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番外:鬼畜队长(上)

    “小黑子我们走咯,明明就是正选队员还在比赛当天答应去照顾高中时的教练。  我本来在昨天连摄像机都准备好了的。”黄濑抱怨着在玄关穿好篮球鞋,然后把黑子早就准备好的便当什么的都装了进去,就连创可贴都没有落下。

    “丽子教练今天就是预产期啊,只有她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再说照顾邻有什么不对,黄濑君就不要再抱怨了,青峰君,不要把花菜夹出来啊,乖乖吃掉就好了。”昨天黑子都还在期待今天的比赛的,结果晚上的一通电话让黑子取消了今天的比赛程。

    “啧,为什么每天都要吃这个啊。”正在做小动作的青峰听到黑子的声音只能不甘愿的把即将丢到垃圾桶里的花菜原路放回去,心里小小哀怨的想着为什么黑子明明在玄关却知道他在厨房做的事啊。

    “当然是摄取营养了笨蛋,你能不能不要让小哲每天都提醒你,你已经是大学生了。”已经将称呼从黑子改成小哲的绿间从楼上走下来,上穿着东大篮球部的队服,高大拔的影看上去特别的精神,当然,除去脖子上挂着的小熊吊坠的话。

    “哎?小黑仔我们说好的巧克力豆腐怎么没有,好想吃的。”厨房里面伸出来一个头,带着小不满的绪,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说中国的豆腐配上巧克力酱,紫原从上星期就嚷嚷着让黑子做了。

    “说好的是晚上做啊,其实就是嫩豆腐上浇上巧克力酱就行了吧,紫原君吃的东西越来越奇怪了。赤司君呢?怎么还没有下来。”推了推已经穿好鞋子还不愿意出家门的黄濑,在黄毛的忠犬终于在黑子上吃够豆腐后,黑子疑惑的对才从楼上下来的绿间问道。

    要是往常的话,这个时候赤司已经端正的坐在餐桌前边吃着黑子准备的营养早餐,边看新闻了,有时候顺便还要处理一下家族的事务。总是第二个就起又从来不挑食的赤司是黑子最放心的对象了,可是现在这个最放心的对象然还没有出现。

    “昨天晚上不是你和赤司睡一起的么,”青峰拿着便当从厨房里出来,嘴巴里塞着东西说道。

    黑子皱眉的走上楼去,紫原看黑子的影消失在楼道处,偷偷的折回去又拿了好几包的零食,因为黑子管家,所以严格的限制了紫原的零食量,因为管家的对象是黑子,所以再怎么想吃,紫原都会顾忌黑子。当然有时候在黑子默许下的小行为是会有的。

    推开赤司的房间,和黑子起时的样子一样,上的被子没有怎么折好,房间浴室里传出阵阵的水声,从磨砂的门往里看还有个人影。

    黑子先去那边把被子全部叠了起来,然后打开窗帘,窗户外面是下雪过后的痕迹,就是因为下雪,所以没有办法从冲绳赶回来的向才拜托现在是邻的黑子帮忙照顾今天预产期的丽子。两家的别墅是正对面,一眼就能看到,话说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就是向推荐的这片离东大近的别墅区给黑子他们的。

    “赤司君,还没有好吗?”整理完一个房间后,黑子又返回到浴室的门口,但是问出去的话然没有半点的回应,这太反常了。于是黑子干脆的拉开浴室的门,在满室的水蒸气后,有一个用手撑着墙壁站立的人影,火红色的长发披散在男人的背后,顺着水流而一点都不凌乱。

    也许察觉到有人开门,人影稍微颤动了一下,然后赤司缓缓的转,看向门口的黑子。“哲也,你先下去,我很快。”借着水蒸气的掩护,赤司有些费力的眨了眨金色的那只眼睛,尽量减少不适感。

    黑子对赤司的话没有任何的怀疑,点了点头,帮赤司准备好队服后就下去了,没过多久已经洗完澡吹干头发的赤司就出现在玄关处,给了黑子一个温馨的早安吻后,赤司向着车库的方向走去。如果黑子这时候往外看的话,就会注意到赤司一只手捂着眼睛的行为。

