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番外:鬼畜队长(下)

    暴怒的绪一下子抽空了病房里和谐的气息,就像赤司一下子变回了帝光三年级时的那个夏天一样。  紫原皱眉看了眼不论绪还是表都很不好的赤司一眼,凭借这自己高大的躯牢牢的将黑子护在了后。即便知道赤司最不可能伤害的人就在自己的后,但是紫原也不愿意冒这个险。

    黑子从紫原的背后探出脑袋,赤司一直保持着捂着眼睛的姿势,如果不是紫原挡在他的前面的话,此刻黑子感受到的应该是从赤司上爆发而出的怒气,当然这个怒气并不是冲着黑子来的,准确的说,赤司只是在没有目的的宣泄着什么。不管赤司发生了什么事,黑子知道现在最该做的就是马上去找医生。

    也知道赤司不会对他做什么,黑子看了门口的青峰黄濑和同样皱眉的绿间一眼,转头后就直接绕过了紫原,直接小跑到赤司的头,先按下呼叫医生的按钮,然后扭过体一把抱住了浑都是冷意的赤司。

    靠赤司越近,黑子越能体会到这个“奇迹世代”最危险的男人的含义。赤司周围的空气几乎都要凝固了!

    “赤司君,不要害怕。”把手收到赤司的脖颈后面抱住,黑子软语低声安慰着某人,尽量用自己温体驱散周围的冷空气。

    “除了小哲,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太靠近赤司,太危险了。”绿间推了推镜框,把还站在病房里面的紫原拉了出来,用眼神示意到旁边去谈话。

    “赤司怎么了?”青峰一直是处于懵懂的状态的,从赤司突然倒下,眼睛突然流血,再到醒来后突然的发脾气。

    “小黑子真的没有问题吗?要是赤司伤害到小黑子怎么办?”黄濑不停的伸脖子偷窥病房里面的况,但很快又被赤司的眼神吓到缩了回来。

    “还记得在帝光的时候赤司眼睛变色住进医院的况吗?那时候的景和现在相似,看来又是那只眼睛的问题了。我一直在研究这方面的课题,但是果然目前阶段还是不能够帮到赤司,总之,如果你们的脑容量没有出问题的话应该还能记得那时候赤司的脾气,所以,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这段时间让小哲陪着赤司是最好的”。

    黄濑本想点头同意附和一下绿间说的话,但是在想起今天应该是黑子睡他房间的子后,他整个人都僵硬了,“小黑子不会晚上又要留在这里吧!那我怎么办”?

    青峰的脸色也不大好,因为今天过后,明天不就是他么。

    “那也没办法,如果你们敢跟小赤仔抢人的话,我精神上支持你们。”因为名为黑子哲也的最棒的零食不在边,所以紫原一副提不起劲儿来的样子。

    不管外面的几个人怎么失落,至少病房里的气氛逐渐开始恢复正常。黑子暗自叹了一口气,在赤司的绪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把人放开。带着一群护士的医生们也在这时才走了进来,不得不说他们真是好运。

    “征十郎,没关系的,让医生们看看好了。”本着继续顺毛的目的,黑子用的语气和表都要比往常柔和很多,还特意换掉了赤司君的叫法。

    赤司捂着眼睛的手微微一顿,点了点头,虽然脸色仍然不好看,但是不再抗拒那些伸过来的医疗器械了。

    黑子也十分着急的跟在医生的周围团团转,说真的安慰了赤司这么久,黑子还不知道赤司的眼睛到底怎么了,那失去往光彩的金色眼睛让他很是不安。赤司的坚强霸道以及作为一个王者所拥有的一切因素黑子都十分了解,如果真是他心里那个答案的话,他知道,最忍受不了的人一定是赤司。

    “看来是这样了,你的左眼已经失明。”紧张的在旁边等结果的黑子听到这句话后,就像一盆冷水一下子浇到他的头上,从头到尾都冰凉彻骨。

    “您......您说什么?”努力控制自己的语气,黑子不可置信的说道。

    “他的左眼已经失明了,”主治医生再次重申一遍,“但是这是暂时的,不用担心,是血块压迫了视神经造成的,为了方便恢复,住院的时间可能要延长”。

    “不用了。”一直任护士动手的赤司冷漠的说着,“我现在就要出院,只要不流血就行了,哲也,过来”。

    “赤司君,你在说什么?这是不可能的事,我绝对不会许没有痊愈的赤司君就这样出院的。”黑子乖乖的走过去,一脸都是掩不住的担心。

    “这是命令,不是征求意见。”赤司看了黑子一眼,虽然语气什么的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被子下面的手却握得很紧。

    “可是......”

