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妖镰暴君

    听到冰石的话,督抚的嘴巴微微的张了张,的确,那些战死的兄弟,已经为了保护这个国家,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如果在他们死后,血液还要被用来召唤这些恐怖的怪物,即使是他,心中也难免有些接受不了。

    “跟大家商量商量吧,这里面有他们的亲人,有他们的兄弟,如果大家不同意,我也绝不勉强!”冰石叹了口气,军人之间的感,是真挚的,很少会有什么利益关系之类的东西掺杂,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冰石完全没有把握,他们会同意让冰石再去动他们的尸体。“这段时间我正好要回复一下,毕竟敌人随时都有可能攻过来。”

    “护国公大人,这件事小将的确不能擅自做主,请您稍等一会。”督抚点了点头,直接向城墙下走去,他要去说服剩下的兄弟们,同意冰石的建议,他很清楚,现在的况,多一个人,就多一份保障,如果真的能够获得几十万像城下那种看起来就极为强大的怪物协同作战,守住紫夜要塞的可能就能得到极大的提高,只是这样做的代价……

    当这个消息传开之后,所有的战士都沉默了,虽然成功的绞杀了两千万只深渊怪物,但是三天两夜的战斗,他们早就明白,守住紫夜要塞,活下去的可能,完全为零。

    “督抚将军,我同意,如果兄弟们的鲜血真的能够召唤出强大的怪物,帮助我们守住紫夜要塞,哪怕是放我的血,我都同意。”兵营中,在经过了近五分钟的沉寂过后,一个少了一臂的战士首先站了起来,“我们浴血奋战,哪怕死亡也在所不惜,为的,就是守护我们的亲人,如果我们死了之后,还能继续为保护亲人而战斗,别说只是用我的血,哪怕是把我变成亡灵,我也愿意。”

    “不错,如果真的能够利用我们的血召唤出强大的怪物,挡住深渊魔军的攻击,我也同意。”

    “我同意……”

    当最终的决定被督抚传达给冰石的时候,冰石之前消耗的能量基本上已经完全回复了过来,不过能够这么快就得到结果,冰石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如果是他有兄弟死了,不论是什么人,只要敢动他兄弟的尸体,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个人的,但是现在……

    “难怪我父亲总是说,军人是最值得尊敬的人群之一。”轻声的感叹了一句,冰石点了点头,转向了妖镰怒首,“看你的了,你不是说妖镰护卫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标准,可以召唤妖镰战将了么,全部都给我召唤妖镰战将。”

    妖镰战将,妖镰护卫的进阶单位,每一只妖镰战将的战斗力都可以抵得上五只妖镰护卫的总和,但是消耗的血液,却是妖镰护卫的十倍,这样的况,就是因为而在妖镰暴君之上,还有一定的几率成为妖镰帝罚,那可是达到了六转的存在,只可惜那个几率实在是太低了,低到冰石都没有想过。

    妖镰怒首点了点头,血腥祭坛从他的体中飞了出来,落到了城墙下,将无数的血液吸引过来,随着妖镰怒首的召唤,一只只比妖镰护卫还要大上一号的怪物不断的在祭坛上生成,然后离开祭坛,在妖镰护卫的旁边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方阵。

    和妖镰护卫不同的是,妖镰战将的形态已经无限的接近于人形了,他们的双手,各自握着一柄巨剑,那近两米长的巨剑,如果换成是人类来用的话,只怕两只手都不一定能够挥舞的起来,但是放在这些妖镰战将的手中,却是轻若无物一般,而妖镰战将的上,全的青色铠甲上布满了诡异的红色纹路,这些红色纹路,便是妖镰战将进化的根本,当这些红色纹路吸收到足够的血液能量,就会逐渐的变成黑色,等到完全变成黑色之后,它们便能进化成为妖镰暴君,掌握残暴法则。

    “冰石,这里的鲜血,只能召唤出八万只妖镰战将,只要再凑够两万,便能主城妖镰战将军团,组成血图大阵,用千万只深渊战士的鲜血,直接一只凝聚掌握血之领域法则和统治领域法则的妖镰帝罚,到时候,我也可以借助这股力量,突破到六转,再现先祖昔的光辉。”虽然消耗了不少的能量,但是妖镰怒首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能够进阶六转,领悟领域法则,这原本对他来说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境界,此时却是如此之近,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带来的!

    “好,我们就等下一波的深渊大军前来,到时候,你就能进入六转了!”冰石呵呵一笑,妖镰怒首是他的伙伴,他的实力能够大幅度提高,对冰石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四转凝练专属装备,炼化专属,其实就是为了五转领悟法则奠定基础的,三转觉醒属相,四转凝练专属装备,五转领悟法则,六转掌控领域,这中间是息息相关的,所以在铸造专属装备的时候,最佳的就是按照本人的属相,铸造出最合适的、完全契合其本的专属装备,这样等到五转的时候,就能更好的通过专属装备来领悟合适自己的法则。

    当法则领悟的通彻之后,就能掌控领域,而到了六转大圆满,领域法则完善之后,便可以凝聚法则之“该死的。”就在冰石等人积极备战的时候,天狼却暴跳如雷,“混蛋,你究竟是什么人?”

