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9 心悸

    “赤仔还是那么有成竹啊,”紫原继续咔嚓给自己和黑子喂食,时不时抽出纸巾给黑子擦嘴,不过都被黑子躲开了,按照黑子的话说,他是一个男孩子,让另外一个男孩子擦嘴吧岂不是很丢脸?

    “紫原君不是最信任赤司君的么,我还以为你也回去洛山。”黑子掸掸座位上的薯片渣滓,“当然阳泉也很好”。

    “如果继续跟随赤仔一路都胜利,这种生活太无聊了,再说我也很想打败赤仔,怎么样小黑仔,要是我赢了的话到阳泉来吧,我家有很多客房喔。”紫原的高坐在前排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所以他干脆在吃完零食后整个人又像黑子压过来,就像没有骨头一样。

    场上和洛山教练坐在一起的赤司不断更新着看到的一切,偶尔会看一眼坐在紫原旁边的黑子,赤司看到此刻紫原那么重的体压在黑子上有些不悦,那样会给黑子造成体上的负担。

    “说起来,你带来的那个少年是诚凛的吧?”就在赤司将目光转回场上时,旁边的教练开口说道,“诚凛的比赛我看过几场,可惜毕竟是新球队,输了之后居然就这么一蹶不振被淘汰出了I.H”。

    “在洛山面前,诚凛足够渺小到可以忽略,但是教练,你看向哲也的目光让我忍不住想要毁掉你。”赤司的语气甚至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一边的教练还是诧异的看了眼赤司后不再关注那个诚凛的球员。

    白金教练却对黑子的兴趣更加高了起来,能得到赤司袒护的人,真的值得他好好的研究,不过眼下,先打完这场比赛吧。

    压在黑子上的紫原已经将话题谈到了关于赤司输球的问题了,一边不安分的抱住黑子蹭,一边声音不小的设想赤司输球时的表

    “紫原君,那就设想赤司君会哭好了,你太吵了,”拉住被蹭得有些乱的洛山队服,黑子双眼有神的看着场内。

    黑子话一出,连带着坐在周围的洛山啦啦队都不能再忽略这三人了,几个洛山球员恐惧的看着前面的两个人,太嚣张了吧,在洛山的地盘说这种话,不过他们队长会哭这种事真的可能发生吗?

    “咳,我想不要在这里谈论这个比较好,”冰室很有“眼色”的提醒那边无法无天的两人,“敦,你再压下去我都开始担心黑子会扁啊。”那么强烈的体形对比,冰室的担心其实也不无道理。

    黑子听后顺势赶紧将紫原推了起来,然后揉揉酸痛的肩膀,他在紫原压过来时就在担心了。他可不想成为一个被压扁的篮球运动员,会被人笑死的。

    黑子掏出手机看了下,并没有火神的短信。丽子早在几天前就说了今天要出发去海边合宿,不过因为赤司的关系所以黑子特意的请了两天的假,不过黑子不打算落下训练,不是说跟着大家训练不好,只是黑子现在还没办法和火神好好的沟通。

    场内洛山已经把桐皇到了死角,第四节已经是垃圾时间了,完全看不出桐皇前几天的强大。在洛山面前,果然桐皇也是会输掉的,这让黑子的斗志突然高昂了起来,洛山能做到的事,没理由诚凛做不到不是吗?

    “不愧是洛山,赢得完全没有悬念啊。”冰室辰也忍不住的赞叹。

    “真可惜啊,看不到赤仔哭鼻子的画面了。”显然紫原也开起了赤司的玩笑,引得刚才关注这三人的几个洛山球员又是一阵的纠结。刚才有紫原挡着所以没看到,现在这几个洛山学生才注意到最瘦小的那个居然穿着他们的队服!

    “我要去找赤司君了,紫原君冰室君再见。”举起爪子朝紫原和冰室挥了挥,黑子正准备离开就被紫原眼明手快的拉住,结果最后冰室以不方便为由先走了,紫原拉着黑子去找赤司。

    “刚才我有注意到小黑仔总是拿出手机看哟,是在等什么人吗?”说这句话的时候,紫原半眯的眼中闪过冷光,但是因为高原因黑子并没有注意到。

    “我只是在等火神君的短信。”黑子只是对火神的反常有点在意,没想到紫原一听到这话,拉住黑子的那只手猛然握紧,让黑子有些吃痛,“紫原君,怎么了吗”?

    “听说那个叫火神的家伙是小黑仔新的光吧......真想见一见。”紫原周的气息渐渐有些危险起来,“本来以为小黑仔离开青峰君我还很高兴呢,居然半途冲出了这么一个家伙......”