    “好慢啊小赤司,昨天晚上和小黑子睡在一起不要太得意喔。”黄濑嚼了嚼口香糖,吹出一个泡泡。

    “赤司这样,难道你们不觉得很像被哲这样那样后的表现吗?”青峰说着这话的时候是带着邪肆的笑容的,谁让他嫉妒昨晚霸占他家哲的人呢,因为和赤司的房间就在隔壁,所以昨天赤司和黑子的动静有传到他的耳朵里。

    “大辉,如果今天没有拿到全场最高分的话,晚上训练就番三倍吧。”赤司冷着一张脸,用那双蕴含着霸气的眼睛看了眼耸了耸肩的青峰,坐进副驾驶后对绿间点了点头,载满了五个男人的车缓缓的开出黑子宅,离开前,五个男人都默契的带着柔和的目光最后看了眼别墅,具体的说应该是看黑子。

    呼出一口气,黑子等五个难伺候的人都走了之后才揉了揉酸痛的腰,把家里整理了一下就开着小车去了东京医院,见到了着大肚子一个人呆在病房看动画的高中教练。

    “教练,”礼貌的敲了敲门后,果然因为黑子存在感的原因,丽子并没有注意到黑子。黑子习惯的对这一现象没有产生不满,而是把炖煮好的食物放在了病前的桌子上,打开后,浓郁的鸡汤味才成功的让盯着电视的丽子回神。

    “啊!黑子,你吓死我了!多弄几次的话我家宝宝说不定都要被你吓出来了!”高中毕业就在家当家庭主妇的短发准妈妈拍了拍脯,实际上也没有怎么被吓到,要说的话,大概是习惯黑子突然出现了吧。

    “抱歉,教练,今天感觉怎么样,我有加红枣进去炖鸡汤,等会多喝一碗才有力气生宝宝。”黑子说着先帮丽子周围的被子盖劳,细心的一点空气都没有放过后才拿出碗把汤倒了点进去,腾腾的蒸汽伴着香气四溢的汤味,让丽子忍不住闻了闻,黑子的厨艺简直比她好太多了!

    “我都不是你们的教练了,还这样叫,不过今天东大有比赛吧,你不去没有关系吗,说来都是我们家那个的不是,怎么能麻烦你呢”?

    “有赤司君他们完全足够了,我去的话说不定还是拖后腿。”黑子不在意的笑笑,一点都不担心赤司他们会输,其实这也是不可能的吧。

    “怎么会,现在谁不知道你这个‘奇迹世代’的第六人,你可能不知道,你的粉丝现在有很多喔。本来因为高原因喜欢篮球却不敢打的人都开始打了呢,因为你,现在打篮球的人很多,我还从爸爸那里接到了教练的工作,不过要等我生完宝宝再说了。”说完丽子幸福的摸了摸肚子。

    黑子笑了笑,对丽子的话不发表任何的看法。外界怎么看他都不重要,只要再和那几个男人一起打球,就是开心的。

    “呀感觉黑子越来越贤惠了啊,怪不得顺平会让你过来。还耽误你的比赛,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黑子即使是上了大学也不会说什么场面话,因此老实的点了点头后就不准备说什么了,丽子也知道黑子的格,完全不介意的自顾自的说完就看起了动画。中午的时候黑子花了最短的时间从医院的食堂端来了孕妇适合吃的饭菜,因为在医院,黑子连手机都关掉了,反正有什么事的话可以用手表联系。

    就在黑子帮丽子削苹果的时候,一直兴致勃勃坐在上的孕妇这才有了些只有今天才会有的反映。

    “嘶,黑子,好像肚子开始痛了。”因为是生第一胎,丽子开始阵痛的时候反而是黑子比较冷静的先按了头的呼叫器。然后再在一边轻声的安慰快生了的孕妇。

    “她是要生了,你是他的家属吗?”医生和护士一边推着病,一边朝黑子那边问道,没办法,这时候周围就黑子一个人在,想忽视都不行。

    “不是,请照顾好丽子教练,我去联系他的家人。”黑子摇了摇头,对医生说了后去走廊上开机,丽子教练的爸爸人在美国,所以黑子想都没有想的给向挂了电话,通知对方后,黑子顺便看了眼手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

