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青峰扭头呼唤,但是除了蓝色的发丝和白皙的皮肤外,什么都看不到。他已经帮黑子拿出了包和外,正挂在脖子上。

    “嘘,阿大,小点声,阿哲睡着了呢。”桃井刻意的压低声音,黑子的拳头像婴儿般的不自觉的握着挂在青峰的脖子处,表很恬静的睡在青峰的背上,青峰上的汗味再重都没醒来。

    “睡着了啊......”

    想把上的外也脱下来披到黑子上,但是怕惊醒黑子,所以青峰有些犹豫。一件橙黄色的外就这么直接搭在了黑子上,绿发的少年很是认真的把黑子包得严严实实一点风都渗不进去。

    “这家伙要是感冒了又要麻烦我来照顾,包严实一点好”绿间照顾黑子前,总要找些一眼就被戳穿的理由,既然那么容易被戳穿,干嘛还找理由啊,桃井表示不理解。

    “噗,哈哈,阿真,你还是那么口是心非啊。”桃井笑得不行的拍打着绿间的背,“你不要紧吗?还有外没有”?

    “没关系,我体很好,”绿间摇头,“赤司让我来接黑子,把黑子交给我吧”其实独享黑子膛的温暖才是真。

    “反正我也要去黑子家,我背着就好,桃井你先回去吧,女孩子家家的太晚回去可不行”。

    “哎?可是我也想去黑子家啊,都好久没有去过了,你们不能因为黑子睡着就帮他拒绝人吧”其实跟着黑子随时准备拍照才是目的吧,喜欢手机黑子相片的收集癖还是没有改掉啊。

    “不行,快回去吧,晚上我们都住在那里,你难道要挤着住吗?”好吧,其实房从来没有人去住过,所以桃井去的确可以住下,但是青峰就是不愿意旁边带着个觊觎黑子的女人在,要知道桃井追求黑子的话,那几率比他们大多了,这是别歧视啊!

    “好吧,拜拜咯,要好好照顾阿哲喔!”嘟嘴,粉色的少女不不愿的拿着相机离开了,内中附赠睡着的黑子照N张。

    赤司从京都本家特意叫了一个司机过来,就是为了比赛结束了好接送这一帮子人,等到绿间和青峰出现时,黑子已经睡得乎乎的了,从微张的嘴里吐出来的白色气体转眼就消失在冰冷的空气里,但是这么一看黑子反而就像刚出炉的包子一样,还会冒气的。

    “小黑子”黄濑高高兴兴的堵在车门前准备要给黑子一个熊抱,结果没想到迎来的确实睡成包子样的黑子,也许是绿间外太暖和的原因,黑子睡的很香。

    “小黑子睡着了啊,难怪,这么难打的比赛都赢下来了,小黑子好厉害!”黄濑在黑子睡着时都不忘夸奖,整个人像忠犬似的围着青峰转啊转,终于把青峰转晕了,把睡着的黑子放在最后一排,因为黑子不高,而且车够大,所以黑子睡的毫无压力,只是离开了青峰这个源,黑子有些不适应的挪挪。

    挪了半天还是没有熟悉的源,梦中的黑子不愿的砸吧砸吧嘴唇,有要醒的架势。绿间瞅准时机马上凑了过去,把黑子楼进怀里,让软少年继续睡着,果断占据了最后一排位置,没有了来得及的黄濑恨的牙痒痒,就连紫原嚼零食的声音都变大了。

    黄濑非常的不满!

    绿间简直就是披着狼皮的狼!怎么可以和他抢小黑子!

    赤司看了绿间一眼,坐到了前面一排,紫原因为材原因被丢到司机旁边坐着。

    黑子睡着的时候很乖巧安静,发行凌乱的躺在绿间的腿上,睡的泛红的脸可死了,就算车上的空调打开,也还是会紧紧的贴着绿间,有时候手还会下意识的揪住绿间的衣摆,完全就是依赖人的模样,绿间想,要是黑子平时这么可的话,可怎么得了喔。

    “啊,喂不到小黑仔了啊,”很遗憾的继续吃自己的,不时的碎渣撒到车上。

    “敦,记得下车的时候打扫干净,真太郎,吃过饭我们打一场吧。”这绝对是命令似的口吻吧!

    绿间想着反正等会都要被赤司虐一把,不如现在收点福利好了,反正都是这个麻烦的黑子引起的,从黑子那里讨利息是理所应当的不是吗?

    是吧?所以绿间一点心理压力和犹豫都没有的在所有人都不注意的事在黑子的脖子上面种了一颗粉嫩嫩的小草莓。然后再淡定的帮黑子盖好衣服,至于被发现什么的,随便吧。

    在黑子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脸颊被小舌头一遍又一遍的着,顺带还能感觉到温暖的毛茸茸的东西。在你睡觉的时候总有东西扰你的话再大的瞌睡都进行不下去了,于是黑子眨了眨眼睛,醒了。

