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腥镰卫

    “发生了什么事?”当怨苍天·恨大地看清楚眼前的况的时候,那个将他复活的深渊信徒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让他的脸色一变,又想起了那个大大的脚板。()“是一个小孩,大概十岁左右,他召唤出了一个好大好大的巨兽……”他将幕熙交代了一个清楚,被踩死的痛苦感觉让他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

    “那卡尔呢?”“卡尔大人被冰石抓走了。”怨苍天·恨大地老实的回答道,作为比武大会的冠军,不认识冰石的玩家还真没有几个,刚刚冰石招呼幕熙的时候,他很清楚的看到了冰石的脸庞,自然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卡尔被冰石抓住了!?”深渊信徒的声音一变,变得极为愤怒,如同怒狮一般咆哮起来:“快,找到他们,卡尔为妖魔大军的组建人之一,不能出现意外,快……”

    “邪猿,看来深渊的那些老虫子还真是不安分啊!”天空中,邪猿和婆醒的影隐匿在一朵云块之中,望着下方的深渊信徒,有些担忧的交流着,“这不是早在意料之中吗?”邪猿却是咧嘴一笑,丑陋的脸上带着一阵的神采飞扬,“深渊上的封印压制这它们,纵然它们有惊天的谋,却终是少了高端战力,它们拉拢这一代的战职者,无非是想借助他们的力量破开封印,冲出深渊,可惜……”望着冰石离去的方向,邪猿的脸上变成了一种高深莫测的表

    随着大量的玩家涌入天兽失乐园,人类的劣根显露无疑,为了一个宠物卵,抑或似乎一只无主的幼兽,不少玩家都打的头破血流,让这片净土沾染了大量的鲜血,现在的天兽失乐园已经成为高端玩家的主要活动场地了。()

    “这是……”望着下方那荒废的城市建筑,站在山头上的冰石的嘴巴已经张的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一座巨大无伦的城市,大量翠绿滴的藤蔓爬满了已经有不少塌陷的城墙,从冰石所在的地方俯视而望,城中的建筑足有六成已经塌陷,剩下的四层也残破不堪,但是这座规模宏大的城市的出现,却足以让任何人都为之心惊了!

    “看那里。”仔细的打量着城中的况,逸动心然的脸色却是极为严肃,伸手指着城中的中心,在那里,一个巨大的祭坛巍然屹立,祭坛的旁边,还有十余只火红色的怪物静静的伏在地上,几乎与城中生长的一种红色植物融为一体。“这座城市的规模不比华夏帝国的一级主城小,想来应该是传说中这块大陆被封印之前的居民建造的,虽然荒废了,但是如果能够攻占下来……”

    攻占这座城市!冰石听到逸动心然的话,先是小小的吃了一惊,接着便是怦然心动,他本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物,这个在别人眼里也许“这个坏蛋!”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逸动心然的脸蛋瞬间便升起了一抹绯红,以她那女强人的格,脸红绝对是一个超级罕见的况,这也说明了她对冰石的感,只是一个小小的吻,却让她感到浑发烫,一种无法言明的甜蜜在心底油然而生,“紫玉姐姐,你说什么?咦,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听到逸动心然的自语,欣怡有点好奇的问道,却瞥见了她脸上那抹幸福的颜色,不由一愣,尽管同为女人,却也升起了一股惊艳的感觉。

    “没什么,走吧。”逸动心然摇了摇头,伸手抓住她的手,跟了上去。“姐姐,你脸红的时候好漂亮啊!”被逸动心然拉着走,欣怡这个心思单纯的小丫头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感觉,让逸动心然的心中再次升起了一丝淡淡的窃喜,“你也很漂亮啊。”

    抱着幕熙的冰石自然不知道后的两个女孩之间的私语,对于刚刚那个动作,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即兴之举,虽然不是太懂得女孩子的心思的人,但是他却是能够从心底去关心自己喜欢的人的,随时都有可能做出的一个亲密动作,却是能够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血腥之城,这几个字写的真有气势啊!”站在那巨大的城门前,冰石抬头仰望着上方的铭刻,神色一片惊叹,尽管他本人的字写的并不怎么好,但是却是一个杰出的武者,在这四个字上,他感到了一股分外浓郁的血腥之气,尽管只是一副字刻,上面的气势却比他现在的气场还要强上三分。“冰石哥哥,是血腥妖镰的城。”幕熙咬着自己的手指,声音变得有些惊慌,“我爷爷说他是一个非常喜欢喝血的老怪物,有许多许多的人都让他给吸成了干,不过他也很厉害呢,我爷爷说他一个人曾经生生的把一个七转的深渊领主的血给吸了个干干净净,让那个深渊领主没有一点反抗的就被封印了起来。”

    把一个深渊领主的血都给吸干了!冰石听的心惊跳,这种能力太诡异了,虽然没见过真正的深渊领主,但是从目前获得的断断续续的信息上,他对深渊领主的实力也算是小有认知,由此可见,这个血腥妖镰又是何等的变态了!

    “走,进去看看。”用龙凤指扣幻化而成的长剑将盘绕在城门上的绿色枝蔓劈断,冰石抱着幕熙就钻了进去,而他后,逸动心然“血色镰卫:四十级(二转)。由流浪到血腥之城中的半兽人镰刀魔人吸收血腥妖镰遗留的血腥祭坛中的血腥之气进化而成,因为对血腥之气的依赖,让他们成为了血腥祭坛最坚实的守卫,生命值:11545,魔力值:0,攻击力:343—345,技能:血腥之镰(主动技能,挥动手中的镰刀,对目标造成巨大的伤害,并将伤害的百分之五十转化为自的生命值)残暴统治(种族天赋,暴虐的造型之下,拥有着同样令人恐怖的攻击天,每次攻击增加一点怒气值,每提升十点怒气增加五点攻击,提升百分之五的生命偷取,当怒气值提升到一百点的时候,追加攻击五十点,生命偷取效果提升百分之三十,攻击速度上升百分之二十,脱离战斗后每秒下降五点怒气值)血腥打击(进化天赋,攻击时可以选择爆发怒气,每点怒气可以提升百分之一的生命偷取,每十点怒气值可以对目标造成十点破甲效果,每十点怒气值可以汲取敌人百分之五的生命值转移到自)”

    好恐怖的属!冰石的心底一颤,以这种怪物的恐怖属来说,他们根本就是一种无敌的战士,哪怕是同级状态,玩家中能够和他们单挑的只怕也是寥寥无几!

    冰石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目光转向了那高高的祭坛,在山顶向下张望时还空无一物的祭坛,此时却出现了一个比眼前的血腥镰卫还要恐怖的怪物。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独一无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