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王者排位赛(六)

    “嘻嘻,就知道墨哥哥很大方!”小女孩嘻嘻一笑,轻轻的挥了挥手,又一个影出现在擂台上。一米八的高,却有着接近60公分的宽,一的横如同波浪般抖动着,上的破布衣露出了不少的恶心的肥,手中拎着一把已经生锈的鬼头大刀,看起来倒是颇有些武力的样子。

    “干掉他,这样小小就又有钱买糖吃了!”小女孩指着铜皮铁骨,威风凛凛的喝道,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家伙看起来不好对付啊!铜皮铁骨心底轻声的嘀咕着,更加小心的戒备起来,尽管他看起来很憨厚,但是那只是一种来自长相上的欺骗,知道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的肚子里面到底有多少坏水。

    “吼,干掉所有的敌人。”那满的暴民头领听到少女的吩咐,立刻嘶吼着向铜皮铁骨冲了过来,手中的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满脸的凶色。“我挡、我挡、我挡挡……哎呦”心底俏皮的叫着,铜皮铁骨将手中的盾牌左挪右晃,抵挡这暴民头领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密集的攻击,但是让他瞪眼的是,对方比他矮了足有二十公分、却绝对要胖上不止二十公斤的体却拥有让人晃眼的敏捷,结果就是在他抗在前的盾牌上的击打声还没有消散,股上却被对方狠狠的劈了一刀。

    “我靠,这货比老子更无耻啊!”第一次,铜皮铁骨发现,原来躲在自己的盾牌下面也是如此的没有安全感,对方居然依靠着远胜于自己的敏捷,围着他死命的下黑手。////“我靠,不玩了!”心底气闷之下,铜皮铁骨猛地用力向前一推,将暴民头领撞退了数步,同时在背包里掏出了两面小盾,将自己的巨盾收进了背包里。“你这个无耻的混蛋,哥还就不相信,哥们搞不死你这个穷鬼!”嘴中恶狠狠的发着狠,铜皮铁骨的双臂迅速的舞动着,将两面小盾在周舞出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防御圈,这两面小盾的盾面上都长了十余枚小巧的小刺刀,在铜皮铁骨这样的举动之下,顿时将他变成了一个刺猬,让人难以下手、“这样也行?”看着被铜皮铁骨*得不断后退的暴民头领,我是迫不得已才的眼珠子好悬没掉下来,这样的招式未免有点太无耻了,让人家怎么对付?“哇,好厉害啊,墨哥哥,看来暴民头领不是他的对手啊!”见自己招来的暴民头领被*的步步后退,那个小女孩不怒反笑,拉着我是迫不得已才的衣袖大呼小叫着。“55555555555…………”我是迫不得已才直接哭了,他自然知道这个小丫头为什么这么高兴,但是他实在心疼自己的钱包啊!“小小,你这样做生意是不是太不厚道了!我找你出来就是要你对付他,你怎么能……“话是这么说,可是召唤暴民将军可是要钱的啊!”我是迫不得已才苦着脸,他再一次发现,召唤这个小丫头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呀,墨哥哥,暴民头领要当不住了,要不要召唤暴民将军啊,才一万五千金币,只比头领贵五千金币而已。”小丫头满脸期待的看着他,那模样,要多找人心疼就多找人心疼。可是……“而已?!!!”我是迫不得已才险些没跳起来,这区区“而已”可是够自己的母亲两天的药钱了!

    “不要了,我还就不信了,我对付不了这个铁乌龟!”气哼哼的吐出了一句话,我是迫不得已才直接抽出了挂在腰间的长剑,我是迫不得已才就向铜皮铁骨杀奔过去。“不要就不要。”小小的小嘴轻轻一撇,随后就满脸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嘻嘻,这次小小又能买两盒蜂妖灵浆糖吃了!走了,买糖去喽。”

    “玉仙剑术·分玉之剑。”前冲了数步,我是迫不得已才正好看到暴民头领被铜皮铁骨用一面盾牌按住口,另一面盾牌狠狠的拍在脸上,死的面目全非,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这也太凶残了!心底惊叹之余,直接发出了最强大的技能,幻化出了三个分,将铜皮铁骨团团围住。“哈哈,这次我看你怎么打我!”我是迫不得已才在心底兴奋的大叫着,和三个分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长江,“玉仙剑术·千击。”“玉仙剑术·碧落。”……几乎是停也不停,四个我是迫不得已才硬是将前面展示过的技能用了个遍。

    “我靠,险的王八蛋,我诅咒你生个儿子没**!”铜皮铁骨刚刚那一通狂舞,两个隔壁已经酸到不行了,可是现在我是迫不得已才的攻击却比刚刚那个恶心的穷鬼密集了不知多少倍,让他顾前不顾后,顾头不顾腚……额,顾头不顾尾,只能在大声的下了个诅咒,然后就被对方的剑雨直接打爆,全上下都插满了那小巧的光剑。

    “王者排位赛,十六进八,第三场比赛结束,胜利者——我是迫不得已才。”

    “呵呵,天狼,久仰大名啊!”冰石看着对面的中年人,嘴角升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终于轮到本少了!“额呵呵,客气,在下对你那魔术师才是如雷贯耳呢!”天狼听到冰石有些古怪的口气,有点拿不准对方是什么意思,只能有模有样的回了一句,白净无须的脸上透出了有点勉强的笑意。这货看起来文弱的一个人,怎么就能干出欺骗欣怡这样的恶心事“开始。”裁判的声音刚落,冰石脸上的笑容便猛地一整,一股深寒的杀意跃然而出,毫不掩饰。“岩之怒剑。”切,小鬼,看我一剑劈死你。天狼的心底冷哼了一声,他才不管对手是什么人,有厄运巨剑在手,他的目光已经定在了三甲宝座,心底这样想着,天狼却陡然感到了来自脚下的一丝波动。心底一寒,天狼猛地向后一跃,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从地下冲出的剑状岩石,“靠,好毒的技能!”看到那锋利的岩剑剑锋,天狼只觉得*一阵发凉,心底更是惊怒交加,他实在想不出,眼前这个少年为什么对自己出手就是这种断子绝孙的毒招。

    “咦,反应倒是不慢!”见天狼躲过自己这招,冰石说出了一句貌似惊奇的话来,只是配上他那淡然的表,却有几分调笑对方的意味了。“你……”

    “再接我两招试试。”根本不给天狼说话的机会,冰石抬手就发出了一个大火球——火炎焱之舞,与此同时,一个小巧的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天狼的脚下,对着他的腿就是一剑。

    “怕你不成!”见火球飞来,天狼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厄运巨剑直接劈了过去,但是就在巨剑与火球相遇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刺痛却猛地从腿上传了过来,低头望去,当他看清刺伤自己的家伙的摸样的时候,脸色却猛地一变。冰石的变态宠物,曾经虐的双头巨魔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妖孽——小妖。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独一无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