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是被醒的,像这样连续一个星期都没有下雨的天气,就连氧气分子都了起来。因为怕把赤司吹感冒,所以黑子并没有开空调,而又为了不让自己被死,黑子特意在睡觉的时候离赤司远远的。

    结果黑子想要达到的目标并没有实现,因为他还是被醒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就是牢牢搂着他的另一个人,赤司。黑子想了想,不能像对待黄濑一样直接把人推出去。

    露出睡衣的肌肤贴着的另一个人的皮肤很温暖,但是这种温暖在这种天气里已经让黑子流下足够多的汗了。上黏黏的,外加真的很,所以黑子在后半夜被醒了就一直没有睡着。他知道赤司要管理洛山一几百名的队员肯定很累,所以他并不打算将赤司吵醒。

    就这样,只有在地平线上升起曙光时,黑子才微微的眯了一下。

    “没有睡好?”赤司快速的换好了队服,看样子是直接准备去京都的比赛场地。等到赤司穿好了衣服,黑子才上了衣服,整个人也迷迷糊糊的低着头,手伸到头柜却怎么都没有够到裤子。

    黑子迷糊的脑袋里想着这都是谁害的啊,最后实在够不到衣服的黑子有些赌气的想要直接扑到头柜那边,结果“咚”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哲也!”看着黑子就这么重重的摔了下去,赤司有一瞬间的慌乱。直接从上跨过去,赤司一点都不费力的将黑子抱了起来。

    摔得有些疼的黑子意识这才清醒过来,看着自己被整个抱在赤司上,黑子白皙的脸颊难得的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

    “抱歉,赤司君,我已经清醒了,请放我下来吧。”感觉到接触到赤司的肌肤有一点灼,黑子有些忙乱的说道。

    “呵,如果晚上不舒服的话直接叫醒我,现在去冲个澡。”将黑子的反映一点都不放过的收入眼底,赤司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早上决定去给黑子打气的黄濑一大早就拉上了笠松,两个人走在路上,黄濑是不是还要受到女的目光洗礼。不过他对这种目光已经习惯了,不理会笠松疑惑的样子,黄濑期待的戴上了耳机,刚好赶上“早安占卜”的节目。

    “你在干什么啊?”笠松问道。

    “当然是看早上的占卜节目啊。”说完黄濑就开始认真听了起来。

    “今天最好运的是巨蟹座喔,今天巨蟹做什么都会很顺利,而最后一名是水瓶座,水瓶们最好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耳机里主持人欢快的声音打破了黄濑的期待,他整个人都像霜打的茄子般无精打采。

    “喔喔,那辆跑车好炫!”笠松本来想问占卜的况,但是入眼的跑车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想着现在到处都是跑车的黄濑不在意的抬头扫了一眼,却看到了跑车上熟悉的,有着浅蓝色头发的影。而那辆限量版的跑车后的车牌号,让黄濑一瞬间想要抓狂。

    “喂!黄濑?”看着黄濑一下子就朝跑车的方向追去,笠松额间滴下一滴汗。

    干嘛,当然是追小黑子啦!卯足力气往前追,结果最后还是没有追到的黄濑在心里一边大吼一边不停的抱怨赤司的不公平,当初止他们随便向小黑子出手的不就是赤司吗。

    最后站在原地伤心的黄濑被笠松一记后踢踢倒在地,等两人赶到球场时,比赛已经快要开始了。

    在好好的和赤司告别后,黑子朝正在接电话的赤司挥手之后就进了球场。在门口也刚好看见来齐的队友。打过招呼后诚凛的众人怀着必胜的心走了进去。

    黑子在第一场比赛里遇见了一个很讨人厌的家伙,这个人叫津川,虽然知道名字,但是黑子还是想叫这个狂妄的家伙为讨人厌的家伙。

    “哼,黑子难得讨厌一个人。”同样在比赛的绿间抽空去观察黑子,却看到黑子在面对一个光头时露出的表

    “阿勒?小真你观察的真仔细,你对那个叫黑子的不简单喔~”高尾在一边挂着坏笑。

    “你在胡说些什么,难道我没有说清楚,A型和B型的人合不来吗?与其在这里八卦,不如下半场把球全部传给我。”绿间用看傻瓜的表看着高尾。

    高尾神秘的看了眼推眼镜的绿间,小真傲什么的,他真的不知道喔。

    “那个叫津川的家伙真的很讨厌啊,在帝光的时候我就和他碰到过。”黄濑看向津川的眼神带着抱怨。

    “哎?那个家伙那么厉害?”因为正邦没有什么特别有名的球员,所以就连笠松也将大部分的目光放在诚凛。

    “对啊,以前打练习赛的时候遇见过这家伙,还害的我被小赤司责罚,那时候小黑子并没有成为正式球员,所以津川不知道小黑子”。

    虽然平时最喜欢在口头上泼黑子的冷水,但是绿间看着旁边球场上诚凛投出的最后一球,一点都没有意外,反而心里还松了一口气。因为绿间其实不擅长安慰黑子,与其在诚凛失败后让其他几个人去安慰黑子,绿间想还不如最开始就认为诚凛会赢好一些。