    “我也认为赤司现在就出院好一点。”绿间几人突然走进病房,从绿间后的三只不相信的表来看,很显然他们偷听了。

    “像赤司这种突然失明的现象,有可能是视觉神经被压迫造成的,呆在医院很明显并不能帮他尽快恢复。  虽然才办了住院的手续,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小哲,在家我会帮忙照顾赤司的眼睛,医生,我们可以出去谈一下吗?紫原你也来一下”。

    “当然”。

    “总之,赤司,比赛的事不用你担心,目前阶段我们还应付得了。”青峰说道,并不断用安抚的眼神看着黑子。

    “比赛?那种事少了一只眼睛没有多大的影响,”赤司嘴角勾起弧度,“我赤司征十郎并不用靠那只天帝之眼来取得胜利”。

    “赤司君,你这是任。”黑子摇了摇头,总觉得今天的赤司异常的不对劲啊。要是正常状态下的赤司,他一定会选择对队伍最好的决策,让受伤的赤司出战,这种事黑子说什么都要拦住。

    “对啊对啊,小赤司在家里安心修养就好了,小黑子,我们回家吧”黄濑及时出来打圆场。把黑子拉到一边,生怕今天晚上到嘴的飞了。

    “我说......谁许你碰黑子的。”黄濑眼角瞄到一抹银光冲着自己来,于是条件反的躲开。黑子也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赤司正沉着脸看着黄濑,眼里到处都是不满。青峰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

    “呜哇哇!小赤司好恐怖!这个剪刀是哪里来的啊啊啊!”黄濑后怕的往后退了好多步,额角的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

    “赤司君......”黑子担心的看着赤司,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知道赤司这是不安。

    “哲也,过来。”赤司扔掉手上的剪刀,朝黑子伸出手。黑子犹豫了一下,挣脱黄濑的手朝赤司走去。

    “小黑子抛弃我了!到底为什么我不能碰小黑子啊!”黄濑一脸我很伤心的表看着黑子。

    “因为我突然不想让你碰到黑子。”赤司懒洋洋的说道。

    青峰走到一脸菜色黄濑边,示意黄濑赶紧收东西走了,“虽然我也很不满那家伙霸占哲的行为,但是看在他是伤员的况下,只能这样了。还是说你想重温赤司上次进医院的事”?

    黄濑的记忆马上倒退了几年,那个在医院刁难所有人的赤司,那个整天用气场当空调的赤司,那个让人不敢接近的赤司。的确,现在有黑子在况要好很多了,嗯,初步鉴定,比那时候的鬼畜属要轻一些,好吧,黄濑不敢闹了。

    绿间讨教了如果关于那个血块的问题后,黑子帮赤司整理好了所有行李,一行人就告别了才呆了一天不到医院,外面早就已经是晚上9点,不得不说选择这个时间点出院的赤司真让人想不通。

    赤司对于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的况很不满,越是不满,搂着黑子的手臂用的力气就越大。直到黑子实在受不了轻轻捅了赤司一下这种况才好转。看了前面四个手上都提着东西的人,拉住黑子,赤司直接就把人拐了,等到绿间发现后面的两人不在时,哪里还来得及。

    “所以说,为什么家里要有两辆车?”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绿间说道。

    “赤司那个家伙,是不是太过分了?”青峰也皱起眉,因为看不到某个蓝头发的人,而显得有些焦躁。

    “小赤仔这样已经很好了,要知道他现在少的可是一只眼睛。”紫原后面又嘟嘟囔囔的说着虽然是暂时的,但是心肯定不会好的吧。

    几个人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一致决定就让黑子去陪着那人吧。

    另一边,黑子被赤司拉着坐上了他早上开来的小型车,赤司想都没有想的坐上了副位,帮黑子把安全带一系,然后这位大爷把手往窗子那一撑,指了指和家相反的方向说道,“哲也,开车”。

    黑子脑袋上挂着大大的问号,虽然今天赤司没有坚持开车,但是好呆要告诉他目的地吧,“赤司君,不回家么”?

    “现在不回,去哪里都行”。

    “喔。”得到这句话后,秉持着开车不三心二意的原则,黑子没有再转头去看赤司,但是赤司却一直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看着黑子,除了有些毛骨悚然外,黑子总觉得今天的赤司变化太大了!要知道整个家里面就赤司一个人非常遵守生物钟,这个时候不回家到处乱逛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既然赤司没有说去哪里,黑子只能握着方向盘开啊开的,直到赤司喊停。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出来。”赤司看了眼外面很显眼的店,让黑子把车停好就下车了,黑子尽量忽视那家店暧昧的名字。然后等了十分钟,赤司手上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上车。黑子的视线一直顺着那个袋子,直到被赤司用手扳回来。