    “很好,等会多奖励一点鱼给你。”赤司摸了摸牛的头,然后决定牛今晚的福利,牛想着能和黑子妈妈一起睡什么的最好了,但是有赤司爸爸在它才不敢跳上呢。

    “赤司君,请不要随便决定我家猫的伙食,牛就吃猫粮就好了。”黑子甩了甩睡的酸软的手,撑起坐了起来。

    赤司眯着眼睛看到了黑子脖子上的草莓,“偶尔也要给点奖励才可以,猫最喜欢吃鱼了。哲也,先不要起来”。

    “怎么了?”黑子不解的看着赤司。

    赤司一只腿的膝盖压住被子,一只手拨开黑子的睡衣,属于黑子香波的味道马上溢出,此刻黑子就像是一道加了香料的盘中餐一样,可口得很。

    “赤司君?”任由赤司几乎都要趴在他上的动作,除了气喷在肚子上的痒感,黑子一点害羞的感觉都没有。很显然在他睡着的时候已经有人帮他洗过澡了。

    “我睡的真的很沉吗?”黑子看了看已经被换号又被拨开的睡衣,郁闷的说道。

    赤司没有回答,在黑子的肚子上找了个理想的位置,先用舌头,触电般的感觉竟然从黑子的上传递过来,赤司的眼眸暗了暗,再没有犹豫的含住一小块,然后吸。

    “赤司君,好痒。”黑子缩了缩脖子,彻底没明白赤司在干嘛,他可是从来不看小黄的优秀良民,和青峰这种为了小黄都可以不去比赛的人不一样。

    “哲也果然很可口,不过现在不能吃掉。”种完草莓给黑子穿好衣服,赤司叹息着站起,“先休息一下吧,今天奖励哲也”。

    赤司的口吻就和刚才说给猫奖励的口吻完全一样。

    黑子看了看肚子上的小红点,没明白这是啥意思,没救了,这孩子太单纯了。

    赤司一走,黄濑就扑似的窜了进来,然后抱住了还没躺下的黑子,“小黑子好香!好想咬一口”

    香?黑子看了看自己,没明白。

    黄濑咳嗽了下,然后黏人的凑了过去,把自己也塞进了被子,“我配小黑子睡吧,不用气”。

    黑子哪里还睡的着,黄濑的活泼都感染到他了,但是又不想起来,于是真的窝在被子里。没过一会儿抱着一大堆零食的紫原就出现了,看到黑子醒着,先开了一包容易嚼的从里面掏出最大块的零食,然后想也不想的递到黑子嘴边,黄濑在一边自顾自的欢乐的吃着豆腐,不知道怎么回事,黑子脑子里突然窜出一幅画片:埃及法老周围环伺的美女各司各职的伺候着他们最高贵的存在,这幅画面一蹦出来,黑子就囧了。

    他在想什么啊,怎么可能把紫原和埃及宠妃给联系起来。

    总算折腾了一会儿,黑子再也待不住了,所幸起到楼下逗牛玩,不过牛没看到,但是看到了青峰AHO脸上几道鲜明的爪印。

    “青峰君,怎么了?”回到楼上拿出急救箱,黑子匆匆忙忙的赶到楼下。

    “刚才逗牛,结果逗过头了,就被抓了,这种笨蛋还能做什么事。”绿间本来想接手急救箱,但是看到黑子要亲力亲为的帮某人擦药,于是干脆把头扭到一边,手里捧着一本烹饪的籍。

    “嘶,你家的猫怎么那么喜欢喝牛,”好吧,青峰透露了刚才拿牛逗牛的事实。

    “因为名字叫牛啊,所以当然会喜欢,还痛吗?”纤细的手指灵活的在青峰脸上涂抹着,力道很轻。

    青峰移开视线,那只白皙的手老在面前晃,会让他有种揪过来狠狠亲一口的冲动的。

    黑子凑得青峰太近,让青峰无意间就看到了那颗小小的草莓,红红的,然在黑子脖子上显得很艳丽,也很讨厌。

    “是谁印上去的?”青峰眯起眼睛,车上时绿间照看,刚才黄濑和紫原还有赤司也都上去了,总之,所有人都有嫌疑!

    “不知道,蚊子叮的吧,”黑子拿起镜子照了照,真的是很小的一个点,看来绿间还是很谨慎的。

    “咳咳。”蚊子先生不满的提示自己的存在感。

    “你是天然呆吧,这个天气怎么会有吻痕,不过......算了。”明明自己和黑子最先相遇,为什么他每次都占不到先机呢?不行,下次要先下手为强,不过现在的话......

    “哲,再凑过来一点,”打着某个注意,青峰用上了哄人的语气,果然黑子一点戒备都没有的凑了过来。正在吃零食的紫原以及在逗猫玩的黄濑有些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

    “嗷嗷!小青峰!你然占小黑子便宜!”黄濑绝望的捧着脸尖叫,这绝对是噪音。

    “嗯,很好,印个在旁边就行了。”青峰满意的看着小草莓旁边的大草莓,绿间你在气势上就输了。

    “啪。”绿间捏断了手上的铅笔。

    “不行我也要来!”黄濑急吼吼的把牛扔到了沙发上,然后挤开青峰扑到黑子的肩上,快速的凑到黑子脖子的另一边,印下了个大吻痕。

    “味道好好,好想吞下去!”黄濑意犹未尽的嘴唇,准备再种一个草莓的时候,被紫原撞开了,然后黑子脖子上又被添了一个香草味的吻痕,可喜可贺紫原刚才在吃香草味的美味棒,要是其他味道的紫原你就等着被黑子讨厌吧。

    结果到最后,绿间最先种下的草莓是最小的,孤零零的一个被其他三个排挤在一边,如果在黑子脖子上画条线的话,这绝对是一串草莓项链啊有木有。

    至于队长,人家早就在肚子上印了一个了!要知道那里位置最软!和队长比,你们都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果然还是发展最欢乐的了!赶快把小黑子吃掉吧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