    “紫原君在说什么啊?”被紫原突然的转变有些不解,再看紫原本人的目光也有些浑浊,黑子担心的把没有被拉住的手伸到紫原眼前挥了挥,结果马上这只自由的手也被剥夺了。

    一只手被拉着放在紫原的腰间,一只手被拉着靠近紫原的脸,如果从背面看的话,黑子就像整个人都要被纳进紫原的怀抱一样。勉强踮起脚尖,黑子有些不适的挣扎。

    “呐,小黑仔,你对那个叫火神的家伙有什么感觉?”紫原的声音压抑着一丝颤抖,他已经顾不了这个姿势会给黑子带来困扰,只想要听黑子的答案,就怕那两瓣人的唇说出什么让他崩溃的答案。

    黑子越来越不解紫原的反常了,不过他还是马上就回答,“我和火神君是朋友啊,紫原君你到底怎么了”?

    两人所处的位置是离洛山休息室不远的角落,紫原下意识的就将黑子拉到这里来了,他弯下腰,仔细的观察着黑子载着不解的眼睛,“小黑仔,朋友也是有很多种的”。

    紫原那种对待敌人才会有的能将人“碾爆”的气势一下就朝着黑子压了过去,黑子正觉得很不舒服,就看到一只手搭在了紫原的肩膀上,然后下一秒,紫原高大的体形就被那只手压坐到了地上,连带着黑子也踉跄要摔下去,不过被人接住了,被紫原握得很紧的手也很快的松开。

    “敦,我现在不想看到你,马上从我面前消失。”赤司检查了下黑子通红的手,然后一只手环抱着将黑子拉离了紫原,比紫原强势好几倍的威压降到紫原的上。赤司的目光非常的危险,黑子看了也不住一阵的害怕,赤司的这种眼神,黑子很少见,不过每次见到,就意味着赤司已经怒到了极点。

    “咳,赤仔,抱歉,我没控制住。”紫原坐着整理了下有些乱的发丝,然后扶着强勉强的站了起来,脸色倒是恢复成了平时的模样。

    歉意的看了眼黑子,紫原道别后很快就离开了,黑子看着紫原离开的背影,为他的失常越来越困惑。

    “哲也,我们走吧,”休息室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出来,都很感兴趣的往他们这边看,这让黑子产生了一种自己在动物园的感觉。赤司自然不会让自己的人这样被人打量,随意的瞥一眼那些感兴趣的人,然后在对方恐惧的低下头的时候,赤司为黑子紧了紧外就带着人出去了。

    紫原的失控让赤司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黑子的总不开窍让他们都很苦恼,但是像紫原这种在黑子还没搞清楚对他们的感前就让黑子产生恐惧的话,他们以后要走的路将会更加的艰难。

    黑子在赤司看不见的角度瞧瞧的将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刚才紫原那猛然爆发的气势让黑子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熟悉的人变的有些陌生,但这种陌生不仅没让他恐惧,甚至有些心悸?

    似乎上了高中后,大家除了实力增长的很快外,也有些其他东西变了呢。

    “哲也”。

    “嗯”?

    “虽然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是有些问题你要考虑清楚,我对你不是朋友的感,这一点,你要清楚。”赤司的话带着一如既往的冰冷。

    “......嗯”又来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悸。

    在赤司宅待了两天后,赤司一空闲就会和黑子进行虽然黑子每次输得很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和赤司打球能得到很多经验。

    在周的晚上,赤司亲自开车将黑子送到了诚凛合宿的地方,本来黑子只带了一个小包和一只猫的,但是下车时居然多出了一个箱子。那是赤司为黑子准备的其他东西,就连毛巾都帮黑子换了张新的。

    目送赤司的车离开,黑子有些郁闷的抱着牛拖着箱子进了波切庄,这个外表看起来很糟糕的旅店里面居然意外的干净整洁,三三两两的有人路过,不过不是很多,这个时间点看来,大家应该都不在。

    按照丽子说的,黑子找到了诚凛的房间,地上乱糟糟的,被子枕头扔了一地,还有很多杂质翻开到儿童不宜的那页。下午和赤司进行了很长时间的黑子暂时还没多少力气去参加训练,所以黑子将整个房间收拾干净又把自己的位整理出来后,又帮牛倒了一些鲜牛这才出去了。

    “火神君?”前面跑过来一个气喘吁吁的熟悉的人影,黑子下意识就叫住了火神,手上提着一大袋子饮料的火神有些愣神的看着路灯下瘦弱的少年,那天在休息室说的话闯进了脑海,让火神有些不知所措。

    “黑子你来啦,抱歉,那天说了那么过分的话。”脑筋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的火神在经过铁平的开导后终于打起了精神,他一直想要跟黑子道歉,但是那天比赛结束后就没见到过黑子,所以没有机会。

    “其实我也要跟火神君道歉,其实我是利用了火神君,想要借助你打败他们五个人,对不起。”黑子表严肃的郑重道歉。

    “我也利用了黑子啊,所以你没必要这样,这样我们就扯平了吧。”火神愣了一下就开朗的笑了起来,看到火神这么精神,黑子也放下心。

    “对了,我想问火神君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突然会对以前的队友会产生心悸的感觉?”黑子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顶着严肃的表就这么问了出来。

    “哈?”黑子的问题一出,火神就呆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