    “开吧。”啾的一下轻啄了黑子一口,于是车子再次启动,赤司继续盯着黑子看。

    “赤司君,眼睛......”不知道该不该提醒这人该休息了,黑子第一次觉得在赤司的注视下,自己很紧张。

    “哲也,不要在这个时候提眼睛的事,我会生气的。”从黑子放手机的口袋里拿出手机。赤司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堵住了黑子接下来的话,这回黑子很清晰的感觉到了赤司的怒气,果然眼睛这个问题还是很让赤司在意啊。

    家里的四个人则是轮流着拨打黑子的手机,青峰的脸色越来越黑,黄濑越来越不安的在屋子里乱窜,只有最淡定的牛悄悄打了一个哈欠,嘲笑这些男人的紧张。牛不在意的翻了个,心里想着黑子妈妈和赤司爸爸在一起是最安全的了。

    被赤司拿在手上把玩的手机不停的叫唤着,惹得黑子难得的转头去看了好多次,想要开口。但是看不见赤司被红发遮挡住的表总让黑子觉得这时候不是说话的好时机。

    分心的后果就是在山路口的时候黑子没能及时的注意对面超速开过来车辆,赤司把手机随手一扔,就赶忙扑过去护住黑子,一边控制方向盘,因为有只眼睛看不见导致角度有些问题,车还是被撞到,赤司很清楚的听见了黑子的闷哼。

    “怎么回事啊!”对面下来几个古惑仔,眼神凶恶的瞪着刚才没有闪开的小车。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要怎么讹诈一笔钱。

    黑子睁开眼睛,眼前是垂下的几缕红色的发丝。

    “赤司君,怎么样了?”急急忙忙的要从赤司怀里起来。

    “没事,哲也呢?”有些担心的看着被护住的人,赤司上上下下的检查黑子。

    “我也没事没事,”黑子松了一口气,他比较担心才从医院出来的赤司。

    几个古惑仔看那辆车没什么人下来,面面相觑后,露出了只有几个人才懂的猥琐笑意。要说这场小型车祸的起因,当然是因为他们在下坡时没有减速反而加速的原因。这个山道本来就是飙车族常驻的场所,加速下坡是很平常的事,所以黑子没有及时躲开是正常的。

    扳过赤司的头仔细检查了那只眼睛,见的确没有流血,黑子放下心,根本不打算理会外面准备闹事的几人就要开车离开,一边想着车子启动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黑子正准备帮旁边那人系好安全带,但是两只手摸过去然空了。

    “赤司君?”急急忙忙的下车,黑子绕过车头想要把和那群人对峙的赤司拉走。

    “喂,我们的车你们要怎么负责?”看了倚在车上看不清表的赤司,其中一个人叫嚣道。

    “抱歉,但是事的起因是你们吧?”黑子正是对面的几个人,从衣着上就可以知道对方不是正经人。

    “我们?哈,你这个问题真好笑,难道不知道这里是飙车族的地盘么”?

    黑子承认他兴奋了一下,因为他听到飙车族这三个和他完全无关的字眼!掩饰住自己的小兴奋,黑子继续淡定着一张脸时不时在两方人马之间来回切换,和今天这个行为怪异的赤司出来,黑子完全不用担心,赤司早就用他的强大来诠释什么事都是可能的。

    “说吧,你们想要什么。”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

    “当然,如果你们支付足够的赔偿费用的话,我们不会追究的。”混混A说道。

    “喔,那简单,赢了我再说。”赤司面无表的看了对方几眼,然后转拉着黑子就进了他们的车。

    “赤司君,这是要比赛?”黑子问道,顺便望了望外面在路灯下还是显得模糊的山道。

    “这不是很好的宣泄方法么,”赤司把黑子塞进副驾驶座,帮人弄好安全带后自己也上了车。虽说是飚车的比赛,但是那只血红色的眸子里闪烁的然是嗜血的光芒,看的黑子微微缩了缩脖子。

    “赤司君,我这小车没问题么?”黑子当初这辆车可是选的安全型的,对于飚车什么的买车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过。

    “大辉早在你买车的第二天就把引擎和其他零件换过一遍了,”赤司很轻松的说出青峰隐瞒了黑子很久的事。

    黑子捏了捏拳头,决定回去再青峰交流。

    激烈的飚车场面什么的完全没有出现,因为赤司很轻松就胜利了,然后下车鬼畜属爆发的教训了这群飙车族一顿,这才载着黑子快速的回了家。

    “去哪里了?电话都不接,我还以为你们出什么事了呢!”黄濑盯着一副担心死了的表等黑子一进门就扑过去搂住,这才感觉到了黑子上有些冰凉的气息,心疼得黄濑赶紧把黑子焐活。

    绿间去楼上拿了件厚厚的棉袄下来给黑子上,“手机去哪里了”?

