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下手真的不轻。  黑子边往休息室的方向走,边揉着被撞过的前,“肯定都青了吧”。

    正喃喃自语着的黑子走着走着被一个高大的影笼罩,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一只黝黑的手毫不迟疑的伸进黑子的球服,伴随着黑子手足无措的是青峰低沉到极点的声音。

    “果然青了,你怎么不躲开?”青峰几乎都要把头钻进黑子的球服里了,边说着还边用手揉揉,黑子呆了一下,然后才猛的往后退了一大步,脸色都有点红红的。

    “青峰君,你在干什么?”黑子看着穿着校服的满脸不爽的男人,努力克制着自己的表,但是越是努力刚才皮肤接触的感觉越是清晰,黑子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失控。

    青峰倒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看着黑子变得有些红的脸颊,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哲,还是没变啊,我只是看下你伤得怎么样而已。你这就害羞啦?以前好像你对这种接触没那么大反映嘛”。

    黑子看着对面兀自笑得嚣张的某人,有些任的偏过头说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下回青峰君不要这样了。”为了不让青峰下回再继续这样吓人,黑子想了想,又说道,“毕竟我对青峰君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你这样突然冲出来我很困扰的”。

    黑子说出这句话后意识到有些不妥,然后看向青峰,对方显然的确如黑子想的那样误会了什么,整张脸都沉了下来,“哲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青峰拼命的压抑内心的焦躁和暴怒,他受了好几年的少年然突然对他说这样的话,只是因为他碰到了他?以前这种况不是经常发生的吗!他果然不该自虐的跑过来关心的!

    “青峰君,冷静一点,抱歉,说了让你误会的话,只是我突然不大习惯而已。”到现在黑子还能感觉到前似乎有些痒痒的,的,那些地方毫无疑问都是青峰刚才按压过的地方。以前两人接触的也不少,但是这一次感觉却特别的明显,打的黑子有些措手不及。

    “以前不都是这样的吗?哲你是厌烦我了吗?”把黑子偏头的行为果断的误解,青峰握紧了拳头,手臂上的青筋看得一清二楚。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只是......我也说不好,青峰君请给我一段时间,我要赶回休息室了,再见!”说完黑子急急忙忙逃离了青峰实质的目光,他想再呆下去,很多不该说的话都会说出来的,以青峰那种理解能力,更会被误解的吧。

    眼见黑子逃也似的离开,青峰倒有些若有所思起来,不过让他想问题还真的有些困难,于是青峰勉为其难的想着干脆晚上去问赤司好了。

    黑子直到走进休息室时,心脏都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说实话,好像他对青峰接触更加的抵触?

    “黑子,怎么了?”看到黑子站在门口就不动了,火神疑惑的问道。

    “我没事,木吉前辈怎么样?”环顾了下休息室,黑子发现并没有木吉的影。

    “那家伙有些失落,我有提议下半场不让他出场,但是他还是那么坚持,你们这帮人怎么都是这样啊。火神也是,木吉也是。”丽子头痛的抚额,这种眼睁睁的看着队员受伤又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很讨厌。

    “是么,那肯定是因为,木吉前辈比我们都这个球队的缘故吧。快乐的时候和大家一起享受,遇到困难却想要独自承担。很了不起呢,木吉前辈。”说实话木吉是黑子从来没有遇见过的类型,与其说是队友,不如说是一个大哥哥型的人物。帝光时期,和木吉高最像的紫原偏偏是个吃货,有吃万事足。

    暗自下决定下半场多出点力减少大家的负担,黑子一声不吭的做到火神旁边思考。可能是思考的时候表过于严肃,吓了火神一大跳。

    下半场的比赛果然比上半场艰难很多,不过还在诚凛最大的武器其实是团结,所以虽然艰难,还是实打实的赢了过来,貌似木吉和花宫真的关系也有了缓和的关系,所以诚凛和雾崎第一之间的气氛没有之前的那么凝重。

    黑子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背好背包,全血液沸腾的去体育馆外面的露天篮球场练了会球,之后火神加入,不过很快两人就被向了。

    “你们两个笨蛋,哪有赢了球赛还跑出来兴致勃勃练球的啊。”丽子也是一脸的无奈样,这场比赛打完下来当然所有人都还跃跃试的样子,但是丽子真没想到黑子和火神然真的跑出来了,只要一个不注意,这两人就会乱来,简直就像是幼稚园的下朋友嘛!

