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府丑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亲亲土豆 书名:庶女轻狂
    “羽翼丰满之前,不要太嚣张,免得哪天碰的头破血流,给祖宗蒙羞!”韦庄胡乱挥着扇子,凉凉地嘲讽,沈云初总觉的他话中有深意,她诧异地转头看去,却见韦庄又重新闭上眼睛晒起了太阳,而萧九则抿紧了唇角,眼中有黯淡的光一闪而过。舒榒駑襻

    程思扬仿若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的暗潮汹涌,指着地上那堆血模糊问赵护卫,“可是他指使你的?”

    赵护卫哆哆嗦嗦地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就是他,他拿着把刀,在属下的脖子上,命令属下将老夫人的玉兔杀死再剖腹,做出被鹰吃掉的模样,属下不肯,他就拿出了高阳郡主的令牌,属下的脖子上至今还有道浅浅的刀痕呢。”

    韦氏高睨着的眉眼看清楚地上那人的脸,神色顿时大变,她有些颓然坐在椅子上,口中却死不承认,“仅凭个死人能说明什么?”

    “死人才最会说是实话呢!”程思扬玩味地笑笑,“只有死人才不会撒谎,无法串供,无法遮掩秘密,不是吗?”

    他死死盯着韦氏道:“夫人说,要不要将此人送到刑部仔细审理呢?思扬相信刑部尚书大人定然会识得,这究竟是谁家的暗卫,他手臂上的鹰爪痕,足够说明他就是捕杀初初小鹰的凶手,再加上赵护卫的口供,相信尚书大人不仅能还初初个公道,还能揪出背后主谋,好让祖母安心养病。”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本天衣无缝的计谋,必会置沈云初于绝境,可是半路却杀出个程思扬,此人不仅是个审案的高手,而且善于言辞,说话滴水不漏。

    最重要地是,若是这个案子送到刑部,很容易就能查出这暗卫是韦家养的暗卫,一直呆在沈府保护她,替她办了不少损又棘手的事,如今就这样被程思扬除掉了,她直觉得中的闷气无处发泄。

    “家丑不可外扬,相信老夫人也不想将此事闹得尽人皆知。”韦氏的声音僵硬到极点。

    “咦?夫人可是认识这暗卫?”程思扬故意反问她,“怎知这是家丑,而非沈家的仇人故意使的离间计呢?”

    韦氏顿时一噎,“我自然知道。”

    “是什么样的家丑呢?”程思扬紧紧追问,“我们初初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总该给个交代,否则传出去的话,人家还以为沈府的嫡母糟践庶女呢!”

    韦氏自然不肯承认她对沈云初不好,语气黯淡,似乎很为难的样子,“他是我的暗卫,可他心中却慕不该慕的人。”

    “他慕谁,跟他陷害初初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吗?”程思扬对韦氏装模作样的做法很是不屑,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明摆着她就是这件事的幕后主谋,难不成还能编出个故事,将黑的说成白的吗?

    沈云初早就见识过韦氏颠倒黑白的本事,嘲讽地看着她唱念做打地编谎话。

    “当然有关系!”韦氏凌厉的目光瞪赵护卫,“赵护卫,你为何要陷害我的暗卫?”

    赵护卫没想到事的矛头又转向自己,惶恐地磕头,“小人所言属实,并不曾陷害他,他的确是拿刀我,事后还赏了小人三锭银子说是压惊用的。”

    “银子何在?”

    赵侍卫从怀里掏出来,递给程思扬,却见银子后面印着“高阳”的字样,明显是高阳郡主封地上供的税银,也而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光凭这个银子就能证明是韦氏唆使赵护卫陷害沈云初。

    “夫人,这怎么解释?”程思扬挑眉问。

    “这是我前两天赏给三娘的,我见她经济拮据,拿出私房钱贴补,谁知道怎会在赵护卫手中!”韦氏狡辩道,“定然是柳那个婢偷出来交给赵护卫的!”

    沈云初蹙眉,隐隐记起昨去花园散步撞见的那幕,当时她被韦庄捂着耳朵,可也听到男子唤女子“柳儿”,莫非——

    赵护卫脸色顿时如死灰,“小人与柳虽然两相悦,却不曾私相授受,她更没有给过小人银锭。”

    众人一头雾水,听得云里雾里,而沈云初却恍然明白了其中的复杂关系,她不得不佩服韦氏,她的心思转动之快,是众人所不及的,她随时随地都能找到替罪羔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程思扬看到沈云初变幻的表,便猜到了定然是韦氏又要出幺蛾子,他一脚踢在赵护卫心头,问道,“你手中的银锭究竟是他给你的还是柳给你的?”

    韦氏却打断他的审问,有些痛心疾首的样子,说:“这本就是沈府的丑事,可四郎也不是外人,既然问起来,我也只好说给你听。那暗卫慕的不是别人,正是府中三娘的贴婢女柳,他多次想要讨柳过去做妻子,可柳是三娘的贴丫鬟,将来是要跟着三娘随嫁的,我自然不好擅自替她做主。后来,他发现柳与赵护卫有私,将这件事我禀告给我,我觉得这件事,干系到府中三娘的闺誉,便命他不得将此事宣扬出去,他答应了。可是树静而风不止,行不到赵护卫竟然会做出这等损的事,还要栽赃给他,赵护卫诬陷他,大概是害怕他与柳的私被人知道吧。”

    “夫人的意思是,所有的事都是周护卫与柳做的,然后栽赃给你的暗卫,是吗?”程思扬听完这一席话,顿时觉得韦氏不简单,这样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竟然被她凑在一起,编写了一出栽赃嫁祸的好戏码。

    “不错,这件事就是赵护卫与柳做的,一来帮他们报复了初娘,二来除掉了我的暗卫,隐藏他们的私。”韦氏道。

    程思扬冷笑,“夫人以为赵护卫与柳的手能够将鹰中之王捕杀了吗?”

    韦氏千算万算,却漏算了这点,沈云初委实佩服他思维之清晰,听了这个个七拐八拐的故事,居然还能迅速找到韦氏谎言中的漏洞。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她冷眼看韦氏,正想知道她会用什么样的借口补住自己的漏洞的时候,有丫鬟来报,说老夫人醒了。

重要声明:小说《庶女轻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