确是京中的比不上的,这样的女子,十岁那年就敢拿着匕首手刃齐国的细作,剖尸眼睛都不眨,即便韦氏用尽手段想将她进绝境毁了她,她却能从容面对那些磨难,他觉得让沈云初上战场杀敌,她也敢。

    “饶了奴吧,奴以后再也不敢随便撒谎了。”稻香村的小丫头苦苦哀求,洁白的额头磕在青石板上,顿时鲜血如注。

    沈云初不住流露出怜悯的神态。

    韦庄失望的摇头,妇人果然都是盲目仁慈的动物,方才还狠狠地捏着匕首说要将害死鹰的人都凌迟,现在看到人家将额头磕流血就动摇了。

    天空突然传来哀鸣,沈云初抬头看去,一只苍鹰盘旋在空中哀哀地鸣叫,是小豆!

    小豆在低空盘旋好几圈,然后猛地冲了下来,沈云初顿时脸色大变,冲着小豆奔过去,“不要——”

    小豆的脑袋重重地撞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沈云初缓缓地蹲下去,死死地盯着小豆黯淡无光的鹰眼,沉默良久。

    “阿初。”萧九走过去,脱下上的外袍,在她旁边蹲下,然后将小瓜与小豆血模糊的躯体捡起来,放在他的衣袍上,小瓜的肠子流了一地,沈云初想伸手去拣,被他掐住了手腕,他清亮的眸子里压抑着伤痛。

    他说:“阿初,让我来,所有血腥的事都要我来,我知道你素来厌恶这样凶残的事,你厌恶闻到腥臭之气,你讨厌看到鲜红的颜色,你连鱼腥气都受不了的,也从来不穿红色的裙子,你每次遇到这样的事,你的眉头都会皱成一座起伏的山峦,可是我怎能忍心看你皱眉头的模样,我们还像小时候那样,我为你保驾护航,你只管自由自在。”

    沈云初想冲他微笑,嘴咧起来却笑不出来,“可是小瓜跟小豆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