    “抱歉,只是真的很开心啊,这场比赛。”黑子慢腾腾的收了球,乖乖的放弃了再打一会儿的举动。

    “那就回去好好休息啊,要是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就乖乖的回学校投一千个球吧!火神今天进球很少呢,不过向值得表扬,嗯,要是这样发展下去桐皇那个樱井就不是你的对手了。”丽子难得的夸奖为队长的向,有这么一次,就把向高兴得心都飞起来了。

    “噗,教练,我是无所谓啦,可是你确定要让黑子投一千个球吗?他连一个都进不了。”火神憋笑的看着黑子,“所以让黑子练习投篮只是浪费篮球吧,哈哈——嗷嗷”!

    黑子趁着火神笑的很开心眼睛都看不见的时候狠狠的下脚,刚好踩到今天比赛被踩了N次的那一只,直接就让火神疼的抱起脚就跳起来了。要知道黑子其实很记仇的,所以火神,记得下次不要这么光明正大的嘲笑黑子。

    “哈哈,你们关系还是这么好,”木吉羡慕又欣慰的看着黑子和火神,说实话最后一节让他下场他是百分百的不愿意的,后来想通后也觉得自己的这个行为不就是明显的不信任么。

    “木吉前辈,请不要说我和他关系好,我觉得很丢脸”。

    “我才不想这么被你这样说呢”!

    “哈哈,关系真的很好”。

    总之,拿到WC入场卷后,大家的心都很好,闹了一会儿后就散了。黑子打开表盘看了看,代表绿间的那个绿色的小点还在不远处的体育馆里面,黄濑因为今天要赶拍摄进度所以没有来,至于青峰,也都离开了。黑子愁的脸都皱在一起了,到底怎么跟青峰说他才不会误解呢?

    上了公交后,黑子打开了聊天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紫原说的话。

    小黑仔,在吗?我买了新口味的美味棒喔,要不要来我这里?

    不要,紫原君太远了。紫原一如既往的总是和黑子分享美食这方面的事,黑子都能想象此刻紫原肯定是趴在上一边掏着美味棒一边用才吃过薯片的手在屏幕上敲着字。

    Lucky!小黑仔真的在喔,我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好想你

    请不要用黄濑君的口气跟我说话,紫原君晚上要记得刷牙,不然很容易长虫牙。黑子边走边和紫原聊天,体育馆离家不远,坐了一趟公交车就到了。

    哎?小黑子不喜欢我的说话方式吗,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小紫原,好嫉妒!黄濑突然就插了句话进来。

    因为紫原君要是长虫牙肯定会不停的Call我,所以要紫原君注意啊。

    你们都很闲吗?黑子,诚凛赢了?这句话是绿间说的。

    嗯,赢了,顺便恭喜绿间君。不聊了,牛该饿了,再见。

    牛有些嫉妒的看着自家家长一进门就对着手上的东西一点注意力都没有分给它,它知道的,那几个觊觎黑子妈妈的人总是在跟它抢注意力什么的,不过它不会那么轻易同意的,哼。

    本来黑子计划着预选赛结束之后的周末都宅在家里的,但是没想到第一个周末就被叫去泡温泉了。对此他有些小不满,因为貌似答应过周末要陪牛出去散步。

    “我说你是有多天真,你然连猫的话头听得懂吗”?

    “糟糕,心里话说出来了,那么能许我回家陪牛吗,我不擅长应付温泉。”黑子非常有诚意的对火神说道。

    “这句话难道不应该对教练说吗?我又不能决定。”火神说道。

    “只是火神君去说的话,被骂的肯定不是我,”黑子一点不愧疚的说道,“所以这种事果然应该火神君去挨骂的,因为你皮比较厚”。

    听黑子这么说,火神觉得全的神经都绞在一块变成十字路口了,这得多强大的神经才能说出这种话啊。果然,其实他和黑子不应该是搭档的。

    “啪”!

    “啪”!

    两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伴随着轻微的疼痛,然后丽子的声音就在火神和黑子耳边响起,“我说你们两个,为什么要现在才讨论这种话题,黑子你不是把所有行李都收拾好了吗?不对,最重要的是你们不是都在车上了吗”?

    丽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这么囧的话题到底是怎么开始的?

    “都是火神君的错,然把笨蛋的细菌传染给我了,2号来我这边,还是和2号在一起比较幸福。”黑子没有犹豫的诬陷火神,正在和向玩的开心的2号一听黑子叫它,马上抛弃了常投奔到黑子的怀抱中来了,至于火神,那娃已经决定下车前不和黑子搭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唔,在家休息了两天才更,这星期又是一万五的榜单,果然上榜什么的真爽

    明天又要早起,亲们也早点睡吧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