    看了看场上100:28的比分,黄濑无趣的把篮球放到指尖上转着玩,当红模特的手指包养得很好,转球的动作也很帅气,只是欣赏他帅气的人现在不在这里,只是因为少了最重要的人,所以黄濑看起来精神不大好。

    “好无聊啊,小黑子没有来干什么都没有力气。”一边说着,黄濑点开手表,聊天室里什么信息都没有,而浅蓝色的小点正停留在东京医院的位置。

    “凉太,今天的表现很好,拿下了五十分,最后一节已经是垃圾时间,至于大辉,今晚的三倍训练是逃不掉了的,自己去做训练,不许让哲也跟着,外面很冷。”赤司三节的比赛打下来竟然没出多少汗,随意将红色长发绑在脑后,今天在场上他一球没有投,却担任了重要的传球的角色,如果黑子在的话,这个位置应该是黑子来。

    东大篮球部的正选仅仅只有六个人,在赤司的带领下,所有人最初有意见的高年级前辈全都认同了这几个小辈。毕竟是本一流大学的学生,知道怎么做是对团体最好的,而这六人的表现,的确让人找不到任何的借口。

    “田中前辈,斋藤前辈,最后一节可以出场了,凉太和真太郎休息。”不容置疑的将最后一节出场人员确定,因为赤司等人的绝对实力,被点名的几个二年级前辈没有任何的意见,其实对于这个严厉,所有决策都绝对正确的一年级队长,他们都是很服气的。

    本来所有人包括赤司都认为最后一节的比赛只是平平淡淡就会过去的,但是在第四节开场刚到五分钟,当赤司突然就倒了下去,昏迷不醒时,黄濑和绿间不可置信又紧张的一下子站了起来。观众席上的球迷们甚至尖叫了起来,场面一时有些混乱,为副队的绿间很快作出了反映,先给赤司做了临时的检查,这位医学院的学生会长绷着一张脸,还是宣布了要将人尽快送去医院。

    黑子眼皮一跳,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然后下一刻,手表突然就响起了警报,这种声音黑子记得很牢,黑子觉得脑袋翁的一声,体突然软了下来。警报声响起后大概是秒,黑子才反应过来,慌乱的把警报关掉。

    望了眼紧闭的产室大门,黑子快步走到没有人的地方拿出手机,拨向赤司的电话响了几声,就被绿间接了起来。

    “赤司君?发生什么事了”?

    “我是绿间,小哲,赤司刚才突然就晕过去了,我检查了下没发现有什么问题,现在我们要过去你那边。不过你不要太担心。”绿间的声音很沉稳,他不想让黑子担忧。

    “好,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我这边也有点走不开,我等会去找你们。”黑子挂了电话,脸上难得带了担忧的神,因为丽子还没出来,黑子真的不放心现在就走,好在在黑子的神经已经紧绷到极限,对赤司的况越来越担心的时候,向神急切的走了过来。

    “怎么样,生了没”?

    “还没有,抱歉,前辈,我要离开一下,赤司君出事了,”说完没等向有什么反映,黑子就小跑离开了。手表上面绿色和黄色的点带着红色的点离医院越来越近。就在快要到门口时,黑子终于听见了救护车的声音。没过多久车上就下来了黄濑和绿间,在看到门口冷得直打颤的黑子时,黄濑心疼的跑过来把黑子揽进怀里,帮黑子温暖体,一边还安慰着他们家小黑子。

    “没事的,小赤司体一向很好的,应该没有多大问题。”黄濑嘟嘟囔囔的抱住黑子。

    黑子一直盯着赤司那边,眼光就没有离开过那个躺着的安静睡着的人,等到他觉得不冷的时候。黑子已经懵懵懂懂的被黄濑和绿间带到了单人病房里面,几个医生围着赤司打转,绿间和黄濑就围着黑子打转。

    “不好,出血了!”不知道是哪个医生突然说这句话,把黑子整颗心都揪住了。

    “出血了?”黑子推开围着他的两个男人,走到病边时,刚好看到红色的液体从赤司的其中一只眼中流出。然后记忆马上倒退到三年前,赤司眼睛变色时发生的事,好像那个时候,也是眼睛突然流血?