    “被赤司君扔到后座去了,我去拿过来。”黑子想了想转就要往外面走,被青峰拉了回来,然后瞪了一眼失落的黄濑,金发的忠犬看了眼有些睡意的黑子,忍了忍还是去拿了。

    “紫原君呢?”想起自己答应过的食物,黑子问道。

    “那家伙说什么有小赤仔在小黑仔没问题的,就睡觉去了。今天晚上去我那里吧”?

    “不行,”赤司把黑子捞回来,然后强硬的带到楼道口,回面无表的对几人说道,“哲也今天是我的,”晃了晃手上的袋子,然后赤司没等其他人抗议就搂着黑子上楼去了。

    “碰!”门被关上,黑子被赤司大力但是小心的扔到上,黑子眨了眨眼睛,想要撑起来,但是还没起来又被按了下去。

    “好了,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哲也,我想了一个好主意,把这个穿上。”命令式的把袋子放到黑子旁边,赤司眯了眯眼睛,说道。

    黑子瞄了眼袋子里面的东西,然后全都变得有些僵硬。

    “赤司君,为什么会买这个回来”?

    “因为今天心很不好,所以需要哲也一定不要违抗我。”轻轻的抚摸着黑子弹十足的脸颊,柔化的手感很能让人罢不能。

    黑子纠结的看着袋子里的女仆装,有些后悔为什么出了医院会选往右边拐。

    “其实你走哪个方向都有这种店的,来,乖乖穿上。”赤司从袋子里拿出衣服,是一件相当华丽的女仆装,这种衣服倒在电视节目上经常看见。

    “赤司君,我是男生。”黑子严肃的强调自己的别。

    “我知道,哲也是什么别我早就知道了,那么,现在的问题是穿还是不穿?”赤司把整个体都压在黑子上,深红色的眼睛危险的看着下的黑子。

    穿还是不穿,这是一个问题。

    两人对视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黑子妥协,因为看不到另一只眼睛的光彩,让黑子完全没有办法不心软,反正就两个人在,这样那样都习惯了。

    “果然,哲也是最完美的艺术品,”当黑子全部穿戴好站在赤司面前时,某人眯了眯眼睛赞叹的说道。鬼畜属完全爆发,把黑子看的毛骨悚然的。

    黑子局促不安的站在赤司面前,上的女仆装然合得很!天知道为什么赤司进一趟那种店十分钟就能翻出他的尺码,该死的一米七升高才长高的!总之浅蓝色发色的少年神色不安的这么站着,努力维护自己淡定的表

    “赤司君,请不要用赞叹的语气对一个男生说这样的话。”听到赤司的“赞美”后,黑子瞪了赤司一眼。

    “哲也,叫我主人”。

    这还得寸进尺了!

    “不要。”果断的拒绝,黑子小心的远离了看起来很危险的某人。

    “嗯?”赤司伸手抬起黑子的下巴,似乎想要确认拒绝自己的人是最听话的黑子。

    能感受到赤司手上的力量紧绷着,黑子宁愿赤司能像帝光住院那次一样,在自己面前乖乖的吃饭睡觉什么的,也不要像想在一样一副危险的样子,他不能习惯。

    “不叫也行,哲也穿着裙子跳个舞吧”。

    黑线,这什么跟什么。他有些羡慕楼下的绿间他们了,至少他们不用正面对上赤司。

    “跳舞还是叫主人”。

    于是问题从穿或者不穿升级到了跳舞还是叫主人上面。谢天谢地,刚才赤司飚车时发泄了一些坏心

    “好吧,我叫,”实在没办法和现在的赤司沟通的黑子脸上有些红晕,竟然衬得整个人都熠熠生辉,赤司眼眸暗了暗,暗自压下升腾的·望。

    “主.....主人。”下意识的降低音量,黑子羞的低下头,然后黑影一下子罩住女仆黑子,下一秒着落点就是柔软的。黑子下意识的想起自己还有些酸的腰,不打算抵抗了。

    有时候霸气攻换成鬼畜攻也不错的,至少赤司觉得自己的福利多。

    独守空房的黄濑晚上咬着小手帕哀怨的听着隔壁的动静,已经开始琢磨着自己的“攻略”了。总之他下定决心再也不会让出小黑子了!

    搂住累趴下的黑子往自己怀里带,赤司眨了眨已经开始恢复视力的左眼,觉得偶尔这种·趣也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感觉到后面队长还鬼畜一些。。。。这种属的攻好难写,舍不得虐小黑子!!我已经在膜拜那些写出鬼畜攻的大神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