    “贪婪,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看着在自己的阵法中暴跳如雷的天狼,笼罩在蓝衣下的人影发出了一声轻笑,那笑声中,充满了无尽的嘲弄,“难怪残暴那个家伙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一直跟在你的边,大概是想利用你吸引我们八大帝宗的人来吧,只是他未免有点太没脑子了,只是一个小小的调虎离山计,老夫就把他调开了,来吧,让我来帮助你,觉醒属于你的力量,让你我融为一体。”

    “哼,**,你这个该死的家伙,难道饕餮那个家伙的意志完全不能被你磨灭了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传了进来,声音还没有消散,一个少年突然出现在天狼的后,仅仅是一抬手,便将天狼周围的阵法破开了。

    “嗯!”看到少年那猩红的双眼,蓝衣人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你居然也变聪明了,贪婪,算你走运!”

    “想走,打败我再说。”听出蓝衣人话中的意思,少年的眼中升起了一股强烈的杀机,他获得的是残暴的帝宗传承,在他上演变出来的,却是嗜杀的天赋,此话一出,整片天地多洋溢起了一股血腥的味道。

    “哈哈,我想走,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残暴,你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冷笑一声,蓝衣人的体轻轻一动,在那少年愤怒的眼神中凭空消失了,很明显,这个家伙已经领悟了空间法则,虽然只是最简单的法则片段,但是却也不是他能够阻拦的住的。

    “你到底是谁?刚刚那个家伙又是什么人?”天狼看着前的年轻人,脸上充满了敬畏的表,他虽然非常的盲目自大,但是这少年能够轻易的劈碎让他束手无策的阵法,实力自然不是他能够应付的了的!

    “我,你可以叫我兵锋,你的天资实在是太差了,天狼,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吧,等你提升到四转巅峰,或许能够开启贪婪帝宗的传承。”看着天狼,少年摇了摇头,他看到出来,天狼的天赋太差了,根本不可能跟他、冰石等人相提并论,想要得到贪婪帝宗的传承,唯一的可能,就是提升到四转顶端,见识了蓝衣人,也就是获得了**帝宗传承的人的实力,兵锋不得不承认,他击败对方或许并不难,但是想要击杀对方,却是难上加难,这样的况下,如果天狼能够获得贪婪帝宗的传承,倒也是一个比较合适的联手对象。

    ………………

    “冰石老大。”紫夜要塞中,冰石坐在城主府的主座上,下面各自坐着十多个人,其中接近一半,都是来自这紫夜要塞的玩家势力。

    “不要跟我来这些虚的,告诉我,如果深渊阵营的大军再次攻来,你们能不能让我放心?”冰石抬了抬手,很不客气的打断了几个笑脸相迎的玩家,这几个家伙都是为了捞功劳来的,所以在之前的战斗中,在见识到了深渊阵营的恐怖势力之后,他们便怂了,对他们,冰石明显的严重缺乏好感。

    “冰石老大说笑了,您老人家在这里,兄弟们岂敢不拼死效力。”冰石的高傲和随心所可是出了名的,他们相信,如果他们敢有丝毫的犹豫,冰石十有**会直接将他们给活劈了,没有人敢在冰石面前放肆,这就是冰石那强大的名望带来的,他们宁愿让那些深渊怪物给杀了,也不愿意被冰石杀了,因为谁都知道,小小书生是龙门的人,如果给他们按个逃兵的罪名,他们这游戏基本上就别想玩下去了!

    “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冰石点了点头,然后便看都不看他们,直接转向了下首处的一个军人,“你告诉我,现在那支该死的深渊魔军到哪里了?”

    “启禀护国公,十分钟前,斥候发过来的消息,一只深渊魔军正在*近紫夜要塞,距离在五十八里外,现在距离紫夜要塞的距离,应该是在五十三到五十四里左右。”这个军人是报部的负责人,对于报的处理分析能力极为不俗。

    “好,既然如此,各位就各自准备去吧,等待这场战争的到来。”点了点头,冰石直接站了起来,“我先去看看我的部队准备的怎么样了!”

    ………………

    “啊,不就是偷了你们一点破烂石头而已,至于这么穷追不舍吗!”在另外一边,已经获得了巫族传承和荆州鼎的我是迫不得已才,在实力方面,只怕已经不在冰石之下了,但是此时此刻,他的模样却相当的狼狈,在他的旁边,小猫儿的表则是非常的古怪,在游戏刚刚开始没多久,她便因为一个意外,成了我是迫不得已才的宠物,一直陪着他,所以她非常的惊讶于,这个主人惹麻烦的本事不是一般的大。

    她成为我是迫不得已才的宠物,就是因为我是迫不得已才不知道为什么得罪了一个npc,被他坑到了一个万坟堆,在里面过了一个多星期的痛不……………………分……………………割……………………线…………………………

    各位看官,本书已经接近了尾声,大概很快就会结束了,希望不会让各位失望。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独一无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