    不过下午的比赛,绿间可一点都不打算放水。

    战败为王者的正邦,诚凛在场上所有人的心中立刻换了一个形象。感叹诚凛今年变厉害的有之,惋惜正邦失败的有之,总之场上个人的想法不一,而这些想法并不会影响已经胜了早上第一场的诚凛。

    “抱歉,我想去外面放松一下。”看着火神在柜子前睡着,黑子对丽子说道。

    “没关系的哟,需要我帮你按摩吗?”正在给向按摩的丽子笑着说道。

    “不用了,谢谢前辈。”对着丽子微微弯腰,黑子轻手轻脚的走出了休息室。因为不能离开这里,所以黑子没有办法买到香草昔,结果只能站在自动售货机前举棋不定。

    “哐当。”在黑子睁着双眼从头看到尾都没有确定买什么饮料时,旁边伸出的一直手代替黑子选择了一种。

    “在运动过后喝这种缓解疲劳最有效了。终于能碰到小黑子了呢~”开心的扑到黑子上,黄濑眯起眼睛蹭蹭。

    “请不要这样黄濑君,我全的肌都很酸”。

    “啊,对喔,小黑子我帮你按摩吧~我按摩的水平很高喔~”由抱住黑子改为搂住黑子,还没等黑子说话,黄濑就搂着黑子到了一间没人的休息室里。黑子在以前也被黄濑按摩过,所以也就随他去了。

    黄濑的手不重不轻的搭在黑子酸痛的肌上舒缓的按摩着,从肌处传来的酸痛感也在慢慢的消失,打着让黑子一定要舒服到的主意,黄濑从头到尾都是一副很认真的表,而黑子也渐渐的闭上眼睛睡着了,因为昨晚的睡眠不是很足,所以现在黑子睡的特别的香。

    “你......不知道.....他......”

    “小青峰.....你......我......”

    朦朦胧胧中黑子似乎听到黄濑在和另一个人说话,这声音非常非常的熟悉,就像不想吵醒他一样非常的轻柔,不过黑子没有仔细听就又睡了过去,等到他醒来时,他整个人都被向伊月几个前辈围住,大家脸上的表□言又止。

    “请不要这样看着我,前辈们很吓人”。

    休息室有一瞬间安静了下来,然后......

    “黑子你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你能找到比你还吓人的人么?啊?”向抹去额角那一大滴的喊,所有人用就是这样的眼神看着黑子,面对这些烈的眼神黑子只是很淡定的坐起来。

    “话说刚才抱你回来的人是谁啊?哇,他真的好黑!而且看起来非常的会打篮球!”火神凑过来问道,刚才门被突然打开,然后就出现一个个子很高穿着球服的人,把他们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来挑衅的。

    长的黑,很会打篮球,而且还是会将他送回来的人。

    黑子低下头,作乌龟状,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很快对秀德的比赛就开始了,两方的球员都带着满满的战意,因为上午诚凛战胜了正邦的原因,下午的观众更多,而且大多对诚凛抱着期待的神色。绿间不爽的看着和黑子站在一起的火神,火神一脸挑衅的看着绿间。绿间是因为黑子,而火神则是因为比赛。

    精彩的传球断球在场上上演着,场下的观众也看得津津有味。

    青峰一个人站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在上半场用不着他上场的这一刻,他的眼睛不断的追逐着他最在意的人。而场上能帮助他的影的光,却不是他。不得不说,青峰对于火神的嫉妒,已经累积得很多了。黑子是他的影,但又何尝不是他的光呢?

    在看到黑子从来没有在他面前传过的,那一记贯穿了整个球场的传球。青峰猛的一拳打在旁边的墙壁上,沉闷的声音让坐在最后一排的人害怕的看着他。不过青峰不管别人怎么想,他满脑存在着的,都是黑子的影,从最先笨拙的传球,到精准的传球,最后到有快又重的传球。

    他真的很嫉妒呢,那个火神大我,真想......就这么毁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黑子的篮球)奇迹世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