    绿间皱着眉也凑过去看,黄濑则是负责把黑子拉回去,继续锁在怀里,从黄濑这个角度,还能看到黑子埋在棉衣里的脖子上,有个鲜明的粉色吻痕,惹得黄濑郁闷的亲了黑子一口,但是当事人正死死的盯着病,没有其他反映。

    “应该没有大问题,至于眼睛......这种不多见的况只有等他醒了再说了”。

    “谢谢你,医生”。

    送走了一大群人,黑子才稍稍放心下来。青峰紫原要比完赛才过来,黄濑要陪着黑子,所以住院的手续问题就交给了绿间来办。

    “我晚上留在这里,黄濑君,能回家一趟拿些住院要用的东西吗?赤司君的换洗衣服在衣柜里面就有,至于食物,算了,去外面买吧。”黑子对另外几只的厨艺可不敢恭维,要是给赤司吃了他们煮的食物,说不定会食物中毒。

    “可是我想留在这里陪小黑子”黄濑把头蹭到黑子的脖子,顺便伸出舌头,刺激得黑子缩了缩脖子。

    “黄濑君不去的话我要生气了”。

    “好吧好吧,”黄濑委屈的看了眼黑子,觉得这几天的赤司真的是赚大了,果然生病什么的真美好。“小黑子不要走喔,我很快回来”。

    “好,这是车钥匙。”把钥匙给黄濑,黑子没有抬凳子而是直接做到了赤的病上。只有睡着了的赤司才是最无害的,这一点黑子早有体会。但是让赤司像这样这么乖的躺着,并不是黑子乐见的事

    “怎么突然就晕倒了呢,”多少带了点家好男人气息的黑子俯□,一遍又一遍的在赤司的脸上来回逡巡。只有两人的病房很安静,这和单独和赤司相处时的安静又不一样,有点死气沉沉的。突然想到早上赤司的反常,如果是往他在赤司洗澡的时候进去的话,怎么说最后也会被赤司打湿的,才不是像今天早上那样几句话就被赤司哄走。一下子,黑子又多了自责的心

    “小哲,没事的,没事的。”踏进病房的绿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黑子脸上皱着的眉头和一副都怪我的表。也不管什么傲似的委婉语句,这回是直接将人揽到了怀里,轻轻哄着,他甚至看见了黑子眼眶里面的湿润!

    “抱歉,因为赤司君出事,我似乎变得懦弱了,要是赤司君有什么事的话,那我......”

    “小哲,别人不知道赤司,你还不了解么,这样一个孤傲的男人,怎么可能许自己这样躺着。如果赤司醒来发现你是这种表的话,我们都会被责怪的。”绿间叹了口气,也不把黑子拉离病房,因为怕在赤司家引起混乱,绿间并没有通知赤司本家,要是为族长的赤司出事的话,京都的动静不会小。

    绿间说的没错,赤司的确不会让自己就这样躺着。晚上申请了四陪护病的黑子才让那四个男人睡下去没多久,赤司就醒来了。

    “赤司君?终于醒了?”黑子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迫不及待的走近赤司。但是在看到左眼往夺目的金眸此刻一点流光都没有时,愣住了。

    “哲也......”眨了好几次眼睛,但是左眼的确很是异常,在终于确认是什么不对之后,赤司的表一下子冷了下来。

    “赤司君,眼睛怎么样?还痛不痛?”黑子心疼的凑上去,担心的问道。

    “哲也,你先出去,带上他们。”赤司一只手盖上左眼,冷漠的说道。

    “小赤司,怎么这样,小黑子为了照顾你很累喔,怎么能一醒来就赶小黑子走。”赤司这边早就吵醒了黄濑几个,听到赤司一醒来就对黑子这样说,黄濑不爽的说道。

    “我·说”赤司用明亮的右眼看了看旁边四张病上的人,此刻暴怒的绪外溢,“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我这周很忙,所以今天才开始恢复更新来着。其实我周二的时候有写了请假的事,但是!坑爹的是然到星期六都没有显示出来!晋江这是要闹哪样!!!还有,请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不要转载,谢谢合作。

    嗯嗯,这篇番外我酝酿了很久啦终于